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一章 天墉城来客(1 / 2)

阳春三月,本是冰雪消融,万物生长的时候。只是天墉城位于昆仑山高处,因此其周围依旧是一片白雪皑皑的景象。

天墉城弟子虽是修仙之人,但是大道未成,还不能做到无视天气这种地步,所以弟子们大部分都在道袍里面加了一两件保暖的衣服御寒。

“这鬼天气,都三月了还不见暖和一些。”守门弟子穿着一身天墉城弟子标准的道袍,脚冻得直发麻,他跺了跺脚,忍不住对着同伴抱怨了一句。

“你进门的晚,日子久了就习惯这天气了。”同伴安慰道,其实他也才进门不久。

守门弟子抬头看了看天空,说,“看这天色,没准过会儿又要下起雪来。”

“唉……”进天墉城不是什么享受的事情啊,他叹了一口气。

同伴瞧他那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正想开口说些什么,转眼一瞥,却见远处一个人影正沿着石阶缓缓向上。

他“咦”了一声,不禁疑惑,往常这个时间,一般是不会有人上天墉城的。

“有人来了。”同伴低声说了一句,随即站直了身体。

那守门弟子不经他提醒便已经看到了来人,精神顿时一振,端正了姿势,眼睛往着山下看去。

随着距离愈来愈近,那远行而来之人的面容便慢慢地显露在了两人的眼中。

那是一个穿着天墉城紫色道袍的少年,俊目修眉,面容看起来极为的清逸。尤其是那一双点漆似的双眸,泠泠然的,仿佛昆仑山顶上一抔纤尘不染的冰雪。只是他的面色极为苍白,薄薄的嘴唇毫无血色,全然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

“请问来者何人,到我天墉城所为何事?”守门弟子尽职尽责的问道。

“在下执剑长老二弟子谢七行。”他的语气颇为温和,与冷淡的外表形成了极为明显的反

差,守门弟子一挑眉毛,只听对方又道,“外出游历归来,还请二位开个门。”

嗯……执剑长老的二弟子?守门弟子抬眸多看了他几眼,见这人穿着的的确是天墉城内门弟子的道袍无误。只不过这少年身为执剑长老的弟子,怎么看起来有些……娇弱?

执剑长老的赫赫威名是他在未进天墉城之前就已经听说过的,“天下御剑第一人”这名号听起来确实牛气,他们天墉城的哪个弟子不仰慕执剑长老。他虽然是新入门弟子,还未见过执剑长老真容,但那好奇向往之心却是半点不缺的。

同伴比那新来的守门弟子显得沉稳得许多,听见少年的话虽然眼露惊讶之色,但却很恢复了常色。在镇静的掐了一个传音术进行通报后还不忘对谢七行客气道,“劳烦师兄稍等片刻。”

无须多等,对方便干净利落的打开了大门,侧身恭敬道,“谢师兄请——”

“劳烦。”谢七行说了一句后便踏了进门。

“这这、这人真是执剑长老的弟子?”守门弟子夸张的扬起眉毛,小声道,“执剑长老的徒弟怎么看起来如此的弱不禁风。”

“听说谢师兄体弱多病,这怕不是假话。”同伴说。

“体弱多病,那执剑长老为何收下他?”守门弟子觉得这情况十分费解。

“谢师兄虽然体弱,但那资质却是一等一的好,而且听人说师兄他是执剑长老在山下游历时收的弟子。”同伴幽幽道,“修行资质,再加上修道之人所看重的缘法,你说执剑长老不收他收谁?收你吗?”

“喂喂喂,你这话可就过分了——”

谢七行走得不快,并且他耳力极佳,那守门弟子两人的谈话皆数落入了他耳中。

谢七行微微一笑,紫胤真人收他为徒并非那他人所想的那么简单,谢七行的天资卓越不假,但重要的因为是他的父亲是紫胤旧时相识,而恰好紫胤曾欠了谢七行父亲一桩人情。

谢七行的父亲临行之时,便借着人情将谢七行托付给了紫胤。

然而这也仅仅是一块成为紫胤真人弟子的敲门砖,真正让紫胤真人收下谢七行的是他身上特殊的封印。

据学霸·天墉城·执剑长老研究,谢七行的身上封印着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其中一股为至阴至寒的阴煞之力,其中一股是连紫胤真人也难以说清的力量。这两股的力量互相牵制,形成一种极为特殊的平衡。

除却今天是朔月之日,阴气极盛之时,二者的平衡被打破,封印动摇之下,谢七行体内的力量便会发作。

而天墉城乃天下清气鼎盛集聚之地,恰好能压制他体内发作的力量。所以每近朔月,就算是出门在外,谢七行也都会赶回来。

不过他今天回来的时间,却比以前提早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