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九章 你究竟是谁【补完】(1 / 2)

出乎意料的,谢七行掀开幕帘后映入眼帘的除了一张华贵精美的沉香木床外什么也没有,仿佛刚才看见的那两个人影和听见的对话都只是自己的错觉。

他沉吟了一会儿,只见眼前画面忽然一转,那张沉香木床已经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而面前重新出现的,则是一片弥漫着茫茫白雾的枯木树林。

谢七行往前走了几步,脚下的枯枝落叶持续地发出断裂地沙沙声,在这寂静一片的地方尤为的明显。

似乎是被这声音惊醒,四周开始响起断断续续的呜呜嚎啕声。

谢七行抬头,拍打着翅膀的老鸦从他头顶之上低低地掠过然后停在了枝头,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眼里闪烁着幽幽地红光。

谢七行面不改色地收回与其对视的目光,视线扫过一片苍凉充满着死气的四周。

虽不至于害怕恐慌,心中却升起了一种极为古怪的感觉——就好像是来到了自己应该来到的地方。

不过这地方看起来十分的诡异,为了安全起见,谢七行还是在自己的身上下了一个防护的法术,虽起什么大的作用,但起码真出什么事情自己还不至于措手不及那个地步。

“……这、这里竟然是……”一个尖利的声音颤颤抖抖的传入了谢七行的耳中。

谢七行脚步一顿,抬眼看向声音的方向。

那是一个分不清长相的不明物,一对眼睛巨大无比,奇怪的是没有瞳孔。浑身呈球状,外面还裹着一团浓浓的黑气。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谢七行轻飘飘地问道,眼中充满了疑惑。

“我……我自然知道!”也许是谢七行的语气若怒了对方,冷哼了一声,它说道:“这里是枯木之林。”

“枯木之林……?”谢七行心想总算有人知道这是什么鬼地方了,自然是不会放过。正好他发现面前这只不明生物智商似乎不高,轻轻一挑衅便会上钩,于是便故意道:“什么枯木之林,不会是你看这里全是枯木随手编出来的吧?”他语气中轻蔑怀疑的情绪十分到位,导致对方气得跳脚不已。

“你懂什么!我可是魇魅!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它嫌弃的看了一眼谢七行,似乎是在鄙视他什么也不懂,而后慢悠悠地开口说道:“枯木之林,是人界和魔界的交界之地,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事情发生,这个地方被人和魔共同的隐瞒了起来,因此没有多少人会知道……其实我觉得根本没有必要,因为这个鬼地方根本不会有多少人闯入。”

魇魅一边讲着,一边时不时的看看谢七行,斗大的眼神里充满了困惑,“你只是个普通人,也就修炼过十几年,为什么会知道这里?”

“……这是梦里,梦里什么事情出现都不奇怪。”修炼了十几年的普通人的谢七行淡淡说道,一边却在思考着对方话中的信息量。从对方的一举一动可以看出,这家伙智商有限,撒谎对于它来说大概是一件很高难度的事情,所以这个地方的确是那什么名字取得十分随便的枯木之

林。

“……”魇魅沉默了一会儿,晃了晃脑袋,“不可能的,如果没有见过这个地方你是不会梦见这里的。”

“好吧。”谢七行耸了耸肩膀,“可是我真的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弄不清眼前究竟是什么情况,魇魅便不再说话了。按照那个姓欧阳人类的说法,面前这人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修士,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地方……要知道枯木之林虽然是人界和魔界的交界地,但是这个地方却充满着浓厚的魔气。寻常的生物根本不可能在此繁衍生息,因此这里除了这种模样状似枯萎树木的魔树,便只有被魔气侵蚀变种的乌鸦了。

寻常修士绝不可能走进此地,因为那无所不在的魔气便能让他们痛苦不已。悄悄地看了对方一眼,魇魅的直觉告诉自己,一切远远没有面前这个人类说的如此简单。它忍不住做了一件事情,便是用自己运用了自己眼睛中深藏了一种力量。

世人只知,魇魅的能力是自由穿梭他人梦境,取人精神外,还有一种不为人们知道的能力,便是当它开启瞳孔之时,便能窥破一些隐藏在表面之下的真实之镜。

一般这种力量它不会动用,因为作为交换它需要付出一些代价来,若不是此事太过古怪,又让它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危机感,它是绝对不会动用这种力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