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1 / 2)

简玉带沈亦寻去附近商场走了一圈,本来是想想让他在游乐园里玩一下,但是她发现他对小孩子的天堂根本不屑一顾。

后来他就一直呆在图书城里了,小小的人儿要么抱着厚厚的书,要么翻阅报纸,表情还特别认真。

简玉被戳中了萌点,时不时就拿手机给他拍照。

当然,一些路人也会忍不住顺手拍一下小正太。

下午的时候,简玉才带沈亦寻回了会所里,和郝静汇合。

沈亦寻在车里的时候,听过林觅觅所在的宴会厅,他实在等得不耐烦了,就溜去找林觅觅了。

厅里有不少人,一个个衣着光鲜华丽,林觅觅似乎在主桌的位置,旁边的那个男人……霍玄!

沈亦寻皱了皱眉,朝着林觅觅走了过去。

在场的人每一个都眼尖,很快注意到了他的身影。

“诶?怎么有个小孩儿?谁带过来的?”

“这是哪里来的小孩儿?长得好可爱啊。”

“看着好像有点眼熟啊,是不是林觅觅的那个?上了热搜的那个……”

……

沈亦寻恍若没听到,而且大家都好好坐着,也没有人来拦他,他直接走到了林觅觅身旁。

林觅觅先是听到了旁边有人议论提及了自己的名字,在她转头寻找的时候,小正太已经来到了她旁边,不太高兴地开口,“你可以了没有?”

特别是看到她面前那杯红酒时,沈亦寻一张包子脸满是严肃,“郝静不是说你不能喝酒的吗?”

小正太虽然故作成熟,但是嗓音毕竟还稚嫩,再严肃的话说出来也有些奶声奶气的,主桌上的人都齐刷刷看向了他。

林觅觅没想到沈亦寻会忽然找过来,而且还是一个人,她连忙拉过了他,也顾不得场合就低声问了句,“你怎么找来的,小玉呢?”

沈亦寻没回答,林觅觅抬头看向了秦导,“抱歉啊,秦导,家里的小孩儿有些调皮,自己跟了过来。”

秦导喝了不少了,正在兴头上,看到玉雪可爱的孩子,当然也不会计较,只是挥了挥手说,“没关系,挺可爱的。”

林觅觅又说了几句场面话,霍玄便开口让她先把小孩儿照顾好,借机让她先离开了。

所幸饭局也到了尾声,该谈的都谈了,所以秦导也顺势点了点头。

林觅觅牵着沈亦寻出了大厅,一路的地板上铺了红地毯,她感觉像是走在棉花糖里一样。

黑色包包从她肩膀上滑落掉在了地上,但是她却没有发现,还在继续往前走。

沈亦寻松开了她的手,板着脸捡起了包包,林觅觅脚步一个踉跄,直接倒在了地毯上。

她也就是抿了一口酒,刚才坐着还没感觉到什么,现在一走动,她就感觉头重脚轻的,意识都有些恍惚了。

她酒量差得很。

沈亦寻唯有将她的包包挂在了脖子上,然后再去扶林觅觅。

林觅觅按着太阳穴一会儿,微微清醒了一下,接着沈亦寻那点力道站了起来。

“打电话给郝静吧。”沈亦寻不耐烦地开口,以他现在这小身板,根本没可能将她扶出去。

林觅觅低头看着沈亦寻,忽然忍不住“吃吃”笑了两声。

沈亦寻身量小,刚才用尽力去扶她起来,不但把短发给弄得乱糟糟的,脸蛋也涨得通红,而且现在他脖子上还挂着她的包包。

沈亦寻也知道自己这模样好不到哪里去,见她还一直笑,气也不打一处来,黑色眼眸瞪了她一眼,“你还笑得出来?”

林觅觅努力站稳身子,嘴角噙着笑,伸手在他头顶上捋了捋,将那微卷的黑发轻轻抚好。

沈亦寻微仰着头,一直盯着她的神情看,本来想拂开头顶那只手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又按捺住了那股冲动,任由她浅笑着给他整理头发。

他只是不想跟一个喝醉酒的女人计较,他是这么想的。

“觅觅!”郝静的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

没一会儿,郝静就接过了林觅觅,扶着她往外走。

简玉找了一圈没找到沈亦寻,正准备打电话给郝静时,就看到她扶着林觅觅走了回来。

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沈亦寻抱着胸前一个黑色的女士包包,一脸的嫌弃,小小皱起的眉头透出几分暴躁和不悦。

余光感觉到几道一闪而逝的光,他侧头看了过去。

他知道自己的照片已经在网上流传开了,不过他以后也会一直跟在林觅觅身边,免不了被人偷拍,现在开始习惯了也没什么的。

在他心里,总觉得这个世界不属于自己,不管留下什么样的痕迹,他都不在乎。

他的目的,只有林觅觅。

——————

林觅觅回到家躺了一会儿后,就清醒过来了。

郝静和简玉已经离开,沈亦寻盘腿坐在床的内侧,拿着她的电脑在玩,见她醒来了便说了句,“就你这点酒量,也敢在外面喝酒?”

林觅觅摸了摸还有些热的脸颊,拉起了枕头,床头懒懒一靠,“我这不是太开心,得意忘形了嘛。”

“拿到女一号了?”沈亦寻盯着电脑,随口应了句。

林觅觅却摇头,“女二号。”

沈亦寻这才将目光瞥了过来,“那你有什么好得意忘形的?”

他以为霍玄出现在饭局上,最起码也会让她拿到个女一号来着。

不过他在桌上也看到了林莫琪,难道是她在搞鬼了?

见沈亦寻目光深沉,似乎在思索什么,林觅觅凑了过去,轻轻捏了一下他肉乎乎的脸蛋,“小寻,我是不是应该带你去测试一下心理年龄?我总感觉你身体里装了一个大叔的灵魂。”

沈亦寻稚嫩的脸上,又露出了一个标志性的冷笑。

林觅觅:“……”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起来。

林觅觅不想动,所以看向了沈亦寻,“小寻,快去开门。”

沈亦寻骤然沉下脸,“是坏人怎么办?你就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我是小孩。”

他甚至都够不着猫眼的高度,如果是坏人,他和她不都有危险了么?

她脑子是不是缺一根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