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十七章(1 / 2)

忠犬黑化中 虫小扁 2014 字 7个月前

17

为什么要逃跑?

………………你问她她问谁去!

程晓星脑子还是空白状态嗡嗡作响,于雪杨有可能对她有意思她其实是设想过的,只不过她又觉得这是所有女孩,在面对自己曾经暗恋过的男孩时,都会作出的美好的假设及想象。

而且对方不挑明她也总不能揪着他衣襟说“虽然我以前暗恋过你但是你现在千万别自恋别以为我还喜欢你所以一定一定不要对我动心思哇”这种话对吧。

真说了才会被当成自恋狂抓起来花样吊打的对吧。

但……许嘉翊?

她想起那个曾经肉乎乎的家伙,太阳穴隐隐作痛,那个年纪比她小了两岁的家伙,算起来都有两年多没见了吧,突然说追求什么的很吓人啊。而他们认识那会……说了,她戴着眼镜蓬头垢面的存在感很低,而且性格也有些尖锐自我保护意识强烈什么的,并不算什么好相处的人……再说那会她心无旁骛一心学业,并没有乱发射什么爱的子弹吧,她有些想不通,怎么突然就喜欢上了?他到底喜欢上她什么了?

是啊,爱情本来就是想不通的。

程晓星突然想起了她那个支离破碎的家,哦,已经不能称之为家了吧。

她的爸爸,虽说性格沉默寡言,但长相还是杠杠的,搁十几年前随随便便也是块诱人犯罪的小鲜肉,再不济也能随随便便来个淘宝卖家秀。她们家最有钱那会,也没说到外面去包养个小蜜什么的,只是忙起来两人缺少交流沟通。然而讽刺的是,她妈爱上了另外一个男人,至死不渝海枯石烂什么的,最后被他骗光了钱,咽不下一口气还伤了人沦落个锒铛入狱的下场。

程晓星想起宣判前几天她妈哭着让她爸原谅的场景,突然有些心酸。

这怪得了谁?

后来她爸颓靡了好一阵,程晓星很害怕那个时候的他,深沉、寡言、抑郁,却居然愣声不吭的把房子卖了帮她妈把债还了,然后大概又觉得自己做错了罢,开始阴阳怪气地迁怒与她。

是迁怒吧。冷暴力加偶尔的言语攻击……程晓星有些想不通,想不通为什么最后连她也被置身在伤害的漩涡之中……

程晓星以前想到这些眼眶还会湿润,可你看,连这种难受的滋味都是可以习惯的,她要是不振作沉浸在自怜自艾的情绪中,早就一蹶不振了。

程晓星突然想起来那个开锁师傅,想到他心又突然暖了一点。

那会她还她犹如只惊弓之鸟,惶恐地面对这个世界,觉得这个世界一片黑暗看不见未来,却因机缘巧合和他聊了聊天。

他说,有技术,天底下没有打不开的锁。

他说,警察都来请教过我几次开锁的问题。还透露着几分骄傲。

他还说,一把锁总要配几把钥匙,但没人会同时把这几把钥匙都带在身上,所以这把钥匙丢了,就用那把开,除非都锁家里或者都丢了……那你就可以找我嘛,专业开锁,快速上门,打不开不收费,一点都不贵!

嘿嘿嘿,他最后咧开嘴笑着。

而她知道的是,开锁大叔一只腿在车祸中落下终身残疾,他唯一的儿子也在那场车祸中去世,老婆怪他骂他后来还跟人跑了,而后来有偷窃团伙在他走投无路时找过他,想利用他的开锁技术,出人意料的,大叔拒绝了。

程晓星问他为什么,他说,老天是公平的嘛,它给我磨难,再给我个提醒,说你这个腿脚不方便啊,逃跑起来跑不快的会被抓的,所以不能干亏心事。

那……不想儿子,不怪妻子吗?

这句话程晓星终归没有问出口,她想,这大概就是小人物的大智慧。

程晓星是个聪明的孩子,她心里有把锁,钥匙丢了,她只能尝试用自己的开锁技术打开这个锁结。以前她的世界太小,迈前一步,何尝不是海阔天空?

事情的后来,她爸和一个霸道又泼辣蛮有钱但不怎么好看的女土豪结了婚,又在她的坚持下帮她办理好复读手续。

只是后妈不爱她,她也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人,反正就是你给我使点绊子,我给你找点不自在,你骂我,我唱歌,你打我,我躲我还报警这样的相处模式。

她爸就给了她基本的生活费,让她自己出去租间离学校近点的房子住。

程晓星求之不得,但生活费被克扣得很紧,女土豪后妈还瞪鼻子上眼,“十八岁就不养了。”

不养就不养!所以她说过……她很穷。

只是她还是有点看不惯她爸,说是娶了个老婆,实际算入赘了吧?她大概也知道她爸的想法,他是说,你看,我眼光大概就是这样的,我宁可娶一个这样的人,也不会原谅你。对她妈也是一种讽刺吧。

何必呢?

反正她那后妈也好不到哪去,也就大概见过她爸几次,就轻易爱上了?守着一份不知道是靠金钱还是感情维系的婚姻,幸福又在哪里?

两人迟早互相折磨。

程晓星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好,自力更生,自食其力。

爱情,只会让她对另一个人产生眷恋与依赖,而这种情绪往往会让一个女人变得更加敏感更加脆弱……她不需要。

或许若干年后她会找一个这样那样的伴侣,生一个这样那样调皮捣蛋或乖巧听话的孩子,但不是现在,现在的她还不足够强大,不足够无坚不摧。

想到这,她已是暗暗下了决定,说了,她从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

小情愫小荡漾什么的,一律拒绝!

**

程晓星一边想着处理办法一边回到了宿舍,方晴晴中午就收拾了东西估计回家了,但迎上顾言那张写满八卦的脸,心里翻了个白眼,劈头先搁下四个字:“无可奉告!”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顾言扁嘴。

“是。”程晓星答得毫无压力。

“你残忍无情你见异思迁!”

“思迁毛线!你先反省下你自己吧,你腰部累积的脂肪坐下时能夹死苍蝇了!死于窒息!”

顾言:o(一︿一+)o

“友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