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5)(1 / 2)

稳住,我能苟 樾玥 11222 字 7个月前

呆呆的,有那么一丝的可爱。

无心的恶鬼于是低低地笑了出声。

像是靡烂的花,在黑暗中绽放出所有的恶念,如同恶魔在纯洁的处/女耳畔低语,“感受到了吗累?”

“在下只不过是苟活于世的落败者。”

花开院弥生在上弦死斗中输掉了所谓荣誉。

少年略显苦恼的声音从累的脑海传来,“稍微有些麻烦了啊。”

“被累发现了这么大的秘密,即便是在下,也会感到困扰啊。”

“你要干什么!”

“童磨大人曾经给过在下一本书,里面有讲过人类大脑结构,在下绝对很有趣。”

漫不经心的说着恐怖的话题,“上弦二的那位大人非常具有探究精神。”

他将自己记忆深刻的事件全部储存到了记忆宫殿之中,在必要的时刻,将食指插入脑髓,像是翻书一样找寻到所需的记忆。

“是一项相当了不起的成果。”

“请放心好了累,在下会非常小心的。”

为了防止撕毁的书籍因为超强的自愈能力恢复,他有特意使用特殊材料制造而成的手术刀哦。

累终于感到了害怕。

因为他能够感觉到花开院弥生话里的认真。

比死亡更加可怕的是未知!

花开院弥生的行为或者思考都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未知变量!

累惊恐的后退,却发现他根本无处可逃!

之前被浓郁刺鼻气味所掩盖的木头散发的霉菌的味道让他意识到,他们所处的屋子年久失修!

摇摇欲坠的屋脊,以及外面难得的晴天,都将累逼入了绝路。

更何况!

行动变得迟缓了。

是刚才的那口汤!

累:“你到底在汤里加了什么?”

花开院弥生:“在下已经说过了啊,只是一点紫藤花嫩芽而已。”

只是为了储存并不属于这个时节的紫藤花嫩芽,加入了一点点的防腐剂。

由珠世小姐友情提供。

纯天然无公害,不添加任何防腐剂的那种。

“所以才说了啊累,为什么要这么快的醒过来呢?”

在弥生最初的计划中,他会让累在睡梦中安心的完成手术。

不会有任何恐惧,平静恬淡的忘掉不应该知晓的事情啊。

需要和珠世小姐在确认一下剂量问题了啊。

对付普通的鬼已经足够了,但是一旦牵扯到了十二鬼月之后,在药品的实效上……

但不愧是珠世小姐,只是那少的可怜的鬼王之血,就已经研制出了能够对鬼造成伤害的毒药。

被恐惧与睡意淹没之前,累终于反应了过来。

看到他醒来的那一刻,花开院弥生眼底划过的那丝遗憾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不过,这种忤逆不到的行为,也是无惨大人允许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

遇事不决,甩锅屑老板。

同样的伤口两份借口,不愧是你,花开院弥生!

☆、陷入迷惑的第二天

万世极乐教依旧如此的热闹。

痴男怨女永远不绝。

胆小懦弱的人类对于永恒的追逐和对苦难的逃避中孕育出了神子。

人类幼崽是相当可怕的生物。

和鬼漫长枯燥的一生相比, 人类的生命宛如朝露。

如此短暂,惹人怜惜。

宛如大慈大悲普度众生的神佛, 童磨端坐于神座之上, 头戴冕冠,聆听教徒的烦恼。

宽恕罪孽深重之徒。

为他们指引迷津, 直到通往极乐世界为止。

只是最近一段时间, 教主大人身边稍微有些不同。

他怀抱中总是有着一个懵懂的赤子。

人性本善。

于赤子眼中倒映出魑魅魍魉的恶与欲,众生百相。

矛盾与冲突中,又在极红的教主中得到了缓和。

达成了微妙的平衡。

宛如西洋油画上的圣母与圣子一般。

匍匐于地, 挣扎于恶念之中的教徒于是涕泗横流,五体投地拜服于神座之下。

枯燥乏味的教会终于接近尾声, 最后一个教徒小心翼翼地离开之后, 童磨像是无骨的蛇, 软软地摊在了宽大的座上。

“小弥生不在,真的好无聊啊。”像是自我安慰一般, 他扭头看向正抱着一朵荷花, 自得其乐玩的不亦乐乎的伊之助, “对吧伊之助。”

