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无法逃离的命运(1 / 2)

占卜是一件很神秘的事情,每一个人都想要窥视其中的奥妙,想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这个世界上的确有得天独厚的人,她们不需要特别的培训或是领悟就可以得到那古老一族的真传,她们就是极其神秘又被赋予极高期望的一族——巫女。

巫女的能力是与生俱来的,有些巫女可以看得到过去却看不到将来,有些人可以看得到未来却不完全,而有些人,虽然占卜不出别人的过去,但是却能获知这个人将来的所有境遇,而且这种境遇不会因任何突发事件而改变。按照这样的能力,巫女又被分为三等,即春巫、夏巫女、秋巫,能力极高的秋巫具有繁衍后代的职责,而且大多数秋巫,只会生出同样性别的孩子,极其个别,生出来的是男孩,而这些男孩,人称冬巫。

罗果果,一个雌雄难辨的名字,若出现在女子身上,是一种可爱,若出现在男子身上……呃,你懂的!

因为这样的名字,罗果果不只百次跟父母抗议,但是皆被拒绝,而且父母担心其会自行改名,连户口们都藏在密码箱中,七重保障,罗果果真是欲哭无泪。还好罗果果天生就是一个乐天知命、活泼开朗的好孩子,既然现实无法改变,就只好让它随风飘去。

春光明媚的上午,以朵朵白云拉开了一天的帷幕,今天不是什么假期,大多数与社会斗争的人都在辛勤的工作着,希望能多挣点钱,早点享受真正属于自己的自由,罗果果也是其中一员。

坐在电脑面前,啪嗒啪嗒的工作着,那副将近1000度厚的眼镜将罗果果衬托的相当俗气。可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那副眼镜压根就没有度数,相当于一个装饰挂在罗果果高挺的鼻子上面,将他衬托的安分一些。

突然间,罗果果叹了口气,右腿一跨,挂在椅子的右边靠手上,右手架在大腿上,支撑着那已经发胀的脑袋瓜子。

“天啊,这些数字就好像是达芬奇密码,越看越头痛,谁能看得懂啊!?”冲着电脑无奈地道了一声,结果连旁边会议室里面的领导都听得一清二楚,领头上司更是一个“不小心”折断了手中的签字笔,整个人青筋直冒。

“真不明白经理他们是怎么想的,那么多个零,十根手指头压根就数不完,怎么算啊!”又叹了口气,言辞中满是抱怨。

会议室的某个领导气的连鼻子都歪向了一边,自己的竞争对手就坐在自己的面前看自己的笑话,结果那不争气的死兔崽子还不停地为对方提供打击自己的借口。

“从小学到大学,哥连加减乘除都还没搞懂就毕业,这下可怎生是好?”

的确,鸿圣公司的人都知道,罗果果是一个数学白痴,可是这样一个数学白痴为什么可以进入这样一家国际大公司呢?俗话说的好,上帝关上你的一扇门,会为你留一扇窗,上帝留个罗果果的那扇窗就是他与生俱来的交际能力,许多客人都只信赖罗果果,并且很多别人搞不定的客人一到罗果果这里就会变得很好说话。所以,才实习一月为公司挽留了三个大客户的罗果果理所应当地留了下来,并且在三个月后转正为金饭碗员工之一。

会议室一片寂静,连总经理都紧张地说不出话,汗水直冒。要知道,今天过来参加洽谈的可是ten公司,在国际上的名声可是响当当的,若是能和他们合作,今后在国际交易中会得到不少优势。

“好困,先睡一会再说吧。”完全不明白自己闯了什么祸,罗果果还打算在上头看到的上班时间点里偷懒。

话才罢,原本只是静坐在会议室一角安静待着的ten公司的总裁突然站了起来,鸿圣公司的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其实他们的合作方案在ten公司里也只算是一个小case,但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让他们的总裁也出马。为了表示重视,鸿圣公司经理级别以上的人都出席了这次的会议,包括鸿圣公司的老板。

“对不起,我马上去处理。”罗果果的上司快速地移步,想要挽救笨蛋下属犯下的错误,可是还没走到会议室的门后,就被人拦截了下来。

“那个……”

“没事,放心吧,不会有事的。”ten公司的总裁当着所有人的面打开了门,又合上了门。

……疯子才会继续留在会议室里。头一个冲出去的是罗果果的上司,废话,他才不会死的那么莫名其妙呢。如是死了,怎么样也要把罗果果掐死以解心头大狠。

ten公司的人则是笑了笑,他们都知道自家的总裁是为了什么过来,不过,他们还没有见过总裁夫人的真面目,这次主动申请过来,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手撑着昏昏欲坠的脑袋瓜子,罗果果一定也不担心会被别人发觉,因为他有一群积极维护他的同事,各个都愿意为他发挥同事爱,所以他才能安全地度过多个春夏秋冬。

陌生的男子,一脸络腮胡子,魁梧……哦,不对,是高大的身躯闯进了众人的视线当中,明明穿着亮堂堂的真皮皮鞋,却踏不出一点声音,着实让人觉得诡异。也正式这份诡异,让他们都傻了眼,一下子忘记了他们的职责,更忘了他们应该发挥的同事爱。

罗果果的顶头上司真是欲哭无泪,平常自己来查勤,属下们都合作的很,明知道罗果果浑水摸鱼地悠哉度过每一天,却始终抓不住他的小辫子,这次,却让别人一次就抓住了,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男子小心翼翼地披在罗果果的身上,深怕罗果果着凉,这一举动让鸿圣公司的工作人员都傻了眼,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特别是罗果果的上司,那眼镜都会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