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拍底下的逼给我看(1 / 2)

夏末觉得自己,等了足足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她以为彭湃又要一次,把她删除掉了。

她好害怕,等待的一分钟里,她想了无数可能。

如果彭湃把她删了,那她要怎么办,再通过游戏的方式,加他一次吗?

那这一次,她要换个什么头像、什么id比较好?

上次的id是「想挨操的小母狗」,下一次的id是不是要变成「想被ppai肏一整夜的小母狗」?

但是等等,这个id是不是太长了?呜呜。

夏末的烦恼,终于被彭湃一分钟后,发来的信息,给彻底终结。

他要她喊主人。

于是夏末没有任何犹豫的打下文字:「主人」

彭湃很快又给她发来一个难题:“我想听你喊主人,不要打字,给我语音。”

夏末因为这个难题,而要哭了。

这对于别人来说,或许只是一个简单的开口,但是对于她来说,却是个天大的难题!

天知道,她两年没再开口说话了。

她现在的喉咙,真的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急得哭了,眼泪啪嗒啪嗒掉在手机上。

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觉得下一秒,彭湃就会删除掉她。

彭湃等不到语音条就说:“算了,不说也行,你拍你底下的小逼,给我看。”

夏末因为他这句话,而欢天喜地,眼泪也止住了。

又收到了彭湃的下一条信息:“靠近一点拍,高清一点儿,我要看到逼里面的嫩肉,洞穴有多深。”

夏末从来不知道,底下的小逼还有嫩肉的,有些不明觉厉的问:「主人,我要怎么拍到嫩肉?」

彭湃觉得这小母狗,就是明知故问。

这么骚,不知道被男人操过多少遍了,怎么可能不知道,逼里的嫩肉怎么拍?

不过看在她乖乖喊他主人的份上,他决定耐心给他的小母狗,解释一番,还是发的语音信息:

“小母狗,听主人的话,把双腿分开,一只手拿着相机,一只手拇指食指撑开小逼,里头有大阴唇,小阴唇,找到小阴唇,手指用力的剥开成两瓣,里头的嫩肉就是了,发给主人看,主人看看你的屄被鸡巴捅到几米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