理所当然的, 并没有得到回应。

童磨他真的不太讨小孩儿喜欢呢。

但他也并不在意就是了。

不论是人还是鬼,在无聊的时候就很容易开始发散思维。

比如现在。

“说起来,小弥生到底多少岁了呢?”这是一个未解之谜,在童磨成为上弦六之前,花开院弥生就已经陪伴在了无惨大人身边。

“黑死牟阁下感觉和小弥生很熟呢。”

虽然从未如同万千教众期待那样,聆听到神的口谕, 但童磨并不否认,他是被上天宠爱的家伙。

天生的七色琉璃眼瞳,以及对人生感到无聊枯寂的时候明白了永世极乐真谛。

以及偶尔的心想事成。

虽然有些意外,万年宅的黑死牟大人竟然会因为一点所谓的私事挪窝,但现在他更为关心的是另一件事。

“黑死牟阁下是战国时代的武士对吧。”作为上弦一的黑死牟是唯一被无惨承认的合作伙伴。

从战国时代就已经成为鬼的黑死牟,已经活了四百多年了。

如果没有意外,今后这位美丽强大的武士也依旧会与月相抱。

黑死牟点了点头,“在下在初成为鬼的时候,得到过他的帮助。”

“咦!像您这样强大的存在也会?”童磨惊呼。

“即便是十二鬼月,在刚刚经历完转变,也是相当虚弱的存在。”品行高洁孤傲的武士从来不会否认自己过去的弱小。

换句话说,花开院弥生果然和童磨想象的那样,是存活的相当久远的存在了。

但是为什么呢?

并不能算是合格的聊天对象的黑死牟阁下并不太理解童磨的纠结之处。

“可是对那位大人来讲,实力不够强大的家伙,是浪费资源的存在吧?”

童磨自诩还算了解屑老板的为人处世。

弱小的鬼的死亡不需要怜悯。

只要他还活着,就能转生无数的鬼。

就像是割韭菜一样。

割完一茬,还有一茬。

源源不断,取之不竭。

因为一点意外难得出门散心,结果接二连三遇到了麻烦家伙的黑死牟:“……”

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送客信息被童磨完美闪避。

看着兴致勃勃,势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同僚,即便是黑死牟,也会感到一点烦躁。

如果是缘一的话,一定会比他更游刃有余的处理和陌生人的谈话吧。

毕竟即便是鬼,也会下意识的追逐太阳啊。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前不久,小弥生有个非常有趣的言论。”

童磨颇为恶趣味地开口说道,“他送给了在下一本西洋的鬼怪传说。”

作为一名武士,黑死牟无法做到无视旁人。

那是一件非常无礼的事情。

对于长幼尊卑极其看重的黑死牟,同样也是对这些死板规则的恪守者。

在那本《罗曼蒂克吸血鬼奇缘》中的吸血鬼,是和他们一样的存在。

畏惧阳光,喜爱黑暗。

同样是非人的怪物,他们厌恶着紫藤花和日轮刀。

而吸血鬼们则讨厌教会圣水和大蒜。

好吧,在听到了大蒜这个名词的时候,黑死牟的脸色肉眼可见的黑了一个度。

完全可以看出对这等不优雅的食物的嫌弃之情。

毕竟听说黑死牟大人曾经是出生大贵族之家啊。

但是挑食并不是好习惯哦。

“大蒜可是具有很好的杀毒功效哦黑死牟阁下。”

又因为不易变质,是穷苦人家遇到流感时必备的药物。

熬汤服用或者用于消毒都是物美价廉的选择。

黑死牟:……

他开始思考,现在拔刀将童磨一分为二还来得及吗?

