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给不告而别的坏女孩一点惩罚(2 / 2)

她苦笑一声,盖好被子,沉沉地睡了过去。

小屋外,两个红发少年结伴而来。

弗雷德轻轻叹了口气,望着眼前的木屋,忽然有些胆怯。他不知道自己曾经多少次来到这里,满怀期待地推开那扇木门,却找不到那个熟悉的女孩。

“乔治,你说她回来了吗?”

“我不知道,”乔治难过地摇了摇头,“两年了,也许,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不可能!”弗雷德恼火地说道,“再过两个月她就会去霍格沃茨上学,就算在这里见不到她,在学校里也一定能见到。”

乔治没有说话,他跟着哥哥熟练地翻过小栅栏,来到了院子里。

弗雷德轻轻推开了房间,叹了口气。

“她没回来,”少年失落地垂下头,“是不是因为我们之前总是欺负她,她才——”

乔治打断了他,示意他不要说话,“嘘,弗雷德,你听!”

房间中隐隐能听到轻微的鼾声。

弗雷德和乔治交换了一个眼神,脚步极轻地走了进去。

卧室的床上,一个女孩睡得正香,她把被子捂的严实,只露出黑色的长发。

弗雷德急切走了过去,掀开被子,想要证实女孩的身份。

眼前的场景让两个少年同时愣住了。

女孩趴在床上,身上一丝不挂,乌黑的长发将光洁的裸背遮去一半,圆润的屁股像一颗可口的小白桃,双腿之间神秘的小丘若隐若现。

“是她吗?”乔治哑着嗓子问。

“我哪知道,我们又没见过她没穿衣服的样子。”弗雷德低声说道。

乔治深吸一口气,扶住女孩的肩膀,将她轻轻翻了个身。

女孩忽然伸手抱住他的胳膊,在睡梦中发出几声呓语:“弗雷德,别走……”

弗雷德用手指戳了戳乔治的胳膊,轻声说:“她在叫我的名字呢。”

“我听见了,”乔治的胳膊被季星晚抱在胸前,她身体的幽香直往她的鼻子里钻,“弗雷德,快把被子给她盖上。”

“乔治,”女孩吸了吸鼻子,“别难过……”

乔治的嘴角轻轻上扬,他冲哥哥眨了眨眼,“弗雷德,她也梦到我了。”

弗雷德轻哼一声,他脱掉鞋子,爬上了床。他没有给女孩盖上被子,而伸手在她的胸前轻轻抚摸着。

季星晚的乳肉还没有完全长起来,但是白嫩光滑,像两个可口的布丁。

少年的指腹有些粗糙,在他手掌的刺激下,两颗粉嫩小巧的乳头竖了起来。

“不要……别摸……”女孩口中发出了声含糊不清地呻吟。

“弗雷德,你……在干什么?”乔治难以置信地看着哥哥。

“给不告而别的坏女孩一点惩罚,”弗雷德用手指搓着两颗乳头,“你要是不来,那她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乔治听了,目光一暗,他什么都可以让给哥哥,除了他心爱的女孩。

“她也是我的。”

“现在是我们的。”

仍在梦中的季星晚丝毫不知,她已经归属了这两个少年。

她原本深陷于噩梦之中,可胸前忽然传来了一阵酥麻感,让她不由自主地挺起胸膛小声呻吟。

“唔……别捏……嗯~”

“舒服吗?”不知是谁在问。

“嗯……舒服……”季星晚的双腿慢慢分开,两腿间的神秘地带完全暴露在弗雷德和乔治面前。

乔治低下头,握住女孩右边的软胸,轻轻揉捏,修剪整齐的指甲刮过她的乳尖,引得她身体一阵颤栗。

他俯身下来趴在季星晚胸口,用湿软的舌头含住她的乳尖狠狠一吸,季星晚爽得闷哼一声,小穴开始微微湿润。

弗雷德觉得手中的小胸是说不出的好摸,他把玩够了以后,开始用唇齿在上面轻轻吻咬着。

顶端的乳头他自然不会放过,他用牙齿轻轻地刮弄叼磨,却一不小心弄疼了她。

季星晚一下子惊醒,两个红发少年吮吸着她的乳肉,其中一个还把手指探到了她的花穴,企图挑开那狭小的细缝。

她彻底傻眼了。

弗雷德和乔治……他们两个在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