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5(1 / 2)

太阳是奶酪做的(3p肉文) 作者:枪枪走火+弓行永夜

彼此不适合做情人。脾气、性情、爱好、习惯没有项能合得来。但已经这么熟悉彼此,即使分手也信任对方的人品,断绝往来太可惜。情人不行,朋友未必做不得。

晚上回去,程盟心情好得不得了,吃晚饭哼起了小曲。

蒋彦看出不对头,“程哥今天很高兴?”

“嘿,还不错。”

“什么好事,说给我听听。”

程盟表情僵硬,“没事。”

蒋彦趴他身上闻,“香水味儿。”

“怎么可能?”程盟不自然地避开。

郑鸣东眯起眼睛,把程盟按在椅子里,不顾反抗摸出他手机。翻通话记录事情败露了。新得的手机号码又被删掉,程盟气得拍桌子。

郑鸣东嘴角微翘,露出个阴郁的笑容,“女人满足不了你,你怎么就是不相信。”

程盟心里发虚,对面两个人眼睛幽黑幽黑的,表情都不对劲。他觉得自己惹出乱子了,假笑着往后退,“满足不了,她是满足不了,我不用她满足,我们是偶然碰上……”

郑鸣东两步上前钳住程盟就来了个过肩摔,程盟奋力回脚踹上他,郑鸣东怕被踹到伤口躲得个趔趄。没等程盟跳起来,蒋彦从背后出其不意扑到他身上,拳击到肋间,程盟口气堵在胸口没上来。

这么晃神的功夫人被对方压住,翻过去骑在他背上让他动弹不得,郑鸣东拿了绳子把他手脚牢牢捆起来。然后程盟身子滑,两人人提他只胳膊,从餐厅拖进卧室。

我草啊,程盟欲哭无泪。

22

扒了裤子,蒋彦挤大坨润滑剂塞进去,程盟在床上乱动想解释清楚逃避惩罚。

两人不听他废话都往后穴里塞手指,在内壁上碾压按揉,揉得程盟喘个不停。润滑得差不,郑鸣东把他双腿抗在肩上插了进来。

最近程盟胖了点,肉好像都长到臀部,那里肌肉结实又圆又紧又翘,让人爱不释手。郑鸣东插入后没有动,先狠狠揉了顿臀肉,揉得程盟脏话连篇。

跟这两人简直讲不清道理,反正也要受罪,程盟干脆破口大骂,过过嘴瘾。

等郑鸣东开始抽插,程盟骂得就没那么畅快了。被捅了十几下,程盟突地全身抖,肉根悄悄抬头。

郑鸣东看出他得了甜头,冲蒋彦抬了抬下巴。蒋彦知道他意思,张口含住程盟肉根给他口交。从根部直舔到顶端,用力吸吮龟头,沿着柱身的青筋沟壑来回舔舐,舌尖甚至拨弄马眼想往里钻。程盟爽得不断挺腰在蒋彦口里抽插。

听着他嗯嗯啊啊的快到顶点,蒋彦接过郑鸣东手里的布条,把程盟下面圈圈仔细缠上,只露出饱满的头部。

程盟嚎啕大骂,他最怕那里被缠着玩,射又射不出来压又压不下去,能难受得死过去。

郑鸣东把程盟翻过去,解开脚上的绳子,在腰腹下垫了几个枕头让他后臀自然拱起,压到他身上畅快地抽插起来。他存心不想让程盟说话,下猛似下地捅弄。

灼热感从交合的地方蔓延全身,程盟渐渐停止谩骂,低声喘息起来。

插了有百十来下,程盟后穴里烫得不行。郑鸣东拖着程盟换了个姿势,在床边从背后弄他。这个角度使力方便,可以插得又狠又深,程盟臀肉被撞得波波晃动。

郑鸣东低头看他们交合的地方,润滑剂因为过度摩擦泛起白沫,随着他肉根在程盟体内进出而外溢。他的阳物紫黑粗大、龟头饱满,用力顶便完全没入那人体内。耻毛上沾了对方渗出的情液,看上去格外淫靡。

每撞下程盟都会发出颤抖,内壁不时绞紧。那人伏在床上被按着随意捅弄,侧脸埋在被子里,正咬住枕头苦苦压抑自己的呻吟。快感让他饱受折磨,眉头紧锁,额头上显出汗珠,被插得狠了会反射性地痉挛。

被那人后面含住的感觉太好,郑鸣东沉下腰,每下都完全插入只留囊袋在外面。程盟体内炙热滑腻,像个肉套子分几环箍着他,郑鸣东狠力捅了几下,听到程盟喉咙里控制不住的闷哼,快感像电蛇般窜向后脑,他赶忙把自己拔出来。

程盟的后穴似乎在不舍地挽留他,郑鸣东连着深呼吸几下才压住射精感。他伸手探进那人体内,在内壁上熟悉的位置按揉,程盟被揉得立刻打起哆嗦。

他伏在程盟耳边问:“想射么?”