从最开始,他就应该谨记猗窝座的告诫,远离这个堪称病毒的男人的。

到目前为止,黑死牟都不没有找到童磨口中的有趣点在哪里。

“请不要着急,黑死牟阁下。”童磨打开折扇,露出了狡黠的眼睛,像是通体雪白的狐狸,挥动着蓬松地大尾巴,口吐芳莲。

“西洋小说中的吸血鬼们以人类的鲜血为生,而我们是以人类血肉作为食物。”

但在那本小说中,有个特有名词——

初拥。

是非常符合大贵族审美的词语呢~

在书页最下角的注解也非常有意思。

吸血鬼中的使祖拥有将人类转变为黑暗子民的力量。

这是吸血鬼家族中常见的家庭成员增加方式。

毕竟按照吸血鬼那稀薄的x欲,以及低到可怜的纯血婴儿诞生率,等待两性繁殖的话,可能吸血鬼家族早就灭族了。

所以诞生了非常有意思的设定呢。

“新生儿会尊称为他们初拥的始祖为父亲大人。”

黑死牟歪着脑袋,还是不太能够理解两者联系。

童磨笑了出声,“那我们应该称呼无惨大人为父亲吗?”

仔细想想,按照这个逻辑,将人类转化为鬼的无惨大人,不就是父亲了吗?

“按照吸血鬼的亲属认定,比黑死牟大人还有先一步转变为鬼的小弥生其实是大哥?”

是长男啊!

一板一眼的武士很难分辨出别人口中的玩笑话之类的,他只会像是每日勤恳练习枯燥乏味的挥刀一样,全盘接收。

但这个信息量,即便是百折不挠的武士大人,也有点超负荷了。

“是这样的吗?”

“嗯嗯。”

这……

果然还是不太能够接受啊。

上弦一内心平静的世界受到了巨变。

甚至能够和记忆中的弟弟拿起了木剑的那一天的冲击相提并论。

耳畔边仿佛传来了他拿起日轮刀,不顾妻儿哭喊声,执意跟在多年未见的双生弟弟身后,为了追求剑道的极致,离开继国家时,模样模糊的家臣在耳畔边的嘶吼劝解。

「大人,时代变了。」

被冲击到意识模糊的黑死牟阁下不得不承认——

时代可能真的变了。

童磨决定趁热打铁,“所以关于咱们家的长男,黑死牟阁下有什么了解的吗?”

为了以防万一,童磨加了一句,“毕竟我们是相亲相爱的家人啊。”

作为家人,了解每一位家长的过往,才是拉近彼此距离不是吗?

遭受了灭智打击的黑死牟恍惚之间脱口而出一个秘密。

知道这个秘密的家伙,早在四百年就已经全部死绝了的辛秘。

“我向长……花开院弥生发起过换位血战。”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就真的完全出不去了。

他赢得并不容易。

但还是赢了。

除了那个被神宠爱的孩子,黑死牟那短暂无趣的人类生活,未曾一败。

是走到了人类剑道极致的武士。

只可惜——

他本凡人,奈何与圣人同根。

于是高洁的武士堕化为鬼。

鬼王的天敌的哥哥被引诱堕落为鬼。

这可真是一件趣谈啊。

对于呼吸法的威力,几乎全灭的十二鬼月已经侧面印证了。

所以无惨开始思考。

如果将使用呼吸法的战士转化为鬼的化,能否完成他的夙愿?

继国严胜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无惨的眼前。

是难得的合作关系。

所以花开院弥生被派遣到了新生的鬼身边,开始指导尚未适应的新生的鬼生存技巧。

这他妈不是就是风流老父只生不管。

稚嫩幼弟生活不能自理。

坚强长男不离不弃,勇担家庭重任?

单口相声说得贼六的童磨掏出了一方手绢,掖了掖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没想到小弥生竟然这么能干不容易。”

实在是太让人感……

动了。

在恍惚之间,身体变得轻盈不少,甚至察觉到了微弱的风灌入了脑内。

童磨面带微笑的仰望宛如参天大树的上弦一大人,“黑死牟阁下?”

不管不顾头首分离的同僚,黑死牟终于遵从本心,拔刀收鞘,一气呵成。

“太聒噪,浑身都是破绽,童磨。”

并不顾童磨的挽留,黑死牟大步离开。

只留下了一个潇洒的高马尾。

就真的十分酷辣火毙。

不愧是上弦一大人呢!

————

花开院弥生刚刚结束了一场魔幻手术。

不过是简简单单的食物过敏引发的窒息性休克,心脏停止跳动三分钟。

也不过是毫无杀毒意识,连个无菌服都没有的开颅手术。

术后感染?

