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给不告而别的坏女孩一点惩罚(1 / 2)

季星晚已经记不清这周一内第几次被他们给惹毛了,第五次……也许是第八次?

他们把这归咎为男孩少年时顽劣的天性,比如在把几只胖乎乎的绿毛虫当成礼物送给她,在她享受甜点时丢一个粪蛋,又或者像今天这样,一不小心把她的长发炸成了鸡窝头。

季星晚顶着她凌乱的头发,一路从陋居的花园走到自己的家门口,她愤愤地踢了两脚立在门口的枯树桩,回头瞪了一眼那两个害她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

“别瞪我,我们不是又故意的,”弗雷德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嘴里咕哝道,“而且,你这样还挺可爱的。”

“那你需不需我帮你也改造一下?”季星晚面无表情地举起手,指缝中迸出几朵红色的火焰。

弗雷德盯着她的手掌,谨慎地向后退了一步,“不用了,我觉得我现在的样子就很好……”

乔治瞪了弗雷德一眼,示意他赶快闭嘴。他和弗雷德是双胞胎兄弟,跟他的哥哥比起来,他要稍微温柔细心一点,也知道该怎样哄女孩子。

“别担心,晚晚,”乔治用一种松快的语气说道,“我们肯定能帮你把头发给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谢谢,不用了,”季星晚摇了摇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因为一些原因,她最近有些焦躁。她不想把这种情绪带给身边的人,所以,她想先处理好自己的问题再陪他们一起胡闹。

弗雷德撅了噘嘴,看上去有些不大情愿,“嗯……好吧,那你要静多久,一个下午够吗?”

“我不知道,”季星晚如实说,“可能要一到两个月吧。”

弗雷德和乔治没把她的话当着——尽管她的语气陈恳的不能再诚恳了,他们笑嘻嘻地问她晚上要不要去陋居吃饭,还邀请她明天一起去树林里打魁地奇。

季星晚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有些无奈,又有些烦躁。

从她穿越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年,整整五年的时间,她到现在为止也只是刚刚摸到了修炼的门槛。

穿越之前,她是一个修士——五岁修炼,十五岁筑基,也勉强算是个修炼天才。

可她现在已经九岁了,却才刚刚练气一层。

她实在接受不了这种落差。

季星晚只要一想到过去的事就头疼,她筑基后的第一次历练就倒了大霉——她孤身一人进了秘境,收获虽然很大,可当她准备离开的时候,踩到了一块儿黑乎乎的圆石头。接着就两眼一黑,穿越到了这里。

更糟糕的是,她的修为随着年龄退化到了她四岁时的水平。

四岁……那个时候,她还只是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

万幸的是,她的宝贝和功法都放在储物戒里,她可以重新开始修炼。然而,这个时空的灵气实在是太稀薄了,跟她上一世的凡人世界没什么两样。

灵力在这里被称为魔力,这种能量只存在于巫师的体内,随着年龄缓慢增长。

靠着那一点点天地灵气,季星晚废了好大力气终于成功引气入体。但照这样的修炼速度,估计她六十岁的时候才能筑基……

其实,除了修炼以外,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提升修为,比如,她可以找个巫师一起双修或者服用丹药。

季星晚这次就打算闭关一段时间,用丹药来提升修为。尽管这种方法会在她体内留下丹毒,但为了尽快提升实力,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因为……她很担心弗雷德和乔治。

她读过《哈利·波特》,也很喜欢弗雷德和乔治。既然她来到这个时空,这里的所有人对她来说就不再是纸片人了。

这两个捣蛋鬼热衷于对她施展恶作剧,把她惹生气,再哄好,是他们永远都玩不腻的游戏。

也许等他们去了霍格沃茨,就会变得成熟一些吧。

季星晚心里忽然有些难过,他们交到了新朋友,还会记得她吗?

她轻叹了一口气,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排出大脑,她回到了自己的房子,掀开卧室下面的木质地板,走进了地下室。

她住的地方是一个随身小屋,里面各种家具一应俱全,只不过是中式风格。初到这个时空,随身小屋帮了她的大忙,让她避免了露宿街头的悲剧。她就地安了家,后来才发现陋居离这里不远。

只有她知道这间地下室的存在,在这里修炼比较保险。

修炼时不能被干扰,也不能被打断,万一弗雷德和乔治偷偷溜进她的屋子,她一不小心走火入魔,那就惨了。

她盘腿坐在地下室的石床上,取出了存放在储物戒里的丹药。她得抓紧时间,最好能在两个月内完成修炼,那样还能赶在弗雷德和乔治开学之前陪他们玩上几天。

……

季星晚睁开眼,轻轻吐出一口浊气。

现在,她的修为达到了练气后期了。适用于练气期的丹药已经被她消耗一空,她的体内也积累了一些丹毒。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发现她全身上下都包裹着一层厚厚的泥垢,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臭气。

这些都是她体内的杂质。

她念了一个净尘咒,祛除了身上的污秽,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理原因,还是觉得自己闻起来臭臭的。

储物戒里有引水珠和浴桶,她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伸了个懒腰,打算先睡上一觉。

身上那件脏衣服估计洗都洗不干净,她干脆一把火烧了,光着身子爬上了床。

两个月没见,不知道弗雷德和乔治想她了没有。季星晚目光暗了暗,眼睛慢慢地垂了下来。

应该没有吧,他们现在应该欢天喜地的准备去霍格沃茨,哪里还会记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