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4(1 / 2)

太阳是奶酪做的(3p肉文) 作者:枪枪走火+弓行永夜

蒋彦揉着他大腿撒娇,求程盟去买冰棒和棉花糖给他压惊。程盟看他吓到脸色发白,心里别提解恨,买什么东西都愿意。

吃完棉花糖,蒋彦拉程盟去玩鬼影漂流。他长了张娃娃脸,又会假无辜装可爱,工作人员以为他是高中生跟哥哥出来释放压力的。蒋彦干脆拉着程盟的手叫哥哥,把他肉麻得脸不知道往那边看。

据说这里的鬼影漂流惊险刺激,不比海盗船缓和少,来玩的游客很。

坐到圆形的漂流艇上,蒋彦把自己和程盟的安全带交叉着扣住,手跟他牢牢握在起。阀门打开漂流艇下子冲出去,蒋彦立刻尖叫起来。程盟被他吓得哆嗦。划艇随着水流进了长长的山洞,里面灯光树影闪烁,音响效果阴森恐怖,不断有女人的哭声和怪声的嘶鸣传来,阴风吹在耳边,划艇被水浪冲击加重了不安全感。山洞曲折蜿蜒,像是没有尽头,蒋彦用力抱着程盟,怕得脸色白块青块。

明知是假的却吓成这样,程盟真是不明白,他左顾右盼,还有闲心欣赏蒋彦的惨状。此时的蒋彦真是安全无威胁,像个孩子。程盟开始是被他把手臂环在身上,后来看他实在吓得够呛倒觉得有点可怜,胳膊揽住蒋彦把他护在胸口。对方死死抱住他腰身,眼睛闭得紧紧的。快出山洞时有树枝挂到蒋彦,把他吓得来了个失声尖叫。

漂流艇离开山洞,划过长梯快速降到水面,工作人员用钩子把他们钩到岸边。蒋彦叫得喉咙都哑了,脸色潮红,手臂僵硬抬不起来。

程盟耻笑他:“吓成这样还要玩?”

蒋彦手脚发软踩到实地上,差点跪下,他拉着程盟的手撑住自己,“我喜欢,无论如何都要玩,死也要玩。”

程盟狐疑地看了他眼,蒋彦手脚并用缠在他身上,“你没听错,我就是话里有话。”

17

疯得满头大汗,两个人去游乐园里的大排档吃饭。人不算,但是大排档里人声鼎沸吵得厉害,蒋彦不喜欢。他们买了东西之后走去远些的地方,躲在树荫下头碰着头吃。

蒋彦今天很开心,吃饭的时候话得要命。程盟扒拉着饭把自己喂饱,“你哪来那么可说的?”

蒋彦腮帮子塞得鼓鼓的,“我什么都想告诉你啊。”

“我又不想听。”程盟不领情。

蒋彦把饭咽下去,“你已经不想听了,我要是不说你听不进去几句。”

讲歪理程盟不是对手了,他憋了半天,“你今天说那句话什么意思?”

蒋彦明知故问,眼睛笑成月牙,“哪句话?”

“就说你自己话里有话那句。”

蒋彦挨到他身边,“我是话里有话。其实我不喜欢那游戏,我喜欢你。”

他大大方方说出来,倒让程盟傻了眼。

蒋彦等了半天没回音,“你不相信?”

“相信就有鬼了,你喜欢我?放你妈的屁!”程盟下子起来,心头怒火嘭地点燃,眉毛倒竖转身就想走。

蒋彦几乎是扑过去抱住他的腰大叫:“程哥!我是放屁你别走!”

程盟让他吓着了,周围有人看过来指指点点,他赶忙坐下,“你小声点,喊毛啊。”

“你不爱听我不说了,别生气,我怕你走。”蒋彦看起来可怜巴巴的,手紧抓着他衣角。

“我靠……”程盟骂骂咧咧,他吃软不吃硬,蒋彦这幅样子他不知道怎么应对。

“我逗你的程哥,”蒋彦眼睛里像有泪光闪烁,“我不喜欢你,我知道你点也不喜欢我才这么说的。”