不存在。

手术大出血?

不应该。

你怕不是瞧不起我十二鬼月超强的生命力?

总而言之,花开院弥生跨行进行的第一起开颅手术很成功。

出乎意料的大成功。

救治过的患者都哭着离开了呢~

正沉浸于救死扶伤的荣誉感中的,花开院家中的幼子,并不知道,他成为了实至名归的长男呢~

还是劳苦功高,费劲千辛万苦,吃的是草,产的是奶的无私型长男呢~

没来由的感到背脊一阵发凉的弥生戳了搓并不存在于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打了个喷嚏。

颇为意外的看到了像是发现天敌,抬头警惕环伺四周的累。

“啧。”白发男孩啧了啧舌。

已经有些记不太清家人们口中的雨天争斗了,但累知道,他对花开院弥生的存在本能的不喜的深处,还潜藏着一份畏惧。

就像是遇到了天敌的兔子一样。

即便那家伙看起来相当无害。

察觉到了累警惕的目光,花开院弥生回以一个温和无害的微笑。

像是温顺的食草性动物。

却让累感到一阵恶寒。

累并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

毕竟孩子的世界时纯粹的。

喜欢和讨厌之间的线划分的很清。

对于未知天然的好奇,让幼童总是身处危险之中。

哪怕母亲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说着不要玩火,不要私自下河游泳。

但那又怎么样?

玩嗨了之后的孩子们,三五一群的混在一起,如果不是不会飞,甚至能把天给捅破!

直到母亲抓着孩子的手指,放入烛火之中,火舌焦灼的炙烤着手指,带来的刺痛感,让孩子放声大哭起来。

这才能够通过切身体会,明白了解到火焰的可怕。

现阶段的累就在经历这个阶段。

尽管不知道原因,但只要一靠近花开院弥生,身体就会自动报警。

警告着主人远离危险。

曾经被烈火灼烧的痛感,哪怕大脑已经忘记,但身体却诚实的记录了曾经遭受的磨难。

花开院弥生不信邪的往累的位置挪了挪。

累警惕的又往外移了移。

如此反复三次之后,即便是严谨的学者也能得出结论了。

他似乎被讨厌了。

稍微有些挫败感啊。

他一直觉得自己挺受小孩子喜欢的。

完全没有去想过自己到底对累干了什么的恶鬼,不能理解。

「你在想什么?」

过大的困惑甚至让弥生和屑老板自动连接。

「真是非常抱歉无惨大人。」作为社畜,对于老板的窥屏能说一个不字,发表一句怨言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了,「是在下的鲁莽吵到您了?」

「不,告诉我弥生,你在为什么烦恼?」

脑海中的低语就像情人的低喃一般,像是旖旎的梦,在这梦境中绽放着黑色玫瑰。

多么少女漫的场景啊。

光是文字的描述,就是如此的罗曼蒂克。

只可惜花开院弥生是一只含盐量过高,一直等待五险一金落实退休无果的社畜。

社畜守则第三条:在看到工资条的之前,绝对不要相信狗比上司的鬼话。

更何况屑老板本身就是最大的鬼呢。

花开院弥生警惕地竖起了小耳朵,斟酌用词,回答道,「真是非常抱歉,在下和累之间好像有什么误会。」

不管屑老板到底在怎么想,反正在弥生这边,他都将自己的烦恼定义为何同事间的小摩擦!

「似乎被厌恶了呢。」

能够清楚的感知到累那个孩子对赋予他心生的鬼王的憧憬与崇拜,以及对弱小的家伙占据了无惨大人身边一席之地嫉妒的鬼舞辻无惨:……

这大概是所有雄性生物的劣性。

他们享受着被人追捧的感觉。

那样似乎能够彰显他们的魅力。

即便是鬼舞辻无惨也不能例外。

他是如此完美的存在,是高于所有生物的高等存在。

会被追捧本来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鬼舞辻无惨当然不会将弥生小小的烦恼放在心上。

