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13)(1 / 2)

稳住,我能苟 樾玥 11354 字 7个月前

单放空大脑,然后开始发呆充电。

但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因为一次意外,厌恶鲜血和杀戮的神子,终究还是走上了修罗之路。

也因为鬼舞辻无惨的挑衅,继国缘一以一己之力几乎屠尽了十二鬼月。

青黄不接。

与惨淡的鬼月集团相比较, 隔壁的鬼杀队集团蒸蒸日上。

培养出一个合格的上弦之月是一件繁琐又漫长的工作。

要想收获一个上弦之月,当然离不开园丁的辛勤栽培。

鬼舞辻无惨甚至斥巨资放学科学喂养。

但是屑老板单知道结果缘一很强,但绝对没想到那家伙会这么的强。

也就造成了在弥生被关禁闭期间,鬼月集团差点就团灭了。

挖墙脚也就成为了必然。

比起辛苦栽培幼苗,果然还是直接买进成熟稳定有技术功底的员工更加方便。

其首选就是鬼杀队的柱们。

但是,鬼杀队的高层,初代的柱们,与鬼舞辻无惨之间,都有血海深仇。

毕竟屑老板虽然挑食,严格意义上甚至可以被归类到素食主义者中。

但问题是,他的部下们并不懂得节制。

普普通通的寻常人,如果在某一天得到了超乎常人的超能力后,他们会干些什么呢?

闭着眼都能想象得到好嘛。

这一切都是无惨的错。

能够在呼吸法还未出现,就毅然决然踏上修罗之路的武士们,无不是心志坚定之辈。

放眼望去全是敌人呢~

是恨不得将鬼舞辻无惨千刀万剐,请屑老板日轮刀刮痧大保健配上紫藤花茶日光浴一条龙的那种。

所以一众和屑老板有着血海深仇的柱之间,月柱就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严格意义上来讲,虽然生活无趣,但在部下们被鬼杀死,宛如命运的相遇之前,继国岩胜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抛弃继国家全部,就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离开了。

在此后十余年一直活在自责之中的继国岩胜再次和他的弟弟相遇了。

英雄救美式的重逢。

于尸山血海中宛如天神降临。

「真是非常抱歉兄长大人,让您受惊了。」

自己和部下苦苦挣扎数小时都未能伤到其一分一毫的鬼,就在那一瞬间就被人斩下了头颅。

多么鲜明的对比啊。

多么让人作呕的讽刺啊。

缘一啊。

果然不论过去多久,我果然还是不如你。

作为兄长的自己,是多么的狼狈啊。

继国岩生曾经在脑海中幻想过千次的重逢,却从没想到过,他们的重逢,竟然会是这样猝不及防。

所以他到最后选择放弃一切,不顾妻儿的挽留,加入了鬼杀队。

他告诉自己。

这一切都是为了给惨死的部下报仇。

宛如自欺欺人的鸵鸟。

谎言在重复了千次万次之后,也就成真了。

到最后就连继国岩胜都相信了自己的那套说辞。

那些信任着家主大人,原本应该有更加幸福安稳生活的部下们……

如果当年离开的人是他的话。

如果当初成为家主的人是缘一的话。

部下们是不是就能拥有一个幸福的未来?

继国岩胜在加入鬼杀队后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为什么当初离开继国家的人不是他呢?

「为什么离开继国家的人不是你,岩胜!」

在又一次败给武士之后,居高临下的继国家主眼里带着浓浓的厌恶。

就仿佛是在看待一无是处的垃圾一样。

哪怕他厌恶的对象,是之前数年一直被视为骄傲的长子。

但弱小即是原罪。

继国岩胜在很小的时候,是非常温柔的孩子。

因为担心不能说话的弟弟遇到危险,所以会下意识的学习木笛的做法,只是为了让弟弟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能够发出警报。

