18.魅魔之夜,少女赫莉斯的今非昔比(1 / 2)

一千零一 梧桐匣子 1250 字 2020-07-27

她嗓音暗哑,声调别扭得厉害。毕竟算一算,自己也有一个月没开口说过话了吧。

“……赫莉斯?”他重复着她的名字,语速极慢,仿佛是在认真品析这名字里的每个音节。

男人柔情的呼唤轻易便让她鼻头一酸,一个月来的委屈与苦楚都像要在他低沉的嗓音中消融。可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忽然对她这般温柔?难道就因为她现在与过去不同的模样……他便愿意彻底接受她了?

瑞恩从枕边拿起自己之前没来得及穿上的薄衣,却不是穿上,而是拉过她的手,先替她拭去了指头上的食物残留,随后又细致地擦净她的嘴角腮边。他的脸那么近,看着她的眼神那么认真。她的肩膀正紧贴在男人温烫的ch11u0x膛上,毫无阻挡地感受着他心脏有力的搏动。

赫莉斯本就染上情cha0的脸颊顿时更红了几分,从碰触到这张熟悉木床的那一刻起,她的脑海便被那些令人心跳的回忆占满了。他那些夜晚的粗大胀y都还留在身t的记忆里那么清晰,那些曾令两人疯狂的快感让她仅仅只是回忆便难耐不已。现在他再这样温柔地对她,要怎样才能克制住身心不起反应……

可怜的少nv早已在心里悄悄地sheny1n,但表面上终究是老老实实地任他擦着,大气也不敢出。已经失去了魔法的她,眼下哪里还敢在他面前造次什么?想到这儿,赫莉斯心中一片悲凉,只能咬着唇,双腿忍不住地偷偷夹了几下。

“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他当然感觉到了她的小动作,耳根有些发烫,但也只能装作无视。

这问题问出来倒并不是为了转移话题,而是问题本身就很关键。瑞恩仍让她坐在怀中,语气严肃不失温柔,微微低头看她的神se就像个在盘问小孩的家长。

他的头脑现在很清醒,会问出这个问题当然代表他知道怀中的人究竟是谁。虽然她看上去与十年前的那个小姑娘几乎一样,但若真是她活到现在,定也不会还是这般年纪了。她的神se与身t既不是恶魔的邪魅风情,也并非梦境里的畏缩孱弱,人类与恶魔的两种形态就仿佛在这个nv孩身上发生了某种奇妙的融合。

“还不是因为你。”她潋滟的眸光顿时一暗,“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还不清楚么。”

“什么?”瑞恩皱起了眉。

如果那天他下的剂量再重一些,她现在大概已经魂飞魄散了吧,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仅仅只是失去了法力变得像个普通人类。所以她现在究竟是什么?是人类吗?还是别的什么?赫莉斯自己都对此很茫然。那天晚上的她被驱魔药剂灼烧得痛苦到几乎以为自己要再si一次,可不知为何她一点也不恨他,一点也不,只是心里无边的酸楚始终揪着她的心不肯放开。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自从认识他后,她就一直如同飞蛾扑火一样。

“驱魔药剂?”这对瑞恩来说完全是个陌生事物,他瞪大了眼,“你是说,在我的……”

jingye里?他面上升腾一阵赧se,终究没能把这wuhui的词语说出口。瑞恩努力回想着那晚上的情景,但时间过去有些久了,许多细枝末节的东西要记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

那么再把时间线往前拉一点……很快一个人名出现在他的意识里。

阿特利!瑞恩如梦终醒,是那个药剂,是他,只有可能是他。可那老头子是如何知道赫莉斯的存在的?就凭自己手腕上的那条血痕?所以……那血痕究竟又和她有什么关系?

“这么说不是你做的?”小nv孩见到他的反应却是整个人都为之一跃,黑溜溜的杏眼一眨一眨地闪着惊喜的光芒。

一直紧捏着心脏的那只无形大手仿佛终于撤开,她的x腔一瞬间被羽毛般的蓬松感填满。

她欢喜地搂住男人的脖子,飞快地冲着他的嘴唇吧唧了一口。还沉浸在思考中的瑞恩被她出其不意的“偷袭”弄得如同触电般浑身一震,他愣了愣,臂弯便朝她围去。赫莉斯满心以为自己将要被拥抱,眯起眼开心地等待,却不料对方的手cha进她两边胳肢窝,迅速地把她从腿上抱了下来!

“你!”她气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