程盟觉得蒋彦怪怪的,虽然对方说了是骗他,可程盟总感觉哪里不对的样子。下午他都有点不自在,蒋彦表现倒很自然。他拉程盟陪着连玩了三次碰碰车,撞得程盟脖子差点闪着。满场不是情侣就是小朋友,程盟个五大三粗的老爷们真是鹤立鸡群,扎眼得不行。

晚上回家睡在床上,蒋彦给他按摩肩膀,“你这里太硬,肌肉紧张,老了当心有颈椎病。”

“想得够远的,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老呢。”程盟被他捏得很舒服,也愿意跟着聊几句。

“当然能活到老,到时候我还给你按肩膀,什么病都不让你得。”

“我草老了还跟你在块,我得倒霉啊。”程盟脱口而出。

身后的人僵,慢慢趴下来伏在他背上,程盟感觉肩膀处渐渐湿润,他有些惊讶,“你丫该不会是哭了吧?”

蒋彦压着他不让他回头,声音哽咽,“我没有。”

程盟觉得自己忒憋屈,明明他是被强迫的那个,怎么搞得好像他冷血无情忘恩负义似的。

蒋彦抱着他,“程哥,要是我正常的认识你,追你,你会喜欢我么?”

程盟想说马勒戈壁怎么可能,话到嘴边心里动,他临时改了口,“可能吧,你做饭不错,我挺爱吃的。”

蒋彦哭得凶了,眼泪流进程盟领口,又湿又热弄得程盟难受,“程哥,你别骗我。”

程盟努力平稳心跳,不流露出真实想法,“你人不错,今天咱们不就过得挺开心的。虽然我没跟男的谈过,不过这种事也不好说。”

蒋彦从程盟身上下来,侧躺着跟他说话,“可是你以前从来不正眼看我。”

“我那是不认识你。你长这么漂亮,没准儿我先看上你呢。”

蒋彦擦眼泪,“你觉得我漂亮?”

“嗯,比女孩子漂亮,”程盟没想到自己这么有拍马屁的天分,“比郑鸣东漂亮百倍,他那样的我可受不了。”

蒋彦定定看着他,像在判断他说的是真是假。程盟不擅长撒谎怕被看出端倪,狠心硬着头皮吻了上去。蒋彦僵,很快放松下来,张开手拥抱住他热情地回应。能得到程盟主动亲吻,他几乎立刻兴奋起来,手往程盟身下伸。

“说了今天不做么,你得讲信用,” 程盟把抓住他,“别像郑鸣东似的说话不算话。”

听他不断把自己和郑鸣东比较,蒋彦笑了,“程哥,我和老大你会选谁?”

程盟心跳扑通下,装作自然地说:“当然选你。这几天没有他,日子过得挺好。”

“真的?”

“真的。”程盟有点紧张,紧盯着蒋彦看,“你比郑鸣东好了。”

“等他回来,你敢当面跟他说么?”

“有什么不敢的?”程盟想借机建立抗日统战线,“咱们俩还对付不了他个?”

蒋彦扑哧笑出来,表情可爱得很,“老大说的对,你果然会趁机搞小动作。”

程盟当场被拆除,心脏差点停跳,“哈?”

蒋彦面带微笑摸他的头发,摸得程盟胆战心惊,“骗我,我应该学老大罚你。”

程盟张口结舌,全身紧绷,双手握拳下秒就要挥出。

“放心,说过今天不做就不会做。”蒋彦笑得眼睛眯起来,“你愿意亲我,被骗十次也值得。”

18

蒋彦信守承诺,不搞偷袭,两人相拥觉到天亮。舒舒服服过了个周末,白天没加班,晚上没折腾,程盟实在高兴。

蒋彦换着花样给他做菜,想吃什么做什么,程盟能量充足,面容红润,气色极好。

郑鸣东家里和办公室已经被他翻遍了,照片的影子没见着。蒋彦干脆打开电脑让他自己找,程盟知道肯定不在里面。既然要藏,怎么会这么容易被找到?

