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ji巴太大插入空姐紧穴大呼太痛(1 / 2)

汪任飞激动地将右手的食指与中指缓缓地往女人的肉穴里插去。手指头刚刚进去一点点深,一股强劲的力量便把它们直往里面吸。

“喔……吔……吔……吔……”

漂亮空姐如发情的母猫般大叫不止,赤条条的身躯狂乱地抖动扭摆着。汪任飞使劲旋转着手指,恣意地在女人的肉穴内抽送、抠挖。他还以嘲笑的口吻调情道:“美人儿,你的阴道里面已经春水泱泱啦……原来……你是这么好色哟……”

“哎……哦……任飞……咿……咿……不……不要说啦……”

汪任飞一面加大手指捅戳的力道与速度,一面用舌尖继续舔吸着女人的阴蒂。“美人儿,感觉如何呀?舒服吗?”

“还舒服呢?唷……唷……里面又热又痒……嗯……痒死我啦……痒死我啦……”

“是吗?那……那要不要我把手指插得再深一点儿?那样……或许你会舒服点儿……”

“不……不……噢……我……我不要你的手指……啊……呵……我要你的那根东西……”

“‘那根东西’是什么呀?”

汪任飞心知肚明,却故意问道,“美人,快说清楚点儿,你究竟想要我的什么东西?”

“我……我要……呵……我要你的大鸡巴……呵……你的大大鸡巴……”

漂亮空姐羞涩地回答,并坐了起来想要伸手触摸男人的阳具。

汪任飞一把抓住她的手,身体故意往后退却,满脸堆笑,无耻地说:“你要我的大鸡巴,可以,可以……不过嘛……你得先手淫给我看看……”

“哦,不嘛,不嘛……”

“那你是不想要这根硬梆梆的东西啰?如果你不手淫给看,我是不会把它给你的……”

汪任飞当着女人的面,上下抚弄着自己的生殖器,“美人,你看看,我的大鸡巴多粗呀!多长呀!多大呀……”

漂亮空姐望着男人的巨屌,心里迷乱极了,阴道里骚痒无比。她颤声问道:“任飞……只要……只要我手淫给你看……你就会把大鸡巴给我吗?”

“是的,是的,我的美人儿……”

漂亮空姐妥协了,把右手放到自己的阴户上面,轻轻揉动着两片外阴唇,然后食指与中指慢慢地插入肉穴内抽送起来。“啊……嗯……喔……喔……唷……”

那种带有麻痹的快感使得她的呼吸更加急促,酥胸上的一对肉球疯狂地抖动,屁股、腰肢奋力地扭摆,她简直就像日本av影片中的女主角一样,极度的风骚浪荡。

汪任飞跪立在一旁,手抚着情人的大腿,欣赏着她自慰的绝妙景观。漂亮空姐不仅用两根手指捅戳自己的肉穴,而且不时地用大拇指压迫自己的阴蒂。泛着泡沫的淫液不断地流淌出来。汪任飞看得汗水直冒,口水直流,大鸡巴又胀又痛,并且猛吐透明的润滑液。他感觉自己仿佛就是一团浸满酒精的棉花棒,遇上火花便会立刻燃烧起来。

“哇噻,美人好淫荡呀!流了这么多水!只有好色、情欲高涨的女人才会这样!不过……我喜欢!”

“哦……呜……噢……任飞……我的阴道……里面又痒又热……呵……呵……”

漂亮空姐皱着眉头,媚眼如丝,娇喘吁吁,似乎痛苦不堪,“我……我……我受不了啦……求求你……帮帮我……快把大鸡巴插进来吧……求求你啦……”

“好!英雄救美,这是我最愿意做的事。美人儿,我来啦!我来啦……”

汪任飞来了个饿狗扑食,纵身压在漂亮空姐的玉体上,放手分开她的双腿,拨开她的外阴唇,把阴茎抵在她的阴道口,然后屁股慢慢地用力往下沉,龟头借助淫水的润滑,贴着肉壁钻了进去。她的阴道又紧又窄,好似处女的特点,看来平时的确很少与男子进行性交。此刻,汪任飞可以感觉到整个龟头被她的小穴紧紧地夹着,全身上下有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舒畅感。

