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三章(1 / 2)

忠犬黑化中 虫小扁 2088 字 7个月前

3

怎么,撸袖子干一架?

程晓星表示很淡定,她情商才不会低到自个冲上去领这个头衔,人家又没指名道姓,谁认谁傻。

事实上,和一个傻瓜争执谁更聪明,是不会有任何好结果的。

回想起过去这半个月,方晴晴真是逮着任何机会,用眼神以各种斜角放射杀气,并不时伴有哼、切、啧等语助音,要不然就是用不怎么大的、却刚好能让你听到、还勉强能解释成自语的声音,发出像今天这般的挑衅。

幼稚。

瞧我这暴脾气,如今收敛得多好啊!程晓星偷偷表扬了下自己,这要换成十七中,她直接就冲方晴晴那长着厚厚刘海的大脑门敲下去了,不能光长脑门不长智商对吧。

不就是你那位优秀出色、痴情体贴的绝世好男友刚好也是立雅出来的,并曾经高调张扬地追求过她吗?

拜托,那也得她稀罕啊!这都陈了几年的旧事了?真心看不上!

再说这姑娘也不知道到底哪疙瘩蹦出来的,左一口梁可茵学姐,右一口梁可茵学姐,还理直气壮地冲她嚷嚷着你那些龌蹉事我都知道。

知道个屁!她程晓星身正不怕影子斜,谁来她都敢当面对质。

而且不好意思,她那届学校里师弟妹中有点知名度曝光率的她都认得,还真不认识方晴晴这根葱。

想当初多少可爱的师弟妹人乖嘴甜地“晓星姐晓星姐”的叫唤啊……

小心姐!听得懂不?

不是穿着一身名牌就是高人一等的好吗,她以前家里没破产的时候,在市中心也有两套一线江景的大面积商品房,出门也是四个轮子代步的好吧!

程晓星因这小插曲而产生的内心的百转千回,电话那端的于雪杨同学自然全然不晓,又听他笑笑道:“老同学了,赏脸聚个旧?”

程晓星收回心思,完全无视掉方晴晴这个物体,应付到:“有啥聚的,你看起来也不像这么肤浅的人啊,吃啊喝的多腐败。”

“没有商讨余地?”

“没有。”

“那好,我们再谈回公事。”

“……”-_-|||

“系里招新工作过两天开始,你明天下午来三号教学楼六楼605教室来开个短会,熟悉下招新流程。”

“招新?我不就是新吗?新鲜出炉,童叟无欺。”

“先明确一下,程晓星同学,从你三分钟前答应我的邀请开始,已经不是了。”

程晓星:“……”

“会议结束后,会有工作餐,不得缺席。”

“不会参加工作餐的刚好只有我和你吧?”

“我只能说,不排除这个可能性。”

程晓星心里竖起个中指,突然有点明白当初为何自己总是连名带姓一起叫他了,“于雪杨,工作餐不得缺席,那短会可以缺席吗?”

他笑:“你觉得呢?”

“你把私事再说一遍。”

“一块吃个饭吧,程晓星。”他从善如流。

“可以。”

“那么我的答案也是,可以。”

……可以把我写的情书都还给我吗?

那时她受了梁可茵的刺激,一时冲动,当天下午就捧着那个装满情书的盒子,特地带回教室显摆了一圈,然后在上课时间挑衅地冲梁可茵说“有本事跟着来”之后,就大大咧咧的走出去,一脚踢开了隔壁班教室的大门,当着于雪杨全班同学及任课老师的面儿,把盒子里所有花花绿绿的心形情书都倒在了他的桌子上!

还吼了一句:“没全部看完你就死定了!”

是的,她非常霸气的这么做了……

然后她冲着讲台上目瞪口呆的老师九十度鞠躬:“对不起打搅了!”

再向目瞪口呆的同学们九十度鞠躬:“对不起你们请继续!”

这才气势汹汹地……

逃了……

对,重播的就是这个……这其实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不会真的全部看完了吧……程晓星有些头痛,千万不要啊,怎么肉麻怎么来的呀!

程晓星扶额,把不好的画面全挤到角落,妥协地开口:“说吧,时间,地址。”

“补充说明一下,你现在要叫我,师兄。”

程晓星:(#‵′)凸

**

程晓星一度很穷,穷到高中三年手机都没用上,当然也跟她某些微妙的逃避心理有关。

如今她的手机是妙妙姐淘汰的,妙妙姐是她忘年交,两人一见如故,对她多有关照。因为深知她的抠门和纠结的个性,那时妙姐直接抽走她的钱包拿了五百块,然后塞给她这台手机,酷酷甩下一句:“不许嫌旧。”

程晓星一度觉得自己是不幸的,但同时她又是幸运的,还是有很多人疼她。哪怕最终的结果是失去,她至少会在拥有时好好珍惜。

所以这么珍贵的手机,她真心不怎么想把手机号码给出去,电话费要钱、发短信也要钱!

┭┮﹏┭┮

这话在她第二天出门前顺口抱怨了一句,毕竟和于雪杨交换了手机号,待会可能要主动联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