程盟奋力往后踢,“滚……”他下腹抽紧,肉根硬得发疼,想射到发疯。

郑鸣东加重力度,身下的人被插得高高昂起颈项,汗珠顺着肌肤的纹理流下来,呻吟中满是发泄不得的痛苦。

郑鸣东笑起来,“那我先射了。”

他用力把自己插进去,下接下地猛干,捅到程盟整个人都在抽搐,双眼失神。

有人借着机会扒开他下颌,程盟来不及反应,两颊的肌肉被迫拉伸开来。程盟以为蒋彦早忘了,想不到他真弄了个大号的口箍来。

嘴巴无法闭合,口水咽不下去顺着嘴角往下流,蒋彦的阳物狠狠插进来,停在他口中不动。

程盟忍不住用舌头往外推拒,反而让蒋彦加快活,用力向他喉咙深处捅去。浓重的雄性激素气味充满程盟的鼻腔,舌根被撞击导致的呕吐感让他后穴不自主地收缩,那里含着的家伙又胀大分。

蒋彦进得太深直插入喉头,程盟气道被堵住吸不进空气,忍不住扭腰想要挣脱。只动了下腰立刻被死死握牢,郑鸣东手劲极大,根本不容他脱离控制。

程盟口中发出“唔唔”的声音,他挣扎得很激烈,蒋彦知道自己做得过分,恋恋不得地放过他,离开了那处软滑热烫的场所。

23

口箍被拿掉,身后的人也停止冲撞,程盟大口大口地喘气。蒋彦抚摸他脊背向他道歉,“程哥对不起,以后再也不会了。”

程盟大骂:“滚你妈的……我不信!”

热吻落在肩头,“我保证。我刚才有点脑热,想到你跟女人在起我控制不住自己。”蒋彦不停亲吻程盟,手伸下去揉按他会阴。程盟那里被缠住硬得吓人,被摸了几下头部渗出粘液弄湿了床单。

窒息感退去,无法释放的痛苦又涌上后脑,蒋彦不断揉弄他敏感部位,还去抠弄他的乳尖,程盟难受得不断扭动蹬蹭。郑鸣东看他缓过劲儿来,握着他腰身继续抽插起来,粗大的肉根每次进出都会带出点媚肉,快感如潮却无法释放,程盟被插得直打哆嗦。

他死死咬着枕头,呻吟全压在嗓子里,分不清是快活还是痛苦,郑鸣听得理智全无,腰身打桩样玩儿命地插他,插到程盟后面快要着火,终于精关失守达到高潮。

射精的那几十秒郑鸣东爽到大脑片空白,好半天动没动,魂快跟着射出去。程盟清晰感觉到股股的热液喷射到内壁上,“你他妈……不带套……”

“不喜欢?比带套爽了。” 郑鸣东压在他身上低低地笑。

蒋彦在旁边看着早忍耐不住,等他从程盟身上爬下来立刻顶替上马。那人的后穴正在不受控制地蠕动,穴口处缓缓流出股白浊,淫荡得不可思议。

蒋彦觉得只看着这幕他就要射了。

程盟刚有点喘息的时间又被填了个满满当当,蒋彦捅得又准又凶,下被顶到要害程盟险些哀叫出来。

蒋彦牢牢握着他腰身,用下腹挤压程盟圆润紧实的臀肉。他不断发出赞叹,边插程盟边问他:“程哥,我们换个四柱床怎么样,可以把你吊着玩。上次么美妙,你还记得么?”

程盟声不出,他怕张口呻吟就会泄露出来。蒋彦不在意没有回应,握着那人的腰大力抽插,每下都重重擦过程盟体内的敏感部位,甚至残忍地对准那处来回碾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