“啊……啊……进来呀!快进来呀……喔……”

漂亮空姐嗲声嗲气地哀求着,真像一只嗷嗷待哺的小羊羔。汪任飞却按兵不动地拥抱着她,亲吻她的唇、她的颈脖、她的耳根,屁股也不抬一下,就让龟头享受那种被夹的酥麻感。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漂亮空姐终于按耐不住了,臀部连连向上挺动了几下。她实在是太需要男人的命根子来满足生理需要了。

汪任飞慢慢地抽动了几下,只见漂亮空姐紧闭着双眼,张开嘴巴,似乎在忍受极大的痛苦,又似乎在享受极大的乐趣。

男人这样一点一点地推进又一点一点地抽出,确实很费神又费劲。漂亮空姐不时紧握着双拳,不时又咬住男人肩头的肌肉。汪任飞不忍见她如此手足无措的样子,于是腰身一抬,紧接着屁股猛力一沉,只听得“噗哧”一声,二十二公分长的大大鸡巴已经钻进去了三分之二。

就在同时,漂亮空姐厉声惊呼道:“嗷……嗷……啊……疼死我啦!啊……呜……”

“没关系,美人,忍着点儿,待会儿就舒服了。”

“噢……喔……哇……妈呀……我不要啦……不要啦……疼死我啦……”

漂亮空姐汗流如雨,眼角噙着泪花,两手使劲推拒着男人。

汪任飞见她不肯让自己再往深处挺进,就用厚实的胸肌挤压她那发育过分成熟的乳房。“再忍一会儿……再忍一会儿……就快好啦……”

“哦……呀……不……不要……疼呀……哇……快……快拔出来……拔出来……我不想干啦……嗯……哎……哎……”

有些头晕的漂亮空姐实在支持不住了,伸手攥住外露的那截肉棒子往外拽了一两下,但没有成功。

此时此刻,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汪任飞岂肯就此放弃?他抱紧女人的屁股,再次提起丹田之气,胯部狠狠地一发力,阳具继续朝里面钻去,最终全根尽没于阴道内。

“喔……美人的阴道好紧哟……好温暖哟……”

汪任飞慢慢地、轻轻地摆动下体,进行试探性进攻。“疼呀……亲爱的……疼呀……以前做的时候……可……可没这么疼呀……”

汪任飞贴着女人的耳朵安慰道,“女人只有在痛过以后……才能真正体会到性爱的快乐……美好……幸福……美人,让我来满足你吧……”

“哎哟……哎哟……亲爱的……你的大鸡巴……呜……太大啦!太大啦……呜……咿……会干死人的……啊……噢……嗷……”

她那简短而急促的呼吸声,那清脆而高吭的叫唤声,使男人的兴奋和欲望达到了更高潮。汪任飞不管她是否受得了,只是闷着头一昧地纵容自己的阴茎磨擦抽挤她的肉穴。起初,他的动作还较为细腻,阴茎慢慢地插进去又慢慢地抽出来,大龟头不时挑逗着阴蒂与阴唇。

过了不到一分钟,漂亮空姐停止了痛苦的哀号,取而代之的是欣喜的浪鸣:“嗯……嗯……好爽哟……哦……呵……任飞……你的大鸡巴太棒啦……哇……好胀哟……好充实哟……哇……喔……喔……”

“是吗?是吗?”

她的言语如一阵阵劲爆的战鼓声,响彻于春意盎然的厕所里,回荡在汪任飞热血沸腾的心房间。斗志高昂的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加重了捅戳的力度,一次比一次凶狠,一次比一次深入,惟恐心上人不满意、不尽兴。

“啊……啊……噢……噢……轻点好吗?喔……呵……对……就这样……就这样……呜……”

汪任飞稍稍放慢了胯下的速度,嬉皮笑脸地问候道:“美人,现在好多了吧?”

