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他秒硬了(1 / 2)

彭湃点开「想挨操的小母狗」头像。

最后的叁秒钟时间里,他收到了她发来的,十几张露奶图。

他一张一张翻过去,越看越没劲。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拍的,能把明明挺大的奶子,拍成了平面图。

要不就是她手机太差,要不就是她不懂得拍照。

“你连个叁脚架都没有吗?”彭湃发信息给她,“图片都拍得不诱惑,你还想卖淫?援交?挨肏?”

彭湃发完,就继续一张一张翻看她的奶子图。

虽然图拍得很糊,但他确定了,对面给自己发黄图的不是屌丝男。

应该纯粹就是个,空虚、发痒、找不到男人肏的小骚母狗。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添加的自己,当然了,这些事到如今,都不重要了。

别看小母狗拍的奶子照片很糊,但是料是真的有。

她发来的图片中,有一两张是实时图片,能清楚看到,她的长发垂在乳房上,那浑圆震颤了一下。

就是这震颤的一下,让彭湃打消了,立刻拉黑她的想法。

他觉得她那大奶子,一下就震到了他的心眼里。

彭湃来了精神,换了个姿势,锁上了家里的房门,打算和这小母狗,好好“彻夜聊天”一番了。

他做好这一系列准备工作后,回到床上,收到了「想挨操的小母狗」,发来的一条信息。

她发了一个「大哭」的表情包,以及一句话:「你可以不要把我删除了吗?」

傻逼。

彭湃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这么一个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