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 2)

豢养玫瑰 大野七海 1179 字 2023-03-17

无目的地在城里瞎晃悠,什么情况特殊,分明是那个什么女爵来了,要做足面子而已。

好饿,不知道霍尔有没有吃饭。

吃饭……吃饭!

霍尔今天还没有饮血,他就偷偷跑了,霍尔会不会也很饿。

小血仆在自己的职业道德底线徘徊,徘徊着徘徊着,结果迷了路,怎么也绕不出去。路上也没有光,不知道绕到了那个巷子,他实在是跑不动了,找了的还算干净的地方靠着一屁股坐下来。

好饿,还有点冷,还有点害怕。

不知道霍尔现在在做什么,有没有睡着。

被念叨了一天的吸血鬼大人在城门口就感觉到了血仆的味道,一路跟着,最终在一个背光的巷子里找到了靠在墙边睡着的小人。

一个大石头终于落了地,他走上前去蹲下身,拿着斗篷就盖在了伊甸身上,再接着把人抱起来。

伊甸在睡梦中寻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又往霍尔怀里钻了钻,埋头在他的脖颈间睡的更熟。

咬了咬牙,霍尔决定回去再教训人。

一路把人抱回去的,路上也遇到不少平民,都恭敬地站在一边默不作声,霍尔也没有遮掩的意思。

回了宅邸直接进了卧室,三下两下就把还在熟睡的人扒了个精光,塞进被子里抱着。看着睡的正香的小东西,霍尔磨了磨牙。

问都不问他婚事是真是假就偷偷跑走,如果没有这个契约咒印,他今天还真不一定能把人找回来。

还留了一封自以为是的信。

越想越后怕,越想越生气,看着伊甸不设防的睡脸和露出来的雪白脖颈,饿了一天的吸血鬼实在是忍不住,俯身覆上去。

先伸出舌尖轻舔那个逐渐显形的咒印,伊甸在睡梦中无意识呻吟了一声,皱了皱眉。

霍尔顿了一下,见人并没有醒过来,伸出犬齿,刺破皮肤,血管里奔涌的滚烫液体安抚住了他今天有点慌乱的情绪,让他逐渐安定下来。

伊甸是在一阵熟悉的刺痛感中清醒过来的,视野里熟悉的房间布景,还有趴在他身上的人,都让他意识到,他被霍尔找到了。

“呃嗯、慢点。”

霍尔今天很生气,所以他不想听。

犬齿刺的更深,血液流出的更多,伊甸不自觉抬起手,手指插进霍尔的发间,小声呻吟出声。想起伊甸今天还没吃东西,霍尔把犬齿收起来,又舔了舔伤口,拉开一些距离,不过手臂依然牢牢地把人锁进自己怀里。

“我……”

“闭嘴。”霍尔打断他,他现在还不想听他说什么,他还有些生气。

离开床去把桌子上的蛋糕连着托盘一起端到了床上,摆在了伊甸面前,“吃。”

唔,好像在养小狗一样。伊甸看着托盘里的蛋糕眼睛发亮,里面放的正是昨天他和霍尔提到的那个。

跟着爬上床,从身后拥着人,看着他一口又一口吃完,才慢慢放下心。等伊甸咽下最后一口蛋糕,霍尔的声音在身后准时响起。

“说说吧,今天为什么要跑。”

伊甸明显噎了一下,呼吸都慌乱了,“我、我、你。”

霍尔伸手把托盘移到一边,把人转过来按在自己腿上,让人面对面看着自己。

“好好再说一次。”

“是……他们说,你要结婚了。”

“没有,我没有要结婚。伊丽莎白只是来告诉我婚约取消。”霍尔伸手抚上伊甸的耳垂,还用力捏了几下。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我结婚,你就要走。”

伊甸不敢看他,脸有些红,低着头不敢看他,声音闷闷的传过来,“因为、因为,我不想看到你和她在一起。”

“看到你和她在一起,我不开心……”

霍尔有些出乎意料地挑了挑眉,看着小人的脸越来越红,手指头也无意识地搅着被角,心里好像有什么地方,突然塌了一块,然后有什么温温热热的东西涌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