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七章、第八章(1 / 2)

忠犬黑化中 虫小扁 3271 字 7个月前

7

程晓星面容倏地变冷,也不说话,抬头冷冷地盯着方晴晴,这让方晴晴气势汹汹的动作徒然一滞,她深吸口气,“还不够是不是……”正打算再掏一次,程晓星勾勾嘴角,拂了拂牛仔裤,慢条斯理地站起来,轻轻往方晴晴逼近了一步。

方晴晴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又觉得这样有点认怂,强迫自己挺了挺胸:“你、你想干什么!”

想抽你呀。程晓星面无表情地想,但她是乖学生呀,要拿奖学金,得留个好印象,嗯,她忍。

这就是对生活的妥协啊。

她不做声又逼近了两步,方晴晴猝不及防后退时略显踉跄。

程晓星目光凉凉地斜了方晴晴一眼,与她擦身而过,而后走到她的书桌旁,侧身半蹲,将那箱牛奶拿了出来,再从她桌面卸妆用的湿纸巾里抽出来几张,慢慢地擦拭起上面的污垢和灰来。

顾言和吴静因这突如其来的场景乖乖噤声,宿舍里弥漫着一股低气压。

只见程晓星擦拭干净后,拎着那箱牛奶又走了回来,冷脸睨着方晴晴道:“麻烦让让。”

方晴晴反复吸了几口气,在程晓星的眼神压力下终是迈开了腿,程晓星便随手将那箱牛奶往桌子上一甩,就手抽起放在笔筒里的剪刀,“啪”一声插入封箱胶内,划拉一下利落地开了箱。

方晴晴眼角抽了抽,又退后了一步。

程晓星也没理,放下剪刀,一手抽出一盒牛奶,朝着顾言和吴静的方向喊了声:“来,接着!”就顺手抛了出去,然后自己也抽出一盒,拆了吸管,插入牛奶盒,慢慢吸了口,坐下,空出来的手又顺手拾起刚刚搁下的剪刀随意把玩着,道:“做人呢,要懂得尊重他人更要懂得自重,别作贱了自己还作贱了钱,这可是我目前最喜欢的东西。”

她倏地一剪刀狠狠插在几张钞票上,冷冷地道:“拿走。”

方晴晴被这动作吓得一抖,突然咬着下唇,“呜呜呜”地就哭了出来,然后越哭越大声,哭得毫无形象,眼泪与鼻涕齐飞……

程晓星:“……”

哭点在哪里……

而且该哭的是我好吧姑娘,程晓星心里翻了个大白眼,我也多想要有拿钞票甩人的气势啊,可惜我木有钞票啊!

但不可否认程晓星也不想这件事太下不了台,而且她没想到方晴晴这么……呃、外强中干……-_-#

当她怕了你,行吧,程晓星摸摸鼻子自讨没趣地又把剪刀拿开,把有些散乱的钱整理在一起,一把塞入她钱包里,“赶紧拿走拿走,哎呀——”她试图让气氛稍微轻松一点,“上面戳了一个洞你不介意吧。”

“呜哇!呜呜……哇……”

瞧哭得这架势,程晓星生怕这丫头下一个举措是哭着回家找妈妈,但还好她仅“伤心欲绝”地转身爬上了床,趴在床上继续呜呜呜。

顾言悄悄凑近程晓星的身边,她表情十分微妙,因为这丫头坏在嘴皮子没上拉链,有一次背后议论方晴晴,说了几句看起来不好相处啊之类的话被当事人听到了,人家毫不留情的甩了一句丑人多作怪过来,两人吵了几句,也结着小梁子。

所以她特八卦地用气音在她耳边问到,“怎么啦?”

程晓星斟酌了下,觉得也没什么必要隐瞒,毕竟送水小师哥会再度出现?“唔……”她扬了扬手中的牛奶,“东西说是都是送给我的。”

“哇塞!”顾言捂嘴大叫了一声。

方晴晴哭声一顿。

“全部?”顾言自以为小声地追问了一句。

“唔,应该吧。”

“哇塞!”顾言结合了耀武扬威什么的实际情况,这下嗓门全放开了。

方晴晴哭得更凶了。

后来程晓星也懒得再理,反正这份上说什么做什么都显得假惺惺,结果她在阳台卫生间忙活了一圈出来,方晴晴人已经安静下来了,但此时这姑娘的一个举措彻底惹恼了程晓星——她当着程晓星面儿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什么电话,并喊了一个名字——“可茵师姐”。

可你妹。

“……我、”抽泣抽泣,“我被她欺负了……呜、还有,我今天看到于师兄了……和、和她在一起……”

如果说之前还不确定,听了这番话程晓星百分之一百确定“可茵师姐”就是梁可茵。至于那个“被她欺负了”“和她在一起”的她,肯定特指自己。

真是阴魂不散。

程晓星抱胸斜靠在阳台门边望着方晴晴的举措,挑眉,这明显是做给她看的,这算什么,震慑?难不成她以为梁可茵可以压制自己?

