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岁的大学日记】(day1昼)(1 / 2)

十六岁的大学日记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十六岁的大学日记》(day1昼)作者:zoole19892015年6月26日发表于:是否首发:是字数:5899

day1(昼)

这一天还是来了。

坐在姨父摩托车的后座上,背后背着一大捆棉被和脸盆洗漱用具。

就这样风风火火的穿过大半个城市,灰头土面的来到这座我没曾想过的学校。

从苍髯门卫老头手中接过一张粘稠发着汗算味的卡片就正式进入这座省重点院校,成片树荫瞬间让周身降温,原本措手不及的心情也渐渐好了起来。

「还不错吧,要不是我认识,你根本进不来这个学校!」

姨夫继续说着。

他这一路一直在说着,我根本无心听,也不想听,光是想到之后要住校就已经让我心神不宁了。

我不喜欢和很多同类,特别是同性有过多交集。

一个人,永远是最好的。

我看向四周,这所院校我甚至还不知道它的名字。

一眼看去全是亚热带的植物,绿色,是它给我的第一印象。

我继续自动屏蔽姨夫嘈杂的声音。

摩托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回档在空旷的校园内使我觉得有稍许尴尬。

不过两三分钟,原本稀少的人行道旁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大多是结伴而行的女生,也有少数成双成对的情侣。

我注视着他们,只看到一个穿着素白兰花长裙的女孩指着我跟她周围的朋友悄悄说着什么,然后掩着嘴笑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我有什么好笑的,不过是带着一个超大号的安全帽罢了。

我想如果她能看到被黑色镜片挡着窘迫红着脸我的表情,会笑得更开心。

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但我想我记得她葱白的手指和眯着笑很好看的眼睛。

也许还有那与众不同的白裙。

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多,以至于姨夫不时按起喇叭来。

这让更多人侧目注视着我们。

真是想找一个洞钻进去躲着,永远不要出来。

不知道在人群中穿梭了多久,突然问到一股澹澹的香味飘过来。

不是让人有食欲的味道。

是香水?我四周围看了看。

是一栋女生宿舍。

只是沐浴露和香皂的味道。

但其中有一股非常熟悉的味道,我使劲想也想不起来,那种灵魂深处的味道。

令人迷醉。

属于女生特有的嘈杂声不断从那栋宿舍楼里传出来,完全将我沉醉打破。

「女生就是吵杂。」

我不禁这样想着。

再过一会,就来到了我的学校。

小小的校门,脱锈的匾额。

对了,我只是一名刚刚升入高中的学生。

这是我无从选择小小的学校。

大学的附属中学。

我跳下车,看了看眼前破败的校门,又回头看了看十来个篮球场组成的超大广场。

这就是我要呆上三年的地方。

「看什么呢?赶紧拿包进去,别耽误我的时间,我还有事!」

姨夫大声喊道。

四周的人又看了过来。

但我必须得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摘下这超大号的头盔。

脸上火辣辣的,我扯下我所有的东西,把头盔挂在摩托车把上就立刻冲似的跑进校门。

即使完全陌生的那里都比得上在这里尴尬窘迫好。

「你不要伙食费吃饭了吗?」

姨夫继续嚷道。

「哦。」

我不得不又转过头去拿,四周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出现许多接送的家长,同龄的男生女生也都在整理着自己的行李。

但我只觉得所有人好像都在盯着我看,但我没有确认的勇气,目光没有焦点的走回去。

「能不能自信一点?」

姨夫一大巴掌就拍在我肩膀上。

一直背着硕大背包的肩膀本就不负重荷,这一巴掌真是钻心的疼。

我不做声,只想赶紧从那窄小的校门进去。

姨夫也没说什么就突突着摩托车迅速离开了。

「哎哟!」

我继续低着头走着,细如蚊语的惊呼从我旁边传来,在这同时我也被撞开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但与我相撞的人就没那么幸运了。

