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好久不见(1 / 2)

01 it’s been a long,long time

“心率稳定,血压稳定,准备启动解冻程序。”

“准备好麻醉装置。”

“麻醉装置?局长,她刚苏醒,不能——”

“——不知道苏联人是否给她洗了脑,她承受得了。”

神盾局局长,尼克·弗瑞走进室内的时候,偌大的厂房里充满爵士小号悠扬的乐声。

百十平米的房间里已然部署完毕,来来往往的尽是穿着蓝色制服的特工,他朝着负责部署的科尔森特工点了点头,脸上挂着“我就是精英特工”表情的科尔森立刻开口:“已经准备好了,是否着手唤醒她?”

“可以。”弗瑞应允。

于是菲尔·科尔森走到了房间正中央的医疗舱前。

在造型极其现代化的房间里,简陋的医疗舱着实有些格格不入:一看就是上个世纪的产物了,竟然还需要手动操作来开启舱门。在科尔森动手解锁的时候,独眼的局长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等等!”

让在场的所有男性都暂时离开,换女特工上——尼克·弗瑞本想这么说。

但为时已晚。

科尔森启动了手动锁,医疗舱的舱门猛然开启。

特制的通风口发出“嗤嗤”的响声,科尔森从手动锁之中抬头,对上舱体之中一双金色的蛇瞳。

那一刻他几乎忘记了如何呼吸。

紧接着,医疗舱中的女性拽开呼吸器,坐起身来。

肤白胜雪、黑发如墨,一张复古精致的面容中红唇小巧饱满。她只穿着连体内衣,白皙修长的四肢统统裸|露在外,漫不经心地伸了个懒腰后,爬行动物般的瞳孔环视四周,开口时声线低沉干脆:“有紧急任务?”

这下,不仅是科尔森,在场的所有男性,甚至是尼克·弗瑞都免不了心中一跳。

实在是,太漂亮了!

客观来讲,医疗舱中的女性虽漂亮,却远不到惊心动魄的程度——外貌颇具六十年代风情的白肤美人而已,在场的特工各个身经百战,什么样的相貌没见过?但瞧见她的男人,无一不中了魔法般难以挪开眼。她的一举一动、声音表情,都带着神秘的魅力,硬生生将八分的相貌提到了惊人的地步。

在如此夸张的情况下,足以想象第一时间近距离接触她的科尔森特工,现在是怎样的状态。

“咳,嗯……咳咳。”他总算回神,向来严谨敬业的面容上难得浮现几分裂痕,“李女士?”

她很不客气地回了个白眼。

美人翻白眼也是颇具风情,她扶着医疗舱的边沿,翻身落地,完全不像是沉睡许久的样子:“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定力这么差,你们的入职考核谁做的?”

“莉莉·李。”

尼克·弗瑞喊出了她的名字。

莉莉眨了眨眼,蛇瞳陡然变成了与琥珀色的人类瞳孔。

“你就是他们的头儿?”

“我是尼克·弗瑞,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

她送给独眼局长一个灿烂的笑容。

接着,莉莉动了起来。

谁也没看清她的动作,待到所有人反应过来时,身材魁梧且强壮的特工头子,尼克·弗瑞已经被温柔又不容置疑地放倒在地。不至于受伤,却也足够给弗瑞一个压迫性的下马威。

“第一。”

在场的特工眼睁睁地看着自家老大被放倒,却没一个敢动的。

“听你口音是美国人,你姑奶奶我的名字岂是你们这些后生叫的?第二——”

回荡在房间里的爵士小号的旋律一转,清朗的女声紧跟而至,慵懒又随意地唱了出来。

“kiss me once, then kiss me twice,

then kiss me once again,

it’s been a long,long time——”

“——你再说一句我被狗*的苏联人洗了脑,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打个结挂在时代广场的广告牌下面,听明白了吗?”

说完她一把将弗瑞从地面上捞起来,轻松地仿佛拎个巴掌大小的挎包。然后莉莉随意地看向身边的特工:“现在什么年代了?”

被点名的男特工双颊一红:“现、现在,现在是——”

莉莉:“……”

这届特工水平不行。

人见人爱也是很麻烦的。莉莉·李早在他们着手准备开启医疗舱时就醒了,自然也听到了尼克·弗瑞说的苏联和不是人类的话。

她的确不是人类。

准确地来说,莉莉·李甚至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物。她本来是栖息于尼弗迦德帝国一座南方小城的夜魔,近百年前一次小型的天球交会,不小心地来到了这个世界——按照这个世界能够理解的方式来讲,就是从别的世界穿越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