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彗星的陨落爱人(1 / 2)

忘了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了,总之模糊中知道有那么一个人,初中加高中,六年同校,只是擦肩而过的缘分,直到大学入学那一天,两人才真正介绍彼此的身份。

“你们好,我叫惠星,以后请多关照。”拉着一个行李箱,肩上还背着个登山包,金丝框架的眼镜让惠星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好好学生,但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戾气却破坏了一分美感。这就是赵斌对惠星的第一印象。

a大不亏是全国十强的大学之一,宿舍的环境好的让周围院校的人羡慕,四人间的房子只有上铺,而惠星的床就在赵斌隔壁,不用抬头都可以看见彼此。

惠星的话不多,但是每一句话都是直中靶心,舍友们开玩笑地叫他星爸,没想到他还真的回应了。可是赵斌却从不这样唤他,他宁愿叫他全名,也不愿用那么低俗的称呼。

相处久了,也就渐渐感觉不出之前的那份戾气,惠星这个人非常好相处,只要不是什么违背原则的事情,他都肯去做,不仅班上的女生,外校的女生也有不少倾心于他,不过还好没有哪个女生向他告白。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反正对于现在这样的状况,赵斌是非常满意的。他不喜欢看到惠星和那个女生靠的太近,即便是男生,也不喜欢。

日子就这样悄然而逝,转眼间就到了大二,相对于惠星,赵斌本人相当的外向,以他的口才和外貌,一下子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稳坐校学生会主席的座位。这样的一个职位,应该相当的忙碌,可是赵斌一点也不忙,他更多的时间是待在惠星身边,即便是坐着不说话也觉得挺开心的。

一开始惠星还觉得不适应,但是慢慢的,也就没觉得有什么问题的,反正都是男的,能干些什么。

“惠星,下午我有篮球赛,过来帮我加油!”站在厕所里小便的赵斌听到熟悉的声音就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惠星转头却看到厕所,眉间都皱了起来,似乎对于这种场合的对话有些不满。

相处了一年多,同宿舍的郑龙和朱清成早就知道惠星有洁癖,看到惠星皱起眉头,两人相视大笑,异口同声地冲着厕所喊了一句:“尿就尿你的,还问话,小心尿到裤子上,看星爸不把你扔出去,哈哈……”

“我怎么可……我靠,好的不灵坏的灵!你们这两个该死的乌鸦!”原本准备尿完的赵斌一个不留神,就做了件蠢事,娱乐了大伙,却让惠星更是眉头紧锁。

“哈哈……活该!哦——赵斌你惨了,星爸生气了!”其实惠星才没有生气,他只是觉得那样非常地不卫生,还有些恶心,都多大的人了,还尿到裤子上。

哗啦啦地水声从厕所传来,一听就知道某人在洗裤子,洗裤子的人使劲地搓洗着裤脚,之后用放在厕所的吹风筒将裤脚吹干。

“惠星,下午的比赛,你会去看吧?”一脸讨好的样子逗乐了郑龙和朱清成,两人非但不觉得赵斌可怜,还幸灾乐祸地起哄。

“赵斌,你那一副小媳妇的样子真是可爱。”朱清成那特有的东北嗓门一开,配上那浑厚的笑声,连楼下都听到了。

“拜托老朱,那明明是一副妻管严的样子好不好,你不觉得星爸比较受吗?”受女友的毒害太深,郑龙对那些男男恋、女女恋常用名词已经是信口拈来,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而作为郑龙的好哥们,朱清成也不免有些近墨者黑。

“恩恩恩,娇受!恩恩恩,忠犬攻!”

一个枕头塞住了两个人的嘴,谁都不曾料想,就是这一场玩笑注定了赵斌和惠星之间的情感纠缠。

对于舍友们的玩笑,赵斌放在心上了,惠星也放在心上了。自此之后,不管做什么,赵斌都更倾向地去寻求惠星的帮助,而惠星,则会很警惕地寻找借口,除非实在没有办法,不然惠星是死都不愿意和赵斌多单独相处一分钟。

躺在床上,赵斌拉上被子盖住整个人,他不想让人看到他的泪水。忘了上一次哭泣是什么时候,这一次,哭的真是彻底。果然,禁忌的爱恋是不被接受的,爱一个人怎么就那么困难呢?

泪水静静地流淌,滚烫却耐不住肌肤的冰凉,心已伤,人留着还有什么用?

就在两个小时之前,赵斌买到了惠星最喜欢的书,正想去邀功,结果却在寻找的过程中看到惠星和一个女子接吻。他知道那个女的,是隔壁院系的系花,追惠星很久了,人长得美,又甜美,哪像自己硬邦邦的躯干,还是个男人。

惠星就是那么美好的人,一旦认真起来就是一辈子,他接受了她的吻,是不是说明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了?是吧,是吧……

“若是真正爱一个人,是束缚还是放手?……只要他幸福,一切都好。”不想破坏惠星的幸福,也不想面对惠星的微笑,没有跟舍友交代什么,赵斌就向老师申请外宿。因为本身就是校学生会的主席,老师也没多为难就同意了。

那是一个下雨的夜晚,细细的雨在空中跳跃,因为是平安夜,大家能出去就出去了,宿舍里面空荡荡的就只剩自己一个人。苦笑地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坐在惠星的床上,抚摸着属于惠星的一切。

指尖下的美好,只在这一刻属于自己。

泪水滑落脸庞的感觉让人倍感脆弱,突然间想起了什么,赵斌爬下床,在惠星的书架上抽出一本相册,相册里面有很多照片,都是同学们偷拍后作为惠星的生日礼物送给惠星的,只抽走一两张,应该不会被注意到吧?

跑去反锁了门,才从怀中的相册中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张照片,宝贝地揣在最接近心中的胸口。

深夜是安静的可怕,走在宿舍的走廊上,有种僵尸来袭的恐怖。

惠星送女友回宿舍,走回自己宿舍楼下遇到了失恋买醉的郑龙以及舍身陪友的朱清成,这样的两个人让惠星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和赵斌。只是时间消磨了一切,友谊在自己刻意的疏远下早已经淡去。

“女人算什么东西!连衣服都不如,一点都不可靠!竟然给本大爷戴绿帽!本大爷宁愿被掰弯也不愿意再找女人了!呃——”朱清成搀扶着郑龙,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还是兄弟可靠啊!我说老朱,要不你就从了我吧!”嘟起嘴巴,郑龙就吻上了朱清成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