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二章 刷榜狂魔谢七行(1 / 2)

谢七行进门,先给掌门和长老们行了一礼。

其中有几位长老不常见他,看向他时,目光中难免多了几分打量之意。谢七行镇定自若,任他们端详。接着掌门涵素真人便向谢七行问了一些问题,也无非就是下山历练的体验,对于某些事情的所悟所感之类的。

众人见谢七行回答的无一不得体,便移开了视线,暗道紫胤的弟子果然有可取之处。

待见过几位身居高位的长辈后,紫胤真人就带着谢七行回了自己所居住的浮空岛。

“说吧,你为何提早回山?”紫胤真人眉头微蹙,只手负于身后。鹤发俊颜,衣袖飘飘,端得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

谢七行想到自己在无极大世界的师尊清源真人,不禁叹息,人跟人真是有对比才知道差距。你说同样是师尊,怎么一个像胡搅蛮缠的顽童,一个就是乘风归去不复返的帅青年?

#听说全天墉城的女弟子都爱紫胤真人#

谢七行一边不着边际的想着,一边将自己体内封印之力发作的原因给解释了个一清二楚。

前面说到,谢七行常年被系统提醒着自己的死亡日期,再加上体内封印跟那什么痛一样,每月准时到访一次,惹得他烦不胜烦。郁闷之下,谢七行便接了许多侠义榜上的任务,借此正大光明的发泄自己心中郁气。没想到,这一刷便有点儿上了瘾。而他那一连串的善举也导致其在侠义榜的经验值一路爬升,就连盘踞侠义榜前几名多年的逐风浪侠等人都险些被他爆菊-花。也因此被或惊恐不安又或者肃然起敬的诸位江湖八卦人士取名为“刷榜狂魔”。

女娲娘娘说,出来混的,都是要还的。

临近朔月之日,百里屠苏是属于可以用焚寂开挂,战斗力max+的类型。而谢七行则属于另一种,有点儿类似于女孩子每月一次的那种,挂着各种让人衰弱buff,娇滴滴的,光是抵御寒冰之力他都恨不得能盖上几十层棉被,战斗力“噌噌噌”的猛降。

谢七行一向有觉悟,从不在临近朔月的时候招惹是非。哪想这次的任务敌方竟有些特殊,竟然是个魔族,还是个实力不弱的魔族。

谢七行倒不是打不过对方,只是动手之时,对方身上的魔气肆虐,似乎引动了他体内封印的另一股力量,从而导致封印动摇。体内两种力量的平衡便被其被一下子打破。

临近朔月之日,阴气愈盛,谢七行体内的阴煞之力已经超过了另一种力量,因此导致他在解决那个魔族之后不得不提早回山。

“……”紫胤真人听着他的描述,闭了闭眼,复又睁开来,眸中一片沉思之色,“此事你不必再同他人提起。”

见谢七行点头应下,想了想,他又道:“清和真人信中道你修为已略有小成,不过修行之事,应端正本心,勤于修身,你万万不可躁进而为。”

清和真人乃是紫胤真人多年好友,道法高深,其中最为擅长封印结界之术,谢七行鲜少呆在天墉城,就都是呆在了他那里解决身上封印之事。当然,身为一个真·全能·天才,谢七行对于封印之术也颇为精通,只不过两个世界不同,连同封印的法术也略有不同,谢七行自然得学习学习,争取用最安全无痛的方式解开让自己痛苦了十几年的封印。

话说回清和真人,他曾在当年的乘黄一战中落下了病根,身体十分畏寒,而这毛病恰恰好与谢七行与封印之力发作的相似。

何况谢七行又不是真正的小孩子,不用清和真人费心照顾。再加上两人都是十分随性,各种本领知识都略有涉猎之人,因此性格爱好上十分合得来,再加上两人“同病相怜”,早已经成为了忘年之交,当然,这得背着紫胤真人。

“弟子知晓。”谢七行点头应道,随即笑眯眯地从身后拿出了一坛酒,“这是弟子从山下带回来的特产,特地为了孝敬您老人家。”

“当真胡闹!”紫胤真人皱眉呵斥。

“师尊莫要发怒。”谢七行被呵斥却仍旧面不改色,“这可是弟子辛辛苦苦从清和真人酒窖里拿来的好酒。”

“……”紫胤真人长眉微挑,看着谢七行不语。

“修行之人喝了可精进修为,寻常人喝了便可延年益寿,若是受伤之人喝了那就更好了,伤势便会痊愈的极快。”谢七行故作迟疑,“师尊莫不是不喜欢?也罢,下次徒弟再换其他东西孝敬您便是了。”

“东西徒弟是收不回来了,师尊随意处置吧。”谢七行长叹一声。

“……胡闹。”紫胤真人看着那坛酒,摇了摇头,眼里却布满了笑意。按他这二徒弟的性

子,清和真人损失的绝不止一坛酒这么简单,“你大师兄那里……”

他话还未完,只见谢七行笑眯眯地说:“师尊放心,我知道的,师兄那里我见过您就去。”

“无事便退下吧。”紫胤真人收敛笑意,一脸冷淡。

谢七行含笑退下,之后便去了师兄陵越养伤之地,不过此时陵越尚处于重伤昏迷之中,谢七行便把这酒和一些养伤的药物交给了凝丹长老,导致对方看他的眼神直发亮。恶寒之下,谢七行迅速找个理由溜了。

眼看封印之力即将发作,他就先去了天墉城后山找了个僻静无人的山洞闭关了,虽然之后谢七行发现这个地方并不如他所想的僻静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