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梦了无痕(微h)(1 / 1)

无旁人在的教室里,余淼坐在讲台上,身着蓝白水手服,露出修长纤细的天鹅颈,饱满的胸部在低领的设计下露出两个浑圆白嫩的半球,袒露出的腹部平坦无赘肉,可爱的肚脐也小小的。

她的裙子只到大腿下侧一点点,将她微有肉感但十分修长的白腿暴露无遗,玉足裸露,脚趾头小小圆圆的,白嫩嫩的非常可爱。

只见宋江南穿着初见的西装,显得衣冠楚楚,道貌岸然。

他凑上去在余淼耳边压低了声音说:“余淼同学不听老师的话呀,为什么不好好写检讨呢?”

那迷人的低音炮就在耳边响起,醉人无比,再加上热热的气息喷洒在余淼敏感的耳垂,她的花穴一下子就涌出了幽香的花液。

宋江南似乎是察觉到了,他恶劣地伸出舌头舔舐咂吮余淼的耳垂,大手也轻易地撩开了余淼的短裙,沿着大腿内侧一路摩挲,最后隔着内裤揉弄了一把她的饱满阴户,摸到了一手水渍。

“不写检讨就算了,这具淫荡的身子还敢对着老师发骚,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余淼羞得无地自容,明明想阻止老师不合礼仪的举动,可身子骨却软得像一滩水,小穴更是在老师的粗话下诚实地越发湿软。

她讷讷地说:“我……我不是故意的。”

宋江南轻笑一声,“不是故意的?那你就是天生媚骨喽?小骚穴是不是时时刻刻都想吃大鸡巴,嗯?”

他的手放肆地撕开余淼身上薄薄的束缚,两颗俏生生的奶球在他的蛮力下乱晃,荡起阵阵乳波,粉嫩嫩的奶头颤巍巍地立起,仿佛引人采撷的红豆。

宋江南色急地低头大口大口吞咽余淼滑腻奶香的乳肉,恨不得将她整个奶子都吞入腹中,一只大手放肆地亵玩她的另一只大奶子,肥腻的乳肉从宋江南的指缝溜出,引起他更大力的蹂躏抓弄。

他的另一只手沿着余淼的蛮腰来回摩挲,那触感如丝绸般滑腻,让他上瘾地不愿再放开。

余淼双臂支撑在讲台桌面上,面色潮红,眼神迷离,意乱情迷。

“不要……嗯啊……老师不要啊……嗯”

余淼的呻吟断断续续的,甜腻娇喊,让埋在她胸前的男子吸得更加用力了,恨不得将她的奶水都吸出来。

宋江南的大掌来到余淼的花户上,骨骼发明的长指探入她的湿透了的内裤中,拉扯揉搓余淼的小阴核,抚摸揉弄她丰厚的小阴唇,将她的下体亵弄得泥泞不堪。

“唔……老师不要这样……嗯啊……受不了呀”

余淼的花穴紧缩,大股爱液汹涌而出,喷射在宋江南的大掌上。

――――――

清晨的阳光柔柔地洒在余淼赤裸的娇躯上,此刻余淼双眼紧闭,两颊是不正常的潮红,红唇轻启,娇腻的呻吟声从她的小口中溢出。

“啊”,余淼从淫靡的春梦中惊醒,身子是高潮后的无力瘫软,她的小手向她的下身探去,果然摸到了一手粘腻的淫液。

“天哪,我的第一次春梦竟然给了老师,还是教室play,太羞耻了啊啊啊,都怪昨晚看的小黄文啊!”

清醒后的余淼快速地穿上了衣物,遮掩了她前凸后翘,玲珑有致的诱人娇躯。

她将被自己淫液打湿的床单扔进洗衣机后,乖乖地重新写起了自己的检讨,检讨没写完被老师这样那样简直成了她的心理阴影,想想就好可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