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实在没空起标题了)(1 / 2)

************************简体*******************************

一身狼藉的楚芃被清理一番送回了房间。

那让人欲仙欲死的高潮还让她久久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浑身的酸痛更是让她连一根小指都无法抬起,索性就像只木偶一样随意任两个哥哥摆弄着。

半夜,待处理完繁琐的公事,楚隽进去看了一眼,楚芃睡觉依然极不老实,一条腿大喇喇地伸在被子外面,秀气的眉头微微拧着,好像梦中也有着什么让她恼怒的事情。楚隽叹了一声,给她重新掖好被子,悄悄退了出去。

“睡了?”

楚涵倚在门口的楼梯护栏上抽着烟。

“恩。”

虽然是双生子,楚涵和楚隽长得却一点儿也不像。楚涵长相随父,浓眉大眼,嘴唇刚毅,眉间有着浅浅的两道纹路。明明才二十九岁,平时行事做派却都带着上位者的一贯严肃稳重,从小在楚家天不怕地不怕俨然老子最大的楚芃和楚牧两人,每次只要被这位大哥瞪上一眼,就如老鼠见了猫,夹紧尾巴仓皇就逃。而楚隽更肖母,有着一种雌雄莫辨的美艳。薄薄的嘴唇抿起,狭长的眼睛一眯,像极了一只狐狸。可能是由于掌管着楚家上不得明面的生意,这俊美里,更含着一丝丝的阴冷之气,平时还好,但若是真发起怒来,就连楚秦夫妻俩,都得哄着他三分。

如果说非要找点儿俩人的相似之处,那大概就是两人都是一般的冷漠寡言,在对楚芃的事情上,更是心有灵犀般地手段恶劣。

一夜好眠。

楚芃一直睡到手机响起,迷迷糊糊地拿起一看,才发现今天是周五。周五,是统计学老头子的课。楚芃想起那个古板严苛堂堂课必点名的地中海,懊恼地拍拍脑袋,顾不得身体的酸软,挣扎着刷了一把牙就向楼下跑去。

餐厅里,楚涵和楚隽正衣冠整齐地边看报纸边吃早餐。

“起了?过来吃早餐”楚隽抬头看了一眼楚芃的满头翘发,出声道。

楚芃看了那崭新洁白的桌布一眼,脸上不自然地红了一下,顿了顿,闷闷道“不吃了,要迟到了。”

他们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多言,只道,“去吧。今晚早些回来。”

早些回来让你们折腾么?

楚芃默默腹诽,但却不敢说出来,只“恩”了一声便走了。

踏着铃声和地中海一起进入教室,楚芃终于放心地舒了口气。她可不想在期末被这老头子挂了。

趴在最后一排的角落,楚芃歪头枕着胳膊,两眼放空地盯着老头子在前面唾沫横飞。硬硬的椅子摩擦着,下身还有着微微的不适。

一定是肿了。

这两个禽兽!

手机屏幕亮起,是楚涵。

“中午过来跟我吃饭。”

命令式的语气,楚芃麻木地看了一眼,便将屏幕扣了起来。

把脸深深的埋进了臂弯里。

他们是她心头的一根刺。

只要想起来,便是尖锐的疼。可偏偏,他们又是如此无孔不入,容不得她想不起。

一开始不是没有过激烈的反抗,又踢又打,又喊又骂,末了又是哭又是求,求他们放过她,求他们不要再折磨她,可是呢?对啊,可是呢?他们圈着她,困着她,一边哄着她一边用更羞耻残忍的手段来对待她。

楚芃勾着嘴角飘忽地冷笑起来。

呵,这变了味的亲情啊!

午饭时间,楚芃站在学校门前的公交站牌等车。

热闹的大街上熙熙攘攘。有美丽的女孩子挺着美好的胸脯,抱着身旁男孩子的胳膊仰着脸说着什么,咯咯笑着,那娇美的面庞上,溢满了这个年纪独有的青春活力。

楚芃默默看着。

像是看着一年前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