「不论多么遥远,只要听到笛子的声音,我一定会立即赶来的。」

但这句承诺,注定食言了。

所以啊,多么美丽的素材啊。

鬼舞辻无惨发现了宝物。

他缓缓牵扯开了嘴角。

瞧他发现了什么。

真是太有趣了。

鬼舞辻无惨决定从恶龙手中夺走了月亮。

然后将皎皎明月染黑。

即便重来一次,黑死牟也无比确信,他会选择同样的道路。

毫不犹豫的舍弃人类之躯。

他只是想要成为太阳。

缘一啊,我是如此的憎恨你。

缘一啊,我是如此的想念你。

“黑死牟阁下做自己就好了啊。”花开院弥生开口打断了上弦壹漫长的回忆,“在下曾经和您见过。”

在继国家主尚且健在的时候。

不仅是作为武士。

为人时的记忆已经变得模糊。

那短暂的记忆,是如此的模糊,就连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的容貌都已经不再记得。

四百年时光的侵蚀下,一切都像是雾里看花一般。

所以黑死牟忘记了。

“您还记得春姬吗?”

在继国夫人病死之后,被当做赔罪礼送往继国家的女人。

啊。

原来那个女人叫春姬啊。

黑死牟想到。

在母亲死后,父亲大人放荡了很是一段时间。

部下们献上的女儿,以及出兵带回的战利品,满满当当的几乎塞满了后院。

最为得宠的孩子就是春姬。

但是后来,春姬死了。

因为背叛了父亲。

被赐下了毒酒。

过去四百年的时光,黑死牟还能记得春姬的名字,也不过是因为在很久之前,那个女人曾经帮过继国岩胜。

年仅七岁的孩子惨败成年武士之后,受到了最为严苛的责罚。

明明是一卵同生的双子,却如同天堑一般的差距。

这让继国家主感到了怒火。

他随手抽过马鞭,近乎泄愤的鞭挞在了长子身上。

仅仅只是一鞭,就足够让身体还未完全长开的稚童晕厥过去。

继国岩胜被罚在禁闭室反省。

不允许任何人探望。

当天晚上,饥寒交迫的岩胜,就发起了高热。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死在这里的时候,他被春姬救了。

哪怕那个胆小的女人担心触怒主君大人,只是留下了一块坚硬的馒头。

但就是这点馒头和水,让岩胜撑过了禁闭室的三天时间。

他终究还是活着从禁闭室走了出来。

这份恩情,让岩胜记在了心上。

只是还没等到岩胜拥有足够的力量报答春姬,那个女人就死了。

据说春姬在被送到继国府之前,曾定下过婚约。

未婚夫和春姬两小无猜,是真正意义上的青梅竹马。

可惜的是,竹马家道中落。

为了让春姬嫁到继国家中。

竹马‘意外’地在某个夜晚,死在了试刀武士的刀下。

只是因为继国家主无意的那句称赞的话。

如果只是这样,那个懦弱胆小的女人大概也只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躲在被窝里哭泣。

但春姬发现了那个所谓的试刀武士,其实就是继国家的门客。

转为家主大人解决一些继国家主不方便出马的麻烦人物。

“黑死牟大人认为一个大门不出的女人,哪里来的本事知道继国家的辛秘呢?”

黑死牟:“是你告诉春姬的?”

花开院弥生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就是了。

“这是等价交换。”

毕竟不得志的谋士和得宠的宠姬能够前往的领域还是很不一样的。

既然伪装成了普通人。

在非不得已的情况下,花开院弥生并不想使用非常手段。

所以他和春姬做了一个交易。

在特殊情况下,他要借用春姬的身份。

作为交换,他会告诉春姬全部的真相。

“是您趁着夜色,偷偷潜出继国家,为春姬收的尸对吗?”

仅仅只是因为在那个时候,春姬给的那个馒头。

黑死牟:“我不记得了。”

也并不想去深究为什么花开院弥生会知道的如此详细。

弥生轻笑了声,对于这个答案耸了耸肩,“这样啊。”

真是一点都不坦率。

花开院弥生还记得的哦。

一脸悲伤的为早已僵硬了春姬收敛好尸体,那孩子甚至哭了。

为了一个试图杀死自己父亲的狠毒的女人。

花开院弥生:“您是位温柔强大的人。”

黑死牟:“你刚才在说什么?”

花开院弥生摇了摇头,“不,没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所以弥生到底是什么时候会和春姬交换身份呢?