倒不如说如果花开院弥生和累之间的感情真的突飞猛进,一日千里,不到三月时间恨不得能够桃园三结义的程度。

那才会让他感到不爽。

甚至想要杀人。

「没关系,就这样保持下去就好弥生。」

「……是的,无惨大人。」

「你的试验怎么样了?」

老板的通病之有事没事都会在闲聊中扯到工作。

花开院弥生吐出一口浊气,「请不用担心,一切都在计划之中,请您再耐心等待十余年的时间。」

不管成果如何,反正先把大饼给画出来在说。

「愿荣光与您常伴。」

也不管屑老板心情如何,反正把彩虹路给屑老板铺好就是。

好的,话题原本应该到此就结束了的。

直到屑老板在挂断通讯之前,放下了一个炸弹,「弥生。」

「是的,无惨大人。」

「在上次的上弦会议中,童磨叫了我一声父亲?」

这是怎么回事?

一直都是时尚弄潮儿的屑老板,第一次不太明白当代上弦之间的脑回路了。

倒不如说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弄明白过童磨那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

那家伙并不畏惧死亡。

同样也不留恋永生。

却又执拗的依托黑暗存活。

是个看不透的讨人厌恶的家伙。

但这份厌恶,在上次上弦会议结束后,达到了顶点。

离无限城被毁,就是一句父亲大人的距离!

花开院弥生:……

该怎么说呢?

不愧是你童磨?

这是精神攻击?

「童磨大人最近想要挑战鬼的天性。」

比如服用一定剂量的紫藤花。

「可能是身体有些不适吧。」

弥生说得委婉,但中心思想其实就差没把那家伙脑袋有病给指名道姓的说出来!

偏偏无惨顺着弥生的思路想了一周,竟然觉得这个逻辑完全没有任何毛病。

「将那个人类幼崽从那家伙手里接走吧。」

毕竟的重要的工具,在完成自己的使命之前,屑老板也会小心爱护的。

花开院弥生:……

「是的,无惨大人。」

作者有话要说:

啊,迫害一哥和二哥我真的好快落!

☆、陷入迷惑的第三天

嘴平伊之助一直都是知道的哦。

他生活在常人所认为的炼狱之中。

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

与花开院弥生在烟花大会上和鬼舞辻无惨预料的一样, 被恶鬼抚育长大的孩子,从骨子里就是扭曲的。

他并不认为恶鬼食人有什么不好的。

“可那是你的同类啊伊之助。”猩红竖瞳的主人头戴黑纱, 为稚子的冷漠感慨。

潜藏在所谓好心背后的是冷漠的试探。

就像千年前教导宛如镜中半身的弥生鸡蛋永远不要放在同一个篮子中一样。

即便是半身, 鬼舞辻无惨也永远相信眼见为实。

这并不是对弥生的不满。

更为现代化的说法就是对员工工作的考核吧。

“可是鬼如果不吃人的话就会死啊。”天真无邪的孩子回答道。

偶然路过兴起的鬼王于是发出大笑,然后凭空消失在了竹林之中。

就和弥生说得那样, 这果然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今年已经六岁了的伊之助眨眨眼, 对于突然出现在附近的奇怪的家伙已经见怪不怪了。

和无关紧要的家伙们比起来,他更为关心的是山主送给他最后的生日礼物。

在半个月前山主已经和整片山化为一体了。

从此之后,牠便是五莲山, 五莲山便是牠了。

唯一放不下的,大概就是在生命的最后, 养育长大, 又不得不放任幼崽在恶鬼中成长的伊之助了。

所以牠告诉伊之助, 在他生日时,会得到一份礼物。

伊之助并不因为山主的离开感到难受, 只是觉得心里有些空荡荡的。

这份过于复杂酸涩的情感, 又像是注水了的棉花, 看起来轻飘飘的飘进心里, 实际上又沉重极了。

他无法排解出这份酸胀感。

但是没关系,弥生会告诉他一切的。

没错。

因为狗比童磨的骚操作差点毁了无限城之后,屑老板终于正视了他看起来脑子有坑,实际上脑子里不仅有坑,坑里还积水,积得水还能养鱼了的得力部下。

该怎么说呢?