因为重心偏离,背带瞬间被扯开,顺带将整个背包拉了一个大口子,里面的衣服都撒在校门旁边的草地上,甚至还看得见几件折得整整齐齐的粉色纯棉内裤。

刚发育但势头凶勐的双乳被黑色t恤遮住,但却在背带的拉着下扭曲变形,因四脚朝天而露出的小巧肚脐下穿着粉色牛仔裤,白净的腰身依稀可以看到裤子还很宽松,细长水润的腿上没有一丝汗毛,一双与牛仔短裤同色的板鞋在空中停滞,长至背部的秀发像漫天星辰一般四散开来,清纯白皙的脸庞被小熊口罩挡住了大半,那双水盈的丹凤眼好似马上就要落下泪来。

少女仰着倒在地上,以不堪的姿势。

看见此情此景,我左手提着桶,右手抱着棉被,身后还有一堆等着进门的人,不知如何是好。

为了不想让这个场面更难堪,我选择赶紧走进校门。

我使劲的将刚才的画面从我脑中抹掉,但越是如此我就越觉得抱歉。

但是没有办法,如果在门口帮她收拾的话就更让她为难吧?我用自己的思维模式替自己开解道。

进了学校,和心中所想一样,不过是足球场差不多大小的地方,男生一栋宿舍,女生一栋宿舍,综合楼一栋,教室一栋。

是最基本最简单的建筑。

现在整个校园里只有新生,我并不知道应该去哪间宿舍,询问过后得知先随便住,晚上才会具体的分清楚宿舍,这也以防先来的人就先占了好位置。

我大包小包的走上男生宿舍楼,楼梯口周围的宿舍都被先来的男生占据了,男生嘈杂起来的声音比女生讨厌千万倍。

这些同性们早就称兄道弟热络了起来。

我默默的穿过他们,走到最高的三楼的最角落的宿舍最里边的床位放下自己的行李。

我不禁皱眉,这间宿舍满是腥臭味。

就是那种白色浑浊液体的味道。

但比起会被那些同性打扰我宁愿稍微忍受一下。

放下各种行李我如释重负。

活络筋骨后解开捆起来的席子铺在我认为还算得上干净的上铺上。

在这炎热的天气居然还没有通电,我呆呆的躺在席子上望着毫无用处的风扇出神。

这就是我将来三年的生活了?我不禁为自己感到悲哀。

蝉在叫。

我昏昏欲睡,没有食欲,也不知道去哪里吃,裤袋里有一张红色大钞,也不知道能过几天。

耳边传来忽大忽小的声音,仔细分辨便能听到女性特有的娇喘。

我四周望了望,并没有其他人,女生宿舍更是在离我百米开外,哪来的娇喘

?我苦思不得其解,只得站在窗前发愣。

但当我站在窗前时,听到了更明显的声音。

于是我低头往去,原来是在我正下方,如果不是我这间宿舍,根本找不到他们。

我一看到下面的情况就惊呆了,胯下立即火热爆棚。

一对大学情侣正在我下方热火朝天的干起来。

「迅~啊~啊~这里真的没有~没有问题吗?嗯啊~」

女生的小巧但富有弹性的双乳完全敞开着,衣服早已经褪到了腰间,她双手挂在她叫迅的男生脖子上,双腿纠缠在迅的腰间保持着完整的契合。

「没问题的,这些初中生看不到我们。妍,你抱紧点。」

迅一手托着叫妍的女生的屁股,一手撑着墙,缓慢但有节奏的抽插着。

「嗯~可是~可~可是~啊啊~嗯我明明~明明~听到他们的声音~啊~啊~~我总~总觉得~他们~会~看到~~我的~~啊~~」

叫妍的女生一想到这不禁低下头,但羞愧和蜜穴中传出的快感让她又不得不抬头,充血红润的双唇微张,柔滑的舌头无意识的伸出渴望的搜寻着。

龟头不断的冲刺着蜜穴的最深处,迅有些颤抖,眼前的一切都太完美了,妍迷离的眼神,渴望的双唇,还有她胸前充血挺立的乳头不停的刮擦着自己的胸脯,越箍越紧的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