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十章 如此厚颜无耻之人(1 / 2)

沉默片刻,紫胤真人看着往常无论遇见什么事情都是一副安定自如的二徒弟在此刻流露出的不安,不禁叹了一口气,“过来吧。”

“师尊……”看来师尊是不会“大义灭亲”了,谢七行缓缓挪了过去,心中冒出了一个大大的感叹号。

“简直胡闹!”紫胤真人看着对方摆出一副纯良无辜的模样,心中无可奈何,但面上却依旧是一片冷肃,“魇魅擅于蛊惑人心,你手中握有对付其的法门,为何不速速解决,还与其周旋。”说到这里他就来气,一甩广袖,冷哼了一声,那扑面而来的怒气简直要将谢七行掀翻。

“……师尊,我这不是办正事么,知道我体内的封印是什么才好早点儿解决它不是吗?”只见某人仿佛什么没有感觉到一样,笑吟吟的凑到了紫胤真人的身边。

厚颜无耻!紫胤真人瞥了他一眼,冷冷道:“如今你已经知道,那么想出何种解决办法了吗?”这语气平淡无奇。却透露出一股莫名的讽刺之意。

啧啧,听说最近师尊去了清和真人那里,也不知是不是跟人学坏了,说起话来真是让人一言难尽。谢七行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垂下眼眸,摆出一副“我是乖宝宝”的听话模样,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七行才疏学浅,还没有想出什么好的方法。”

“……胡闹!”这混小子做错事情只会卖乖,紫胤真人无奈至极,刚才震惊之余还未来得及细看对方,如今仔细打量了一眼自家二徒弟的新形象,目光一顿,觉得……这混小子看起来怎么有几分眼熟。

“……师尊,有何不妥?”感觉他的古怪,谢七行小心谨慎的问道。

“无碍……”紫胤真人回过神来,头顿时痛的不行,“你现在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成何体统!”

虽然紫胤真人已做掩饰,但是谢七行还是察觉到了对方刚才看向自己时的晃神。眼中掠过一缕深思,谢七行不着痕迹的掩饰了过去,顺着对方的话往下讲,“徒儿也不想这样。”

谢七行在脑中回想了以下刚才水镜里自己的模样,轻咳了一声。其实他觉得新形象觉得还蛮有趣的。但是紫胤真人这个根正苗红的仙人面前自然是不能表现出半分的兴趣,于是便作出一副“宝宝心里苦”的姿态,叹气道:“如果要怪的话,也只能怪那个魇魅了,是它将英俊潇洒的徒儿变成您口中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说着,修长的手指指向了听得一脸懵逼的魇魅。

“……!!!”卧槽,这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见证谢七行从一副狂酷霸拽的魔王瞬间转型成委曲求全小媳妇模样的魇魅不由得惊呆了,刚才威胁它的那货是谁啊是谁!

闻言紫胤真人送来冰冷一眼,而谢七行则对其露出了一个温和至极的微笑,冷热交加之下的魇魅内流满面:这混蛋师徒两个狼狈为奸欺负死魔啊!

“……别、别别杀我!”魇魅奇大无比的眼睛冒出了晶莹的液体,“你们难道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进入这里吗,无缘无故的,一般人我根本就不屑入他梦中。”想起自己的悲惨遭遇,作为被坑的代价,魇魅决定果断把它背后的人给卖了。

“还挺识相的。”谢七行温文一笑,在魇魅看来却是魔气冲天,吓得它抖了三抖,小小声的说,“我说了,你们就放过我。”

“……身为魇魅,最擅蛊惑人心,你的话又岂能轻易相信。”紫胤真人看了它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

“……他是比我厉害的魔。”魇魅缩了缩身体,神情怯怯地指了指谢七行,“我不敢撒谎骗你们的,只要你们答应,我就说。”

谢七行挑了挑眉,含笑不语。

“……好。”紫胤真人点了点头。

“那个人姓欧阳,全名我记不清了。就是他指使我进入大人您的梦中来窃取您的精神……”说着,魇魅瞪大了眼睛,露出愤愤不平的神色,“他也不看看,大人你是谁,岂是那么轻易受人蛊惑之辈!”

“继续,别废话。”谢七行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见马屁拍拍到了马蹄子上,魇魅表情讪讪,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也就这些了。”

除了一个名字之外你什么都没讲好吗?谢七行觉得以这家伙的智商,能在人世间活这么久没被人卖掉简直奇迹。

“你可以说说他的外貌举止,还有其他值得注意的地方。”懒得跟对方计较下去,谢七行提了几点。

“……人类不都长得一个样子吗?”魇魅嘀咕了一句,抬眼一看,发现魔王正对着自己笑,眼神温柔地仿佛要滴出水来了,它颤抖了一下,努力地描述着,“一身杏黄色的衣服,长得挺符合你们人类审美观的,额……”它顿了一顿,“有个词你们人类叫做啥……温啊雅的,那叫做欧阳人类正常的时候还蛮符合的,还有……他似乎对你们门派中的一个叫做百里屠苏的弟子在意的很,其实这次是冲着他来的。”

“是温文尔雅,还有吗?”掌握了对方特征的谢七行看向魇魅的眼神愈发的温和了。

“真的没了。”魇魅拼命摇了摇头。

谢七行定定的看了它几眼,点了点头,“好吧,你可以走了。”

那魇魅正准备施展法术逃离,却见面前忽然落下一个光圈将自己牢牢罩住,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