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29(1 / 2)

楼景欲办公室里有个小型浴室,一个烟灭了之后, 顾唯卿和楼景欲两人一起去浴室洗了个鸳鸯浴。因为面积不大的缘故, 两个人大男人一起洗微显得有些拥挤,但谁都没有开口说要出去的话。

顾唯卿笑眯眯的表示要亲自给楼景欲服务, 楼景欲本来想阻止的, 但看到顾唯卿得意洋洋的模样, 心思一转, 最后嘴角擒着冷笑靠在冰冷的瓷砖上,一副为朕沐浴的姿态,任由顾唯卿动作。淋浴里的水从上而下, 冲刷过他的身体,顾唯卿的手在他双腿间抽动着,从里面带着白色的液体和血丝。

顾唯卿看到了面无表情的给他做清理工作, 心里则有些郁闷的想,每次在一起都流血是代表自己技术太差了吗?多做几次的话应该就好了吧!

不过内心的想法事关男人的尊严,他死都不会说出来的。楼景欲没想别的, 被他服务的很舒服,只不过心里对他只是清理没有丝毫杂念不知道是松了口气还是有些失望。

在浴室的水声和两人的呼吸声中, 顾唯卿突然直视楼景欲的双眼,声音带着一丝缠绵后的嘶哑, 低语道:“楼景欲,我在网上说的那些话是真心的, 我可能做得不够好, 但我会努力去做, 所以,不要多想。”

楼景欲觉得眼前这人有些得寸进尺,总是在最好的环境轻易找到自己心脏最柔软的地方,然后狠狠给自己一击,最关键的是,自己听到这话还他妈的觉得特别舒心,舒心的觉得就算是疼也能忍受下来,舒心到这话一出口,他的耳朵就怀了孕。他应了一声,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轻,在想着顾唯卿会不会听到时,他就看到了顾唯卿弯起来的嘴角和满目的星光。楼景欲在这一刻突然想,好像不用说别的了。

楼景欲办公室里放的有备用衣服,两个人洗完后就找了两件换上,两个人身材差不多,顾唯卿穿他的衣服也很合身。换衣服这些都是小事,就是地板上铺着的高级地毯上面两人留下的痕迹有些难弄,而这事又不能让别人来弄,只能自己动手。最后,楼景欲躺在柔软的沙发上当大爷,顾唯卿挽起袖子把用两人撕烂又脏掉的衬衣拿来当抹布,在地毯上又擦有攒的弄了半夜。

楼景欲本来想说,弄不干净就换一块的,但是瞅见顾唯卿认真的侧脸,他这话就憋在喉咙里,没有说出来,他承认,看着这人为自己动手,心里挺爽的。

尽量擦干净地毯上的痕迹后,顾唯卿吐了口气,然后提着装着两人脏衣服的袋子,和楼景欲一起离开了。当然临走时两人心理作用的缘故,总觉得办公室的气味太过于特别,所以便把窗户打开,透一夜的气。

回去时,自然是顾唯卿车,楼景欲坐在一旁的副驾驶上眯着眼睛。顾唯卿本来想带人回自己家的,毕竟楼景欲还没有在他那里住过。不过想到自家没有楼景欲要用的药,他还是开车回了楼景欲那里。

这次,楼景欲的药也是顾唯卿亲手上的,楼景欲躺在床上看着他,想到第一次这人给自己上药的情景,在心里嘲笑了下自己,心想,那个时候的自己其实挺绝望的吧,怕这人知道自己的心思后会决绝的离开,只是谁曾想也不过几个月的时间,两个人的羁绊已经这么深了。

因果因果,有因有果罢了。

药上完了,顾唯卿熟练的搂着楼景欲睡了,这一夜,两个人睡的倒是很安稳。

第二天顾唯卿在熬粥的时候接到方明明打来的电话,方明明说,他这几个月有空窗期,现在还是要多上上节目保持人气的好,正好他接到一个综艺节目的邀约,让顾唯卿去录三个小时。顾唯卿听到这话,在看到抽烟机面板上自己的脸颊,上面是泛青的嘴角和肿了的眼角,然后他很果断很委婉的拒绝了:“明哥,我这那边行程挺紧的,这钱咱就不赚了,我今天夜里一定要赶回去的。”

方明明听了这话,不乐意了:“你要保持曝光率,不经常出现在电视上,早晚都会被人忘了的。”不管他怎么说怎么忽悠,顾唯卿就是客客气气毫不动摇,最后气急败坏的方明明神来一笔道:“你是不是在楼总那里乐不思蜀了?”

顾唯卿有些尴尬,没有说话,方明明突然像是个泄气的皮球,他用生无可恋的语气说:“好吧,那我挂了。”

顾唯卿不知道他脑补了些什么,只觉得自己满心都是囧字。

这天,楼景欲也没有去上班,他打电话给齐俊,让他把今天需要签字的文件都拿到他家里来。

齐俊工作效率是非常高的,很快就到了。刚走进门,他一眼看到两人脸上的痕迹,脸上淡定斯文的表情碎了。这次不用心里活动,他整个人直接懵逼了,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两个人竟然打架了?不过看着感情还是很好的样子啊?

难道这就是情趣?床头吵架床尾和?另类秀恩爱?齐俊不敢多看楼总和顾唯卿一眼,但这并不妨碍他默默的在心里为这起打架事情安了一个很贴切的定义。

处理完工作上的事情,齐俊很有眼色的离开了,楼景欲靠在沙发上,享受着顾唯卿一整天贴心的服务。这种喝口水都让人端的生活,实在是让人很无奈,楼景欲拿眼撩了顾唯卿一眼,道:“我想喝白开水。”

顾唯卿很淡定的为他到了一杯,喂到这人嘴边,道:“这都是第五杯白开水了,你不怕憋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