童磨是个非常好用的工具人。

好用到了即便是屑如无惨, 也可以捏着鼻子忍受这个工具人带来的精神污染。

但是孩子是无辜的。

特别是这个无辜的孩子在未来的某个关键时刻可能会发挥出巨大的功效的时候。

花开院弥生从那田蜘蛛山连夜赶回了万世极乐教中。

从来不会阅读空气中氛围的童磨正在自闭中。

他不能理解为什么无惨大人的反应会如此过激。

明明他的逻辑非常完美啊。

甚至陷入了短暂的自我怀疑中。

“呐,小弥生,难道在下其实很不讨人喜欢?”

花开院弥生:!

天啊,是因为被过激屑老板爆头之后,新长出的头还没来得及注水吗?

在有生之年,他竟然能够听到狗比上司对自己如此清楚的认识?

如果不是不合时宜,弥生甚至想在村头老树上挂上两联鞭炮,在村头摆两桌庆祝。

只可惜,就算是刚刚长出的脑袋的注水程度,也是你无法想象的快。

根本不需要等弥生组织好措辞,童磨就已经原地复活了。

他当然不会错了。

“一定是无惨大人太高兴了吧。”

毕竟是从平安京时代开始就是孑身一人,即便再是强大,也会感到孤单的吧。

但是从那天过后,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因为十二鬼月是一个幸福快乐的大家庭啊。

花开院弥生:“……”

他胃疼。

突然能够理解屑老板为什么会紧急将他从那田蜘蛛山召回的原因了。

童磨的病更重了。

也算是一场度假吧。

花开院弥生度过了一个相当清闲的五年时光。

没有被神之爱子一路连砍追杀的紧张,也没有屑老板时不时犯二想要统治全宇宙的野心。

就仿佛一夜之间,他平静的日常就从风起云涌的星际争霸过度到了平淡温馨的种田乡土风中。

在伊之助学会了全部的兽之呼吸之后,花开院弥生就已经嗅到到了山主即将远去的气味。

“但是那可是山主大人啊!”

伊之助依偎在花开院弥生的怀里,划拉着双臂,拼命比划着。

花开院弥生叹了口气,颠了颠小孩儿肉乎乎的屁股,将人往上提了提,“伊之助,万物都不是永恒不变的。”

即便是山主,也会有疲倦,需要休息的时候。

“山主大人是整座五莲山的化身,只要五莲山还在,牠就不会消失。”

而现在,只不过是因为时代变了。

在过去,山脚下的村民们因为天灾人祸,所以拜服在大山之下,修建神庙,祈祷庇护。

而现在。

当威力巨大的火药炸开了原本坚不可摧,被当做永恒存在的山脉,巨大的黑洞贯穿了整座山的山腹之后。

人对于自然的敬畏之情开始退变。

只是这些,对年仅六岁的小孩儿来说,实在太难理解了。

花开院弥生只能薅一把伊之助已经快要及肩的头发,好像该给小孩儿剪头发了啊。

“最近镇子上会有庙会。”花开院弥生抱着伊之助向山下走去,“童磨大人已经率先前往镇子上去了。”

等弥生将伊之助哄睡着的时候,月正当空。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伊之助最近心情低落,弥生是拒绝和狗比上司一起外出的。

这意味着麻烦。

童磨本人就是一个超强的麻烦制造机。

可怕的是他本人心里根本没有一点ac数。

最为重要的是热闹非凡的庙会,也永远都是情侣们不二的约会首选。

灯火阑珊的庙会,绚丽璀璨的烟火大会,以及街道两边散发着诱人响起的叫卖声。

人间烟火气息十足的庙会从来都是鬼所热爱的场所。

也是鬼杀队每年都会高度警惕的时间段。

“真是非常抱歉香奈惠大人。”只除了一双眼睛,浑身上下都包裹于黑暗中的隐部成员略显羞愧地低下了头,“因为我们的失职,竟然还要麻烦您亲自前往。”

后藤只是今年刚刚加入隐部的新人,第一个跟着前辈们出任务就出现了如此纰缪。

在发现了鬼的踪迹,一路跟踪而来后,他们跟丢了鬼!