这几天跟蒋彦的关系比较缓和,晚上睡觉时对方孩子样躲在他怀里寻求保护,让人不由心头发软。程盟语重心长地劝他,摆现实讲道理,说得口干舌燥。蒋彦大眼睛看着程盟,在他身上又亲又摸,就是不点头。

他不知道自己审犯人审了,说话不知不觉会带上对待犯罪分子的口气,听得蒋彦有种触摸禁忌的快感,只想扑倒他大干场。

星期下午队长接了个电话,脸都绿了。他说郑鸣东受了伤,让程盟立刻去四川。程盟傻眼。

他跟小李起上了火车,晃了夜又转了道车,到大凉山个小县城里,当地的公安派人来接。程盟两个直接去了医院,路上对方把经过讲了遍,小李听得个劲儿说后怕。

郑鸣东他们当时进去嫌犯住的那个村是下午临近傍晚,去了四个警察,先找的村长。这是个很小的村子,总共没几户人家,村民看见村长被几个警察“挟持”着往村东边走,又听他们说什么女人孩子,不由分说抽出砍刀,几个人上来就动了手。

郑鸣东他们猝不及防,被杀得东逃西窜,场面狼狈得要命,几个人身上都挂了彩。还是郑鸣东紧急中鸣枪示警才没闹出人命。后来查下来,那个村里碰毒的人太,都是些亡命之徒,只想着靠运毒吃饭,警察是他们天敌。

郑鸣东挨了两刀,前胸下,右臂下,都是拔枪的时候被砍着的。伤倒是不重,但实在窝囊得紧,程盟憋着笑进了病房。

郑鸣东胸口包了厚厚层纱布,胳膊上也是,赤着上身躺在病床上。程盟进来他愣了下,眼神立刻变得炙热逼人。程盟觉得房间里温度都升了不少,不自在地动了动脖子。

病房有当地公安陪护,郑鸣东给他们介绍,然后对人家说,有兄弟过来帮忙照顾,他们累了好几天,赶紧回去休息。

客套了会儿人走了,程盟真想跟着溜出去,这边郑鸣东冲他招手,“过来。”

程盟慢慢腾腾走到病床前,郑鸣东眼神示意他,程盟屁股坐到他身旁,震得他直皱眉。

病号伸手拿了个香蕉,边看着程盟边吃,眼睛不眨下,目光灼热像有只手沿着他视线的走向触碰程盟的皮肤。小李视线被程盟的身体遮住,没看到他动作么色情。

他突然低吟了声,小李忙问:“怎么了?”

“没事儿,伤口有点疼。”郑鸣东说得虚弱,手在被子下面摸程盟的屁股。

程盟恨得磨牙,郑鸣东看着他,“想吃苹果,渴了。”

程盟深呼吸几下,拿了个苹果削给郑鸣东。对方毕竟是因公受伤,他没办法真的翻脸。

小李坐到椅子里羡慕地看着他们,化身不明真相的群众,“程哥,你们感情真好。”

程盟差点把水果刀插郑鸣东身上。

吃完晚饭郑鸣东让小李去酒店休息,“有程盟在呢,他身体好。”

小李体质不如程盟,舟车劳顿早就累了。他跟程盟打招呼先回酒店休息,晚上由程盟陪护。

程盟把病房门关上,拉个凳子坐好,皮鞋直接抬到郑鸣东耳朵边,大大咧咧翘起二郎腿。

郑鸣东稍微动了动,“累么,上来躺着?”

程盟的确有些疲惫,但他不想跟郑鸣东躺在个床上。好容易能不受压制,他没砍郑鸣东刀已经是仁慈。病房柜子有行军床,程盟收拾了下,铺上被子,合衣躺在上面。虽然是单人病房,但外面有个阳台,房里空间不大,他就睡在郑鸣东旁边。

躺了不会儿,郑鸣东喊他,“程盟,我要刷牙。”程盟动不动,郑鸣东伸脚去碰他,脚抵在他后臀摩挲。

程盟给摸出身鸡皮疙瘩,爬起来扶着郑鸣东去洗手间洗漱,顺便自己也刷了牙。小县城的医院居然有热水,程盟挺高兴,坐车坐得满身臭汗,干脆洗了个澡。

出来的时候郑鸣东还没睡,他侧躺着,病床空出半,“上来,我给你舔舔。”

19

程盟想了想真的爬上床,摸了把郑鸣东的屁股,“现在要是我想干你,你也得受着。”

郑鸣东把他手放到嘴里吸吮,“想么?”

“不想,”程盟收回手指,随便在裤子上抹了两下,“你真要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