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1 / 2)

林觅觅直接瘫软在沙发上, 被沈亦寻灌了一杯醒酒茶后,才让自己清醒过来。

以后还是别碰酒了。

她趴在沙发上,乌溜溜的眼眸随着沈亦寻的身影移动着。

今天又收了很多快递,他忙着解决这些箱子,还有乱七八糟的物品,吃的, 用的, 穿的,他总能摆得整整齐齐的。

很奇怪,自从有了沈亦寻之后, 她感觉自己生活更加不能自理了。

可是他……是弟弟才对啊。

林觅觅有些苦恼,耷拉着浓密的眼睫, 两片小嘴儿微微嘟着。

沈亦寻抱着一个储物箱经过时, 克制力终于崩溃了,放出了心中的魔, 低下头,在那柔软的唇上压了下来。

林觅觅:“嗯……”

她愣愣含了含送到唇边的薄唇,然后小脸瞬间通红, 脑子里的理智也刹那间被烧尽了, 去他的弟弟。

“啪嗒。”箱子被丢到了一边。

沈亦寻双手已经箍着她的腰,将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让她坐在了沙发靠背上,刚好的接吻高度。

从小到大,所有人看到林觅觅, 都说她乖巧听话,但是事实上她却是个寻求刺激的人,她很难迷恋上一件事物,一种感觉。

她听人说,明星是最让人羡慕和向往的职业,被粉丝追崇的感觉会让人上瘾,可是在她看来,好像也不过如此。

她听人说,蹦迪让年轻人沉浸式享受,音乐酒精和美女组成的氛围让人着迷,可是她却觉得无聊。

她听人说,烟瘾难戒,可是她尝试了那么多次,却连喜欢都没法喜欢。

她还听人说,恋爱也是会上瘾的,她试着去撩异性,但是上瘾的分明是他们,而她只觉得他们靠近她都是一种恶心。

这些年,让她最上心的,是面前这个来路不明的人。

跟他接吻,让她的心尖尖都在颤抖,那种甜蜜而酥麻的感觉,让她深深地痴迷。

直到感觉到了窒息,唇瓣才分离。

“一嘴巴酒精味。”沈亦寻双臂撑在沙发上,一句沙哑的话打破了该有的暧昧。

林觅觅:“……”

她在他腿上踢了一脚,狠狠地拂开他的手臂,头也不回进了房间,看那样子,气得不轻。

沈亦寻睨着她的背影,唇角挽着轻微的弧度,也不顾地上的东西,先去浴室解决了一下。

热水从头顶淋下,沈亦寻双手撑在墙壁上,低垂着头,神情严肃而凝重。

霍玄说,他是林觅觅的哥哥。

他说,他重生过一次。

怪不得霍玄好像每次都能够预知林觅觅即将面对的窘境,他来到她身边,是出于保护者的心态。

霍玄还说,上一世,林觅觅跳楼自杀了,就跟小说里,他经历过的结局那样。

父亲盲目信任继母继姐,将他当成了白眼狼,当成了仇人,他杀了步步压迫的继姐,而他自杀的行为,就仿佛是不受控制地一般。

然而在霍玄嘴里,现实中林觅觅却没能对林莫琪下手,她陷入极度的抑郁当中,最后像她妈妈那样抑郁自杀。

他就是她心底深处的那个影子,她也许想过要挣扎,但是最后还是失败了。

她曾寄希望在他身上,让他从那牢笼中挣脱,但是,也失败了。

她的确是个,脆弱不堪的人。

她需要成长,他也需要。

从浴室出来,沈亦寻找了一圈,最后在阳台吊椅上看到了林觅觅的身影。

见到她手里抱着的手提电脑,他心中咯噔了一声。

刚想凑过去,他就感觉到一阵头晕恶心,心口窒闷,四肢也传来了熟悉的麻痹感。

林觅觅见他身影踉跄,放下电脑跑了过来,“你怎么了?”

沈亦寻却伸手推开她,快步上前拿起了她的电脑,看了眼上面最新的章节后,他无力的叹了口气。

“林觅觅,你……”低低的嗓音从唇间溢出,他额角也渗出了冷汗来。

“你什么啊?以后别乱看别人写东西!”林觅觅飞快将电脑夺了回去,然后转身跑进了房间。

好羞耻,刚好写到男女主阔别多年后的第一次啪啪呢。

然而,沈亦寻的关注重点却不在男女主身上,他在意的是,小说里的沈亦寻,又长大了八岁。

想到上一次的意外,他此时心里也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他脚步仓促走到玄关,开门走了出去。

霍玄刚让人整了一下那个姓周的制片人,准备去跑步放松一下,谁知道却有人找上门来了。

开门后,沈亦寻就不请自入,靠在沙发上灌了一杯水,才看向了他,面色格外沉重,唇色有些发白。

“你不要告诉我,你又和觅觅吵架了。”霍玄猜测着,语气有些无奈。

看他的样子,有点像觅觅把他赶出门了。

“没有。”沈亦寻靠着沙发,眉宇微皱,抹了一把额头,掌心都是湿漉漉的汗水。

他有些犹豫要不要把自己的猜测告诉霍玄。

“那你说说,到底是怎么了?”霍玄乐意当个知心哥哥,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我可能,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沈亦寻一字一句缓缓咬出来。

霍玄面色微变,眼眸紧紧盯着他看,试图从他表情里找出一丝一毫开玩笑的痕迹。

但是,他只看到他异常苍白的脸,还有眼神里凝重的神色。

——————

第二天,林觅觅起床没有看到沈亦寻,她给他留了信息,就收拾行李离开了公寓。

她要去外地参加一个活动,三五天才能回来,昨天跟他说了,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就暂时不带他,他也答应了的。

可是沈亦寻却一直没有回复她消息,直到她给霍玄打电话,让他去她家里看一下。

谁知道她得到的消息却是,他不在家。

林觅觅活动一结束就匆匆赶了回来,家里很安静,一切都保持着她离开时候的样子,连玄关处凌乱的拖鞋也没有移动过。

如果沈亦寻在,他是不会允许出现这样的画面的。

她去了次卧,那里整整齐齐的,所有关于沈亦寻的东西都还在,手机放在桌面上,已经没电了,一向24小时在线的新电脑也关机了,被他抢过来的粉红豹耷拉着脑袋杵在床头。

林觅觅深呼吸着,眼眶却一点点被打湿了。

一盒巧克力棒棒糖从她手中掉落下来,重重砸在了地板上,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他走了,无声无息,甚至都不知会她一声。

这个臭妖怪……

她以前不敢问他其他信息,怕他会厌烦她,可是现在,她开始后悔,对他的了解一点都不够。

他到底跑哪里去了?

她观察过他,他就跟正常人类一模一样,或许,他说的一切都是耍着她玩儿的。

林觅觅缓缓蹲下身,双臂环着膝盖,眼泪吧嗒吧嗒地掉落在木质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