这真是嫌日子太无聊没事找事啊,但再一想程晓星笑了,伤害之所以可以造成,是因为在乎。

我在乎你,你才可以伤害我。

但如果不在乎……程晓星慢悠悠踱步上前,突然冲着拿着手机诉苦一脸警惕的方晴晴一字一顿大声说到:“梁可茵!别来无恙啊,还记得当年被你厚颜无耻祸害过的程晓星吗!哈哈哈……”像是突然恶作剧成功,也没管对方听没听到,程晓星畅怀的笑了。

然后她朝方晴晴抛了个媚眼,两手轻轻一合,做了个标准新疆舞的姿势,绕头一圈,脖子左一晃右一晃,笑。

咳咳咳,略显僵硬了啊……

但是,看到方晴晴一副被雷劈过的表情,程晓星就放心、舒心以及开心了。

-----

******我是卖萌分界线****

-----

程晓星那天晚上梦到自己回到高中课堂上,有个小胖子站在台上自我介绍,后来一脸呆萌地冲着她笑,不一会又好多人围在他们的身边,她站在中间吆喝着卖牛奶,画面的最后她手里抓着一大把人民币,心里美滋滋的,然后小胖子说了句都给你,她就乐醒了……

呃……次日起来她迷迷糊糊的望了望宿舍,心想方晴晴甩出来的人民币到底是给她造成了多大的冲击呀……

然后,送东西的到底是不是许嘉翊那个矮萌小胖子……

她今天必须搞清楚!

程晓星向来是行动派,问顾言拿了送水小师哥的联系方式,一个电话就打了过去:“师兄你好,我是程晓星。”

“哦哦,你好你好,要叫水吗?”

程晓星:“……”她轻咳一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唉呀,具体我也没问过他的名字,不过他在3号宿舍楼405宿舍,你真要找他的话,这个我敢打包票,说找他们宿舍最帅的就绝对没有错了。”

“……”保不齐有谁自我感觉良好呀。

……

程晓星道了谢挂了电话,就已知的讯息吃过早饭就直奔3号宿舍搂,因为是礼拜天,时间又比较早,整个男生宿舍楼处于相对安静的状态,进出也没几个人,大多是搞完晨练啊,吃完早餐回来的。

程晓星一边琢磨着办法一边回忆那个带着自带牛奶香味的男生,那个高一期末考第二天把她忽悠到正华广场,结果不但放她鸽子,还干脆利落毫无交代地转学去了外省、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大混蛋!

许嘉翊。

唔,送一箱牛奶这种事确实像他干出来的。

程晓星想起那天她傻乎乎的从上午等到快中午,越等越着急,越等越担心害怕。因为那时她没有手机,也固执的认为他绝不是这般没交代的人,可她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家里有什么人,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出什么意外了,还是临时有事没来,亦或者她听错了地址,找错了地方……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却又不敢贸然报案,就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在附近乱转了好久找人。

好在她脑子没彻底死机,想起当时刚考完期末考,学校老师应该还留在学校里批改卷子,所以当她跑回学校,并真的在学校找到已拿着包打算下班的班主任时,委屈害怕,还有一咪咪庆幸的情绪一下子全涌上心头,当场形象全无的嚎啕大哭。

班主任也没见她这样子,也慌了神,好容易问清缘由后,赶紧找到许嘉翊留下的联系人电话,联系上了他妈,结果许嘉翊平安无事地就在电话那头……

就在电话那头!!

所以当班主任问她要不要跟许嘉翊讲两句的时候,她恨恨地抹干了眼泪说了什么来着……

“你去死吧!”她说。

8

现在回想起来,比起生气,程晓星更多的是怀念。

其实事后冷静下来后,她无论怎么想,都觉得她所认识的许嘉翊,绝不可能是个大忽悠,过往相处中表现出来的羞涩腼腆的性子,绝对装不出来,那天没来肯定是有什么原因吧。

程晓星还记得高一那会第一次见他时刚军训完,这娃儿不知从哪疙瘩冒出来,背着个双肩书包,顶着白白嫩嫩、粉里透红的皮肤当着一群黑不溜秋的同学面儿,无比招惹仇恨的出现在了讲台上。

他长着张婴儿肥的脸,还留着头柔顺的傻得可爱的齐刘海,但刘海下的眼睛特别黑亮,熠熠生辉,搭配着长长的睫毛和意外挺拔的鼻子,连同轮廓清晰漂亮的薄嘴唇一块刷新了程晓星对颜值的认知。

完全就是微胖界的男神,男神界的萌神。

整一个大写的、行走的“萌”字!(~ ̄▽ ̄)~

之后相处的日子里,程晓星越发的喜欢这个弟弟,是的,弟弟。同一个班级但身份证年龄比她小了两岁多什么的实在太可恶了。

这家伙特别喜欢喝牛奶,印象中每天有个固定画面就是他叼着吸管吸吸吸,两颊的肉肉也跟着一鼓一鼓一鼓,身体上都隐隐带着股奶味儿。最可爱的是他一滴都不会浪费,牛奶盒最后也会拆成完美的方块状,“这、这个要回收的。”他总这么说。

因此,程晓星几度怀疑这家伙每天背来学校的双肩包的最大作用就是装牛奶,最开始一天三盒,后来四盒,因为有一盒指不定在什么时机哪个瞬间就出现在她桌面上了。

“喝了、长身体……”他说。

程晓星无比感慨地望着他的身高,顶着娃娃脸站得笔直的也大概矮了她半个头左右,突然就有点明白为何他对牛奶这么执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