“请不要这么说。”身披蝴蝶羽织女人温和地将请罪的隐部成员扶起,“能够将恶鬼逼到不得不躲藏到人群里,后藤君和大家真的非常了不起呢。”

蝴蝶香奈惠是发自内心为隐部的大家平安无事感到喜悦。

对于不能习得呼吸法的隐部的大家来说,即便只是刚刚转变的鬼,都可能轻松了解他们的性命。

但是他们现在却活跃在了人前。

仅仅只是想要避免更多的家庭像他们一样,遭遇不幸。

“请带我去鬼失踪之前最后出现的地方看看吧。”

“是的,香奈惠大人。”后藤连忙点头。

后藤为蝴蝶香奈惠引路的同时,也在将自己了解的全部情报告知花柱大人。

最开始他们并不不是在这个小镇上行动的,而是隔壁村子里发生了少女失踪案件。

最初消失的是刚刚被未婚夫家退亲了的女孩儿。

据说是未婚夫家发达了,看不上卖油郎家的女儿,所以退了亲。

还要不到半年就到婚期了的女孩儿,于是精神出现了恍惚,甚至不知今夕何夕的样子了。

父母也因为周围的流言蜚语抬不起头。

因为是第二天早上发现结冰的河道上漂下的绣鞋,只以为女孩儿是不堪流言,跳河自杀。

但是这只是一个开始。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不下十个少女失踪了。

“我们发现了鬼的踪迹,但那家伙非常谨慎。”

甚至不愿和连呼吸之法都没有掌握的他们正面战斗。

只是一味的逃跑。

结果一路追击到了小镇上,正好赶上了庆典。

如鱼得水的鬼钻进了热闹的人群之中,不见了。

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了。

蝴蝶香奈惠在听到说失踪的孩子中年龄最小的只有十二岁时,就已经面露不忍。

实在是太过分了!

她绝不会原谅轻易夺走他人性命的家伙!

已经得到支援的后藤也要离开了,“真是非常抱歉香奈惠大人。”

隐部的成员就像部门的名称一样,是必须隐藏于暗处行动的。

说到底,他们也只是连呼吸法都没能掌握的普通人。

面对鬼是毫无胜算的家伙。

蝴蝶香奈惠微微鞠礼,将自己刚刚采集炮制好的草药递给后藤,“如果遇到忍那孩子,请帮我把这包草药转交给她。”

“请您放心。”

小心翼翼地接过用油纸包好的药草,后藤放到背篓中,“那么祝您武运昌隆。”

人声鼎沸的庙会的角落发生的一切都不足为人道也。

毕竟所有人都是那么的快活。

又有谁会注意小巷中突然消失的后藤?

独自从阴暗小巷中走出的蝴蝶香奈惠还沉浸在后藤所说的情报之中。

以至于一个不留神不小心撞到了别人。

“真是不好意思。”蝴蝶香奈惠略显局促的道歉,随即看到了少年挂在了腰间的香囊,是紫藤花的气味?

“不,是我这边需要向您道歉才对。”花开院弥生的眼睛从少女腰间的长刀滑过,扯了扯还在吃着章鱼小丸子的伊之助,“伊之助不是和你说过了吗,走路不要东张西顾的。”

“切。”伊之助小小吐舌,并不认为他错了。

蝴蝶香奈惠半蹲着身子,打量着在庙会上偶然遇到的少年,感慨道,“你们兄弟之间的感情真好呢。”

“兄弟?”伊之助歪着脑袋,并不太能理解这个意思,这是在说他和弥生吗?

不过眼前的这个女人,总是让他感到轻飘飘,软乎乎的啊。

就好像在哪里曾经遇见过这种轻飘飘的感觉。

还没能从贫瘠的大脑中提炼出有效信息,伊之助手里就被塞了一个金平糖,“作为道歉礼物,请伊之助君原谅我好吗?”

伊之助:!

小孩儿的耳朵都变红了,不自在的将别在一旁的面具拉下,“真是麻烦啊,看在你献上了贡品的份上!本山主就放过你这一回!”

并郑重其事的从紫色小布囊中掏出小印,示意女人伸出手,盖下一个小小的印记。

做完这一切之后,伊之助长嘘一口气,叉腰,“你现在是被本山主保护的家伙了!”

作者有话要说:

伊之助:这个姐姐我见过。

弥生:??!!童磨出来挨打!

感谢在2019-12-01 15:01:03~2019-12-02 13:03: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帷幕灯火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帷幕灯火 3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