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 / 2)

当天晚上,林觅觅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连续发了三条关于沈亦寻的微博。

第一条是他在整理冰箱,第二条他在厨房煎牛排,第三条他在认真摆盘。

三条微博下,粉丝也是跟着她一起表示自己震惊,这才几岁的孩子啊,竟然比大人还会照顾自己!

而且那粉雕玉琢的小模样,的确很容易吸粉。

林觅觅发现自己的粉丝增长得有点快,而且她们都是冲着沈亦寻来的。

“小寻,到底是谁教你做饭的?”林觅觅摸着微微鼓起的腹部,靠在了椅背上。

沈亦寻吃了牛排后又吃了水果沙拉,简直比她还能吃,不过看他似乎没有消化不良,她也就没有阻止。

“拜你所赐。”沈亦寻用餐巾擦拭着嘴角,然后示意了一下桌上的餐盘,“你来洗。”

说完,他就跳下了椅子。

林觅觅听得迷迷糊糊,拿着餐盘进了厨房。

没多久,“乓啷”一声清脆的声响从厨房里传来。

沈亦寻从阳台上小跑进来,站在厨房门口,瞪着面前手足无措的女人,眼角跳了跳,“林觅觅……”

就两个盘子而已,她竟然可以全部打碎,刀叉也掉在了地上,她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所以说,叫外卖比较方便……”林觅觅讪讪地看了他一眼,蹲下身去,准备捡地上的碎瓷片。

沈亦寻看着她葱白纤细的手指碰触着瓷片,最后还是吐出一口气,强迫自己压下要掐死她的冲动,一个字一个字地咬出来,“你回房间去,我来收拾。”

他的声音才落下,林觅觅就痛呼了一声,然后急忙缩回了手,一滴红色血液滴落在地板上。

“嘶……”林觅觅抽了口气,看到沈亦寻要靠近,连忙制止他,“小寻,你别进来,到处都是碎片,我怕你踩到。”

可是沈亦寻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走进厨房后,弯腰将几块较大的碎片扔进了垃圾桶,随后拿来了笤帚。

“你,给我出去呆着。”他指了指林觅觅,语气不佳,还奶凶奶凶瞪了她一眼。

林觅觅见他那驾轻就熟的模样,还是起身走了出去,然后倚在厨房门口看着他收拾。

“小寻,你小心点啊。”她时不时就指着地面的碎片提醒沈亦寻。

小嘴叭叭个不停。

沈亦寻觉得耳边快要爆炸了,仰头瞪向她,“你给我闭嘴!”

这女人,明明长了一张安静呆着就倾城的脸,但是她偏偏吵死了!减分减分!

五分钟后,沈亦寻又去拿了吸尘器,将更小的碎片吸走。

没多久,厨房就变回了原本的明亮洁净。

而林·废人·觅觅……她靠着沙发睡过去了。

沈亦寻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水,瞥了一眼她的方向,然后朝她的房间走了进去。

他要把林觅觅所有的秘密都挖出来。

——————

林觅觅是被手机的铃声吵醒的。

林中鹤的声音从手机那端传来,“觅觅,小郑把网上的事跟爸爸说了,你这孩子也真是的,跟爸爸赌气做什么?还撒谎骗我,你说我能不气吗?”

“信号不好,我要挂了。”林觅觅眼睛都没睁开。

林中鹤依旧在自话自说,“觅觅,我知道你生爸爸的气,爸爸昨天也不该那样跟你说的……这样吧,琪琪说你想要秦导那部剧的女一号,爸爸待会儿就给那导演打电话,你看行不行?”

林觅觅缓缓睁开眼眸,浓密的长睫轻轻颤了几下,她的声音刚才还懒懒的,但是现在已经染上了冰霜的温度,“我从来不需要女一号,林莫琪今天也在饭局,她难道是耳朵聋了吗?我要的是女二,而且秦导也答应我了。”

林中鹤那边顿了一下,声音又严厉了几分,“觅觅,你想当演员,我不拦着你,但是我不希望别人都说我女儿是花瓶,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既然要演戏,那当然要拿女一号,为什么要委屈自己演女二?”

林觅觅觉得自己很可笑,直到刚才她都还期望她爸爸能理解她几分,可是那不过是一个奢想罢了。

“我喜欢那个角色,我也拿到了,我希望你不要打着关心我的旗号来干涉我的事情,我真的不需要。”林觅觅将每一个字眼都咬得很清楚,语气也很刻板,不管是谁听来,都显得格外凉薄。

林中鹤一听完,果然就被激怒了,“林觅觅,你以为你真的翅膀硬了?你看看你现在混成什么样子?我让你别当个戏子,你不听,非要进那个大染缸,如果你能像你姐姐那样让我省心一点——”

林觅觅没听完,就将电话挂了。

手机也被她丢到了一边,不过她却盯着自己食指上的创可贴发起了呆,是小寻给她贴上的?

小祖宗还是个暖男呢。

这么想着,林觅觅嘴角微微扬了扬。

刚从沙发上起身,她就看到了靠在沙发扶手上的沈亦寻,吓得她差点叫出来。

沈亦寻仰着头,缓慢眨了一下黑眸,压低声音开口,“跟我出去夜跑。”

林觅觅:???

她这才发现,沈亦寻换上了一套黑色运动装,明明长得奶里奶气的,但是那沉稳的气场却宛若个运筹帷幄的将军。

林觅觅被他萌得不要不要的,还是换上了运动服,被沈亦寻带着出了门。

因为艺人身份,林觅觅从来没有试过夜跑,所以对附近的路线也不熟。

不过沈亦寻好像查过了,带她来到了附近的人才公园,绕着湖边跑了起来。

林觅觅才开始跑两百米,就气喘吁吁停了下来。

沈亦寻知道林觅觅很菜,但是他也高估了自己,在林觅觅坐在旁边的木椅上休息时,他也累得要趴下了,而且,他很困。

霍玄夜跑经过时,惊讶地停了下来。

“觅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