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乖小猫,不要这样故意勾引我,我会想(1 / 2)

“杰西,这是程伏生,你好好带他。”

第二天,脖颈上扑了不少粉来遮盖吻痕的宋袭领着程伏生到了自己开的公司,上来就把程伏生交给了如今公司里最好的经纪人。

“哟,新欢呐?”

叫杰西的男人笑着打趣,那双眼却用最严格的标准打量着立在这里的程伏生,宋袭交给他的人他当然会照顾,但是能得到多少的好处。

还得这孩子自己有本事,不然也就是个混吃等死的东西,他不会为宋袭带过来的人额外优待太多。

这是他跟宋袭不成文的约定。

程伏生静默接受着来自杰西的审视,他瞟了一眼宋袭,脸上露出有些腼腆的笑容:“不是新欢,杰西哥,我自我介绍一下,是姐姐的未婚夫,见过家长那种。”

正在喝水的宋袭差点被自己呛着,杰西的脸色瞬间古怪起来,暧昧的视线在两个人身上来回打转,宋袭察觉到自己损友视线里的探寻意味,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我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

“多出来个小未婚夫怎么了?”

“行,当然行,那人我就收下了,晚上记得过来接你家的小朋友。”

杰西见好就收,叁言两语就要打发宋袭离开,她带来的这个小孩子外形条件实在是好,老天赏饭吃,只要稍微有点灵气……

他觉得,他已经看见了自己带出影帝的光辉未来。

宋袭告别了程伏生小朋友跟杰西,一路赶到公司,等到她进了自己自带休息室的私人办公室,摘下墨镜照了照镜子,黑眼圈重的几乎没法看。

想到昨晚放纵,宋袭几乎要撬开自己脑袋想想自己在干什么,明知道今天有工作还折腾到凌晨才睡。

想起昨晚情到浓时,程伏生伏在她耳边一遍遍姐姐姐姐的叫。

宋袭有些心猿意马。

但很快她又把自己拉回工作状态,在眼下细细上了粉,虽然不能完全遮盖住黑眼圈,但至少看起来不那么明显。

“姐姐,你在吗?”

然而就在她刚打开文件的瞬间,楚南之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宋袭眉头拧起,楚南之虽然还是大学生,但是现在也已经做到公司的高管,她就算不想见他,也得考虑到对方是否有工作上的事情。

“在,进来。”

当宋袭毫无感情,极其公式化的声音响起时,楚南之松了口气,然而当他推开门,看见宋袭脖颈上就算扑了粉都难以完全遮盖住的暧昧吻痕。

楚南之几乎想要落荒而逃。

“楚总,有事就说,我还有工作要忙。”

宋袭懒散的从文件里抽离视线,察觉到楚南之的情绪,她翘起唇角:“今天状态不是很好,楚总不要见怪。”

这几乎是明晃晃的在楚南之心头扎刀,宋袭这种放浪不羁的态度一直以来被不少公司高层诟病,但她吃定了楚南之不会对此有什么意见。

因为她完全可以确定,楚南之,不爱她,此刻做出来的心痛都是在为他曾经在她身上付出却没有得到回报的沉没成本而产生。

这就是商人的计算法则,无情冷酷,但精准无比。

楚南之对她这种吃准他不会因此对她产生意见的态度毫无办法,只能尽可能平整呼吸:“韬玉的杨总送来请柬,邀请我们去参加韬玉的新品发布会。”

“他们又出新衣服了?”

宋袭拿过那张用竹子编制的请柬,扫了一眼。

韬玉是这几年兴起的国风服装,说起来跟宋家的生意也有往来,华服跟珠宝,从来都是绝佳拍档。

只不过人家玩的是高雅,连请柬用的都是非遗竹编大师做的封面。

宋袭目光落在自己桌面上那个用竹子编织出的万里长城,指尖敲击着桌面。

“嗯,可以,帮我问问那边的人,请柬还有没有?”

楚南之观察着宋袭的脸色,得到的结果不过是让自己更为难过的结论:宋袭昨晚跟程伏生做了不止一次,哪怕是在第二天有工作的情况下。

工作狂宋袭跟程伏生亲近到这种地步,宋袭现在开口要请柬,是什么意思,就不言而喻了。

“可以,但是姐姐如果要带程先生去的话,我觉得不太合适。”

面对已经重新投入到工作里的宋袭,楚南之开了口:“他还没有在大众面前露脸,而且杨家下的请柬。”

“是希望我跟姐姐联袂出席。”

他说的很是明白,因为在外人的眼里,宋袭迟早会是他的妻子,所以但凡有邀请宋袭的,就绝对不会忘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