大噶晚安~啾咪~

☆、进入小黑屋的第九天(修)

都说人以类聚, 物以群分。

一个女装大佬身边跟着的,必然是又一个女装大佬。

这不是次元圈里公开的秘密了吗?

更何况花开院弥生根本就没什么节操可言。

感谢自己前任boss的操练, 花开院弥生对这些的敏感程度几乎为负。

更没节操的事情他都干过。

某年某月, 在某个重要谈判会议开始前一天晚上,大半夜正在隔壁套房休息的社畜, 接到了前任boss的电话。

「小弥生去买两个气球送过吧。」

一个人睡在空空荡荡的总统套房里真的非常害怕呢~

「……」

但社畜又有什么办法呢?

毕竟老板一句话, 员工跑断腿。

在花开院弥生吹起小雨伞做出两个气球送到隔壁套房后,弥生就知道,他已经成长到了新阶段。

毕竟上一份工作性质比较特殊。

虽然领着一份工资, 但做着两份工作,真的是一件超高危的工作。

他曾经的前同事有句话说的不错——

只要不下班, 就没有上班。

最高记录是一周时间只休息不到十个小时, 这难道是对工作的热爱吗?

不, 那是崇高的使命感!

说实话,弥生一度以为那家伙有一天会出现在社会新闻版面上。

标题他都想好了——

社畜的悲哀, 年薪百万007式上班背后的辛酸。

但可惜的是, 他并没有等到那一天。

在某位同僚熬夜猝死之前,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他先因公殉职了。

啧。

早知道自己会这么早的离开美丽新世界,他一定会选择及时行乐。

做一个贫穷但快乐的月光族。

人总要有什么乐趣掌握在自己手上,才能在繁重的日常中找寻到微妙的平衡。

前同事找寻到的平衡点是制作毛毡玩偶。

据说是乡下的老家曾经有养过一只喜马拉雅猫,因为换毛期每天都能清理出一大堆的猫毛,不自觉的就收集了一大堆猫毛,为了不浪费, 少年在youtube上看到毡喵的做法。从此打开了少年的奇妙之旅。

这个爱好延续到了上班,成为了缓解工作压力的又一利器。

作为一个过来人,前同事非常诚恳的提出建议,像他们这些从事高危工作的特殊工作者,可以适当培养一些小众爱好。

不然哪天心里变态,成为反社会人格就不好了。

「以几位干部为例。」

尾崎干部喜爱华美的服饰。

古典锋利的太刀一般的尾崎红叶,热爱收集华美繁琐的和服。

她甚至在拍卖会上,花费了一千万,只是为了得到某位已经封山大师最后一件手工和服的定制权。

虽然鱼龙混杂。

但横滨的包容性十分强大。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横滨拥有极高的自治权。

各方势力达到了微妙的平衡。

可以说能够在横滨茁壮生长的普通人,在一定程度上可能也没有那么普通了。

至少在霓虹其他区,并不会有多少人能够每天都能度过核平美好的一天。

并习以为常。

只要不是当街裸奔,包容性超高的横滨人民,并不太会在意你到底喜欢去做什么。

毕竟社畜光是为了面包,就已经是疲于奔命了。

只要这个爱好没给其他人带来生活上的不便,其他都随便的啦。

在这里, 「只要你不要像某个混蛋那样就好。」

这个不知名的混蛋,我们就代称他为绷带怪人好了。

以这位为反面教材,由此可以看出,横滨人民的日常要求是真的挺低的。

花开院弥生觉得前辈说的很有道理。

但他并没有找到啊。

他最大的梦想和爱好就是提前退休申请能够被领导批过。

年纪轻轻就手拿大把退休金,过上混吃等死的家里蹲生活。

但后来,弥生发现,当初的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因为世间老板千千万,只有更屑,没有最屑。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就算是女装也无所谓了呢。

这个时间太过久远,他已经想不起了。

但如果是女孩子的话,确实会方便许多。

哪怕是在大正时代,女性的地位也依旧低下。

再是风华绝代的美人,也不过是父系社会下的附属品。

所以春姬的背叛才会让继国家主震怒。

打扮成漂漂亮亮的女孩子,似乎从一开始就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

就比如现在。

身材高挑的美人将一头乌黑的长发高高盘起,金箔蝴蝶驻足于漆黑的丛林之中,振翅欲飞。

一切的一切却又抵不过美人眼角的那抹近乎艳丽的红色。

繁重的黑色和服重重叠叠下,包裹着一头漂亮的凶兽。

突然出现在街道上的美人,就像是出鞘的宝刀。

那份美,甚至能将人划伤!

