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修罗场?老情人争锋相对。(1 / 2)

“换上,带你去吃饭。”

宋袭向来很有时间观念,跟杰西约定好的时间一到,她就开着车过来接程伏生,刚洗过澡的小孩猝不及防被塞进车里,愣愣的看着手里包装精美的衣服。

“看什么,就在这里换。”

宋袭穿着一身黑色抹胸晚礼服,脖颈跟肩膀上的吻痕仍旧有着痕迹,程伏生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这时候你知道脸红了?”

看着青涩稚嫩的小朋友羞的说不出话,完全没有床上那股又凶又野的劲头,宋袭心情出乎意料的好,甚至嘉奖似的揉了揉程伏生的头。

像是把他当成真正的小孩子来看待一样,程伏生又气又羞,想要张嘴说什么,又想到自己现在完全是被宋袭包养的身份,只能选择沉默,乖乖转过头去更换衣服。

宋袭跟程伏生抵达的时候,酒会气氛正热,完全成了衣香鬓影、纸醉金迷的地方,程伏生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局促到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把手给我挽着,其他的时候听我的就行,我们不跳舞,所以以后再教你华尔兹。”

在这种时候,宋袭的声音成了程伏生的支柱,当两人肢体接触,程伏生似乎从宋袭温热的身体上汲取到无穷的力量。

整个人陡然变得自信起来。

“小杨总,好久不见啊。”

宋袭领着程伏生进场,直奔主题而去,她手里拿着侍应生拿来的香槟,巧笑倩兮的向酒会的主人问好。

琥珀色的酒液在灯光下摇晃出迷离的色彩,倒映着宋袭的面容,让她看起来越发动人。

戴着金丝无框眼镜的男人完全是中式的美人,俊秀而端庄沉稳,如果换一个时代,在民国他就是所谓的乱世君子,再往前,说他是世代簪缨、钟鸣鼎食养出来士族郎君,也不为过,似乎跟在场所有略显轻浮的年轻男性比起来都要让人安心。

但程伏生不在此列,他的脸足以让所有年龄段的男人自惭形秽。

沉静深邃的目光透过镜片落在宋袭脸上,转而很轻易的注意到宋肌肤上过分暧昧的痕迹,视线有瞬间阴沉,很快又回复如玉似的温润。

“小袭,好久不见。”

杨舟山笑着跟宋袭碰杯,水晶酒杯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两个人带着笑,饮尽此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