“哦……喔……咿……呀……吔……”

漂亮空姐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抖动着细腰,伸手触摸着男人的胸部。汪任飞认为她的举动是一种性欲暗示,赶紧发出回应,捂住她的那对大乳房抓揉起来,同时使劲地前后收挺着小腹,想方设法去冲击她的子宫口。

果不其然,男人的上下夹攻战术进一步挑起了漂亮空姐的激情与骚性,她深深地陶醉于性爱之中,尽量想方设法与男人配合。当肉棒子下冲的时候,她就把阴户挺上来,恭迎龟头;当肉棒子外撤的时候,她就调控阴户的肉壁,用力挟龟头。

男人快起来的时候,她跟着加速;男人慢下来的时候,她亦缓和下来。“噢……唷……唷……好舒服哟……你……你干得我好舒服哟……啊……好久没有这么舒服啦……”

“唔……噢……嗷……呃……呃……”

汪任飞越发肏得来劲,十几分钟眨眼间就过去了。“哎……哎……哇……我的妈呀……”

漂亮空姐倏地挺起腰身,头往后仰,两臂圈住男人的腰,死命地叫唤,“呜……喔……哦……嗷……不行啦……不行啦……呵……受不了啦……任飞……我……我要丢啦……噢……噢……噢……我的灵魂都飞走啦……”

在性交生活中摸爬滚打了这么久,汪任飞经验丰富,一看她的架势就明白她要出精了,于是又疾又重地强攻她的阴道,每一下都顶到她的花心。

“嗷……哦……哇……嗯……哎哟……哎哟……哎哟……啊……啊……”

随着欲仙欲死的叫浪声一浪高过一浪,漂亮空姐混身颤抖,阴道内紧急收缩成一团,吮吸着大龟头,很快一阵阵热滚滚的阴精狂泻而出。

汪任飞逆流而上,又狠狠地捅了十几个来回。他的大鸡巴经过数百回合的激战后,在阴精的浇灌下居然没有外泄,功力着实深厚。

“呜……呜……呵……任飞……别……别……呵……让我休息一下……”

听到漂亮空姐的请求,汪任飞从她的阴道里拔出自己的生殖器,拾起她的双手,亲了亲手背,然后一根一根地吸吮着手指,一个不落。之后,他推揉着她的哺乳工具,不时低下头来亲吻、舔舐它们。

休息了片刻后,汪任飞问漂亮空姐:“美人,要不要继续乐一乐?”

“好!来,快把大鸡巴插进来!”

漂亮空姐已经恢复了体力,男人的话语勾起了她的性欲。

“遵命,我的美人儿。不过光用一种方式做爱,太没意思啦!我们玩点特别的吧。”

汪任飞在马桶上坐下来,阴茎朝腹部的方向倾斜着傲然竖立于空中,好像战场上的防空导弹一样。

“你这是……”

“恭请高贵、美丽的空姐上坐……”

“你的意思是……要……要我在上面……”

“对呀!哥哥让妹妹骑到身上来,怎么样?”

汪任飞特意抖了抖一柱擎天的肉棒子,其含义显而易见。

漂亮空姐伸手攥住那根生殖器,舔了舔嘴唇:“可是……可是人家不知道怎么做呀?”

“什么?你连这个都不会?”

“是呀。我老公只知道‘男上女下’,从来都没变过花样。”

“谢龙泉未免太缺乏情趣啦!来,我教你,很简单的……”

汪任飞朝漂亮空姐招了招手,又指了指自己的胯下。漂亮空姐听话小心翼翼地迈开双腿,踮着脚尖,慢慢地跪到男人的小腹上方。汪任飞挺了挺小腹,大龟头顶触着她的臀部。

漂亮空姐媚然一笑,向着男人的前胸倾下少许,与之亲嘴。汪任飞连忙抬手捧着她的两个巨乳抓捏起来,而胯下的阳具贴着她的屁股沟滑下来,轻扣着那水汪汪、湿淋淋的阴户。

“哦……哦……吔……吔……”

漂亮空姐情不自禁地上下扭动着柳腰和肥臀,男人粗壮的大鸡巴徒然在她烫热的肉缝间擦着、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