但那又的美人,又是如此的引人注目。

甚至让人下意识的忽视了他的性别!

撑着巨大的黑伞,花开院弥生行走在小镇上。

手里拿着一束还沾染着露珠的不知名野花。

毕竟他现在要去探望友人。

这件堪称艺术品的和服,当然不可能出自黑死牟之手。

宛如苦行僧一样修行锻炼己身的黑死牟大人的衣柜中的衣服,真的是一眼就能望见尽头。

整齐划一的浅紫色和服,复制粘贴了整个衣柜。

其带来的视觉冲击,让猝不及防打开衣柜的弥生受到了惊吓。

也让终于鼓起勇气,实时转播的屑老板感到了来自上弦壹的威力。

这都是些什么?

这些款式拿出去,甚至能够让那些一直致力于复原战国时代历史日常的考古学家们发疯。

虽说时尚圈就是一个圈,每隔十数年所兴起的流行元素就是一个循环。

但听到哪个循环是以四百年为周期的哦。

花开院弥生倒是无所谓就是了。

毕竟他已经差不多习惯了。

你看看被发现的那一匣子盲盒中的继国岩胜,有没有感到一点点眼熟?

关于那些衣服款式。

他可以有用心观摩然后复刻的哦。

可以说在他推出的新年盲盒中,每一只兄长大人的服装动作,都是有现实依据的哦。

只要一想到如此老气横秋的衣服最后会被套在他家精致的长尾猫身上,鬼舞辻无惨就感到一阵窒息。

他觉得不可。

脚踏木屐哒哒地行走于山林小路上的弥生,无视了新雨过后爬满石梯的鲜苔,

灵活的就像行走于山林间的白鹿。

参天的大树被人拦腰折断。

粗暴的做法,却是最为简单有效的破阵方法。

阵法被破坏了

所以才会被无惨发现一直隐居山林之中的灶门一家。

原来如此。

左手抚在了被折断的大树上,只是刚刚将手搭在了断口,弥生就已经看到了一切。

毕竟曾经是靠着伊之助,勉勉强强得到了山主的庇护。

虽然只有不到小指甲盖那么小的印记。

但也已经足够了。

他看到了大树在被拦腰砍断之前发生的事。

哪怕只有一瞬。

但弥生也可以确定。

这就真的只是意外。

因为下雪路滑导致樵夫脚滑,失手将手里的斧头扔出,万幸没有砸到任何人。

只是阴差阳错下,锋利的斧头径直地插入了大树中。

受到惊吓的樵夫跌坐在潮湿的地上,后知后觉回过神后,为自己竟然被一颗树吓到感到羞愤!

他愤愤得踢了古树一脚,随即吃痛地捂住脚趾,气急败坏的樵夫狠狠地挥下了斧子!

一击跟着一击。

然后咔嚓一声,参天的大树应声倒下。

花开院弥生:“……”

心里五味杂陈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守护了四百年的宝物,就因为一个意外,就因为一点点意外!

花开院弥生死死咬住下唇,眼里酝酿着一片风暴。

他迫切的想要将积在心底的郁气发泄出去!

但身后传来的沙沙的声音让弥生忍住了。

将炭治郎一行人安顿好后就立刻上路的富冈义勇,因为听到了树林里传来的声响,担心是野犬野狼入侵的义勇先生,立马起身,前来查看。

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背影。

富冈义勇:“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作者有话要说: 这憨憨的搭讪方式,不愧是你憨柱!

