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 / 2)

沈亦寻没有回答她,小手扒拉上了她的长发,摘下了她的发带,又三两下帮她盘了起来。

林觅觅:“……”

她惊讶地眨着眼眸,虽然看不到他的动作,但是也能感觉到他动作的熟稔。

不到半分钟,他退开两步,高抬了一下小小的下巴,“勉强能看。”

林觅觅伸手摸了摸头顶蓬松的花苞头,回头看向了车里同样震惊不已的郝静。

郝静默默竖起一个大拇指,“好看。”

林觅觅外貌很让人惊艳,特别是将所有发丝挽起来之后,鬓间微卷的两缕发丝起到了巧妙的修饰作用,那小巧的脸蛋,精美绝伦的五官展露无疑,侧脸的线条更是优美动人。

“小寻,谁教你的?”林觅觅本来沉重的心情瞬间化为轻飘飘的云烟了。

但是沈亦寻眼眸却更加漆黑如墨,嘴里冷冰冰丢出了一句,“讨生活的技能罢了。”

还不是拜她所赐?

宴会设在临湖的后花园里,林觅觅带着沈亦寻靠近时,已经有佣人通知了林中鹤。

林中鹤虽然将近五十岁,但是因为保养得当,看起来还相当俊朗挺拔,他身旁站着风韵犹存的钟英英,不过此时她脸上挂着虚假的笑容,让林觅觅觉得恶心。

沈亦寻远远看到了那两人,嘴角先是扯出了一抹嘲讽的冷笑,随后瞪向了身旁的林觅觅。

他爸爸和继母、甚至继姐的原型,竟然一下子聚齐了。

两人一同迎了上来,林中鹤看到林觅觅身后半步的小绅士,面色一沉,“胡闹,怎么把他也带来了?”

林中鹤自小对这个女儿疏于管教,看到小孩儿和她长得还挺像,自然也相信了网上说的那一套,更何况林觅觅还亲自承认了。

林觅觅也懒得解释,面无表情地扫了他一眼,“我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家,你要是看不惯,我带他走就是了。”

林中鹤神色更冷,不过钟英英适时开口,“中鹤啊,难得觅觅回来,你就别跟她吵了。”

林中鹤这才压下了怒火,“觅觅,今天是你妈妈生日——”

“林中鹤,你别提我妈妈!”林觅觅冷冷打断他的声音,一双杏眸瞬间染上了冷意。

有一瞬间,林中鹤感觉看到了另一个女人的脸,同样柔美脆弱,但是那双眼睛却总是坚韧清澈,透着不该有的犀利和寒冷,像是时时刻刻都在洞悉你的内心。

正是那份奇特的矛盾,诱着无数的男人心甘情愿跪在她裙底。

林中鹤恍惚了一晌,接着随之而来的,是汹涌的怒火。

“林觅觅,你怎么说话的?!我是你爸爸!”他声音落下,朝着林觅觅扬起了手掌。

林觅觅吓得闭眼,但是手心多了一股力道,拽得她往后退了半步。

闭眼时都能感觉到那扑面而来的掌风。

她睁眼,低垂的视线先看到沈亦寻拽着她的手,此时正朝林中鹤的方向瞪着双眸,野兽一般的凶狠。

林中鹤冲动过后,怒气也渐渐平息,只是在看到沈亦寻那双充满戾气的眼眸,他又冷笑了一声,“看你教了他什么?见了长辈都不会叫么?”

钟英英每回都要看一出父女争吵的戏码,只是可惜刚才那一巴掌竟然落空了。

这个小崽子倒是挺护人的。

她笑看着沈亦寻,和善地问,“小可爱,你叫什么啊?”

沈亦寻瞥了她一眼,站回了林觅觅身后,暗中掐了一把她掌心。

真蠢,哪有人傻站着被人打的?要不是他使了吃奶的力,她是不是要肿着一张脸哭唧唧离开?

钟英英见他躲着自己,还满脸不屑,心中自是大恼,只是她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林觅觅也不看钟英英一眼,只是说了句,“那也得对方当得起长辈这两个字才行。”

林中鹤在商场练就的隐忍脾气一遇到这个女儿就失控,不过林觅觅在他爆发之前,拉着沈亦寻转到了一边去。

虽然是钟英英的生日宴,邀请的也是老一辈朋友,但是林莫琪一直用林家千金的身份招摇过市,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名媛,所以不少宾客都是带着适龄孩子来的,豪门之间的联姻已经是常态了。

林莫琪站在一张长桌前,身边围了四名衣冠楚楚的青年,几人谈笑风生,好不和谐。

“这是我妈妈做的糕点,你们要不要试试?”林莫琪拿起了一个纸杯蛋糕,笑着开口。

“伯母竟然有这样的手艺?那还真要好好品尝才是……”

青年纷纷附和,十分给面子。

林莫琪浅笑着,众星拱月般的感觉,让她很享受。

忽然右手边一个青年忽然放下了小蛋糕,呆呆看着前方,“我的天,那是不是林觅觅?”

他的声音落下后,其他人也朝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林莫琪一抬头,果然也看到了她。

林觅觅穿着银白色的裹胸小礼裙,淡妆轻扫,一双眼眸黑白分明,鸦羽长睫,唇色如玫瑰般水红润泽,她轻轻转过头,微微垂下,优美的侧脸线条,天鹅颈下锁骨精致性感。

礼服的束腰显露了那盈盈一握的蜂腰,她看起来很瘦,但是该有的地方都有,细腰之上的圆弧明显。

林觅觅在网上的照片和视频,总是给人一种古典柔美感,让人只敢远观不敢亵玩,但是现在的她,又纯又欲,极易引起男人的征服欲。

“好像是她,她怎么会来这里?是哪家的千金吗?”有个青年也接过了话。

也有不认识林觅觅的人,“你们说的是谁?”

“林觅觅是混娱乐圈的,没想到真人更好看。”

“长这样去娱乐圈也不奇怪啊。”

有个青年回头看林莫琪,问道,“琪琪,你认识她吗?”

林莫琪早已收回了嫉恨的目光,盈盈一笑道,“觅觅啊,认识啊,她是我妹妹,不过……她在外面住,不常回来的。”

她最后一句语气有些怪,而且眼神有几分闪躲。

在场的都是豪门子弟,心中马上有了猜测。

原来是私生女啊……

私生女长得再好,也是比不过正经千金的,怪不得去混娱乐圈了。

“那她身边的小孩儿是?”右手边的青年继续问。

“我听爸爸说,是她的儿子,不过我不太清楚。”

“不是吧,都生小孩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