今天陪家人去公园基本走了一天,太累了,照顾每个人什么的,稍微有点短,明天补上。

大家晚安,

☆、再次相遇的第一天

这个世上总有一些意外。

就好比即将高考的少女和万念俱灰纵身跃下高楼的青年之间, 看似没有任何联系。

却可能是两个家庭的悲剧。

又比如还带着青涩的笑容,刚刚拿到心仪公司offer, 正在给家人打电话庆祝的青年, 和为了生计奔波,疲劳驾驶的卡车司机。

看起来没有任何关系的两个独立体。

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出神。

橡胶轮胎和柏油地之间摩擦带来的焦臭味儿, 以及地面上一道道深邃的划痕。

依靠卖炭为生的灶门一家和上山砍柴的樵夫, 两个看似毫无关联的存在,却在樵夫挥动斧子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改变了彼此的命运。

“你是樵太郎?已经有两天没看到他回来了。”

相熟的邻居在弥生登门拜访的时候, 努力回想了一番自己上次到底是在什么时间见到的樵夫。

最后肯定地点头,“不会有错的, 那家伙已经好几天没回来了, 说不定早就在山上被野狼给吃了。”

这并不是毫无道理的推测。

毕竟这座大山里的野兽多的数不胜数。

再加上今年收成不好, 已经有好几户人家后院样的鸡鸭被野兽们趁着夜色偷走了。

更何况樵太郎那家伙,似乎在几天前就有些不对劲儿了。

花开院弥生:“您能详细的和我说说吗?”

邻居本来并不想多嘴的, 但架不住自己的妹妹一直躲在门口, 挤眉弄眼的暗示兄长继续。

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 “那家伙在几天前和我说, 他看到大树里藏着金子。”

这不是疯了是什么呢?

“如果大树里真的藏有金子,早就被人挖空了,哪里还轮得到我们。”

但因为樵太郎说得信誓旦旦,甚至拉着邻居一起前去。

结果呢?

翻了大半座山,眼睛都快看花了,结果连一个铜板都没找到。

好像从那次开始, 樵太郎就变得奇奇怪怪起来。

花开院弥生:“真是太感谢您了。”

帮大忙了呢。

多么滑稽啊。

小心翼翼守护了肆佰年的普通日常。

灶门一家平淡祥和的琐碎生活,于弥生终究是不同的。

那是他。

那是继国缘一。

可望不可及的梦。

而现在,梦醒了。

在山林中发现了跌落悬崖的樵夫的尸首,以及直到死去,也依旧死死抱在怀里的一截枯木。

那截带着腐烂气息的枯木,正好就是花开院弥生刻在那株古木树心的阵眼所在。

支离破碎的线索于是串联在了一起。

一切都说得通了啊。

屑老板竟然聪明了一回。竟然知道使用替身攻击了?

似乎在妓夫太郎兄妹发起换位血战时,童磨有和弥生提到过。

在前任上弦六高升上贰之后,上陆的位置就空了出来。

妓夫太郎兄妹和另一个鬼之间展开了争夺。

闲到抠指甲的童磨拉着弥生,在第一时间赶来了吃瓜现场。

甚至开始了现场直播。

下弦壹和下弦贰之间为了唯一的空位,展开了厮杀。

与妓夫太郎大开大合的攻击不同,另一只鬼极其擅长精神攻击。

“说起来似乎所有下弦壹都相当擅长精神类血鬼术呢~”

童磨比了个wink,被弥生走位风骚闪过开来。

“那家伙的血鬼术非常有意思哦。”

“嗯哼?”

童磨知道,这是小弥生来了兴趣,示意他继续的意思。

“那家伙的血鬼术好像能够让人看到最想得到的东西。”

花开院弥生:“……哦。是吗。”

所以在上弦开盘买定离手的时候,听了童磨一顿分析之后,弥生果断压了堕姬兄妹。

这并不是单纯的只是出自对童磨的厌恶!

绝对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好吧,实话实说,这个原因占了80%。

剩下20%的原因是因为那个血鬼术,一点都不inteational。

已经被玩儿滥了。

毕竟上帝并不喜欢平庸。

如果将生活比作一出戏的话,那策划这出戏的编剧一定对亲情有着格外的执念。

参考一下道满家的悲剧。

再看看继国家的兄弟情。

下壹他输就输在他只是一个人。

根本没法在妹妹生命垂危的时候进入回忆杀,获得屠龙的力量。

要知道回忆杀才是少年漫开挂的标配。

连回忆杀都没办法正确进入的弟弟,又何咸鱼有什么区别呢。

不过是连名字都不配拥有的路人甲而已。

在少年漫中甚至活不过一集。

败者食尘。

但如果曾经的下弦壹没死在换位战争中呢?

弥生轻吐浊气,开始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平铺直叙的说出了自己最大疑问,花开院弥生抬眸。

朋友,how are you?

一路追踪来到山顶的义勇先生身披双色羽织,发出疑问。

真是太幸运了啊~

在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之前……

富冈大侠出现了。

义薄云天,救人于危难之中!

不愧是你,富冈大侠!

弥生甚至来不及思考为什么原本应该被他拜托照顾伊之助的富冈先生,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您说笑了这位武士大人。”唰地一下打开折扇,娇怯地姬君后退两步,并不太习惯和人的近距离接触一般。

富冈义勇抿唇,思考片刻之后,笃定地说道,“不,我们一定见过。”

但是他却想不起来了。

虽然对于外物并不怎么关心,但这种长相的女人,只要见过的话,就一定不会忘记才对。

所以水柱笃定,他一定在哪里见过这个家伙。

如果继续下去,这个毫无营养的话题可以无限套娃继续下去。

但问题又在于,富冈义勇是个笨拙的家伙。

不管是做什么事,都相当迟钝笨拙的水柱,在某种程度上相当的一根筋呢。

他迫切得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武士大人您认为我们会在什么场合见面?”

“我不知道。”

真是相当直爽又果断的回答啊。

花开院弥生嘴角保持的完美微笑微微一僵,吐出一口浊气,为这微妙的既视感感到些许不安。

“武士大人您身边的友人和您相处,一定非常吃力吧。”

富冈义勇歪着脑袋,并不太能理解这句话背后的含义,“为什么?”

花开院弥生:“这或许是直觉?”

水柱恍然大悟,“这就是所谓的女人的直觉?”

花开院弥生:“……”

这家伙,可真是个聊天鬼才啊。

各种意义上的聊天鬼才。

“您的朋友缘一定很差吧。”真是太可怜了呢。

富冈义勇并不认同这句话,大声嚷嚷,“我没有被讨厌。”

花开院弥生:……

不是朋友,你到底有没有被讨厌,难道你自己心里美点ac数吗?

事实上,富冈先生心里还就真没有所谓ac数。

“妾身和葵姬是友人。”

富冈义勇:“葵姬是谁?”

花开院弥生:“……”

这家伙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至少先调查了解一下灶门家简单的人物关系图好吗。

“葵姬就是这家的女主人啊。”

狐疑的目光从徘徊在木屋外的男人身上扫过。

虽然一字未说,但弥生的眼神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撑着黑色油伞的女人抿唇一笑,在得知了灶门一家还要幸存者后,稍微有些惊讶。

“灶门家的长男在被袭击的前一天晚上,外出未归。”

也就因此躲过了一截。

至于次女祢豆子?

虽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现阶段对鬼已经改观不少,再加上祢豆子那还孩子,直到他启程离开鳞泷老师的住处,哪怕饥肠辘辘,祢豆子也从未想过伤人。

光是这一点,就足够富冈义勇改观了。

但这些对普通人来讲,还是太超前了。

所以水柱隐去了少女的存在。

花开院弥生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这只小小的蝴蝶,挥动翅膀,竟然会带来如此巨大的连锁反应。

真是太让人高兴了啊。

炭治郎竟然还活着。

“这样啊,真是太好了。”花开院弥生喃喃自语地说道,随即将黑色的方块一样的石头放在了水柱手上。

一眼示意,富冈义勇示意弥生解释一下。

“这是谢礼。”

“是您救下了炭治郎对吧。”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至少……

这至少还保存着生的希望。

说句相当自私的话,灶门一家的命运,弥生其实并不太过关心。

那不多是友人临死前的委托而已。

毕竟那个时候的缘一,差点就要哭了。

那孩子从很小的时候就是个哭包。没想到的是已经成长额为独当一面的大人了的日呼大人,竟然还是那么的孩子气。

花开院弥生:“请您务必收下。”

不然她会寝食难安的。

水柱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会将谢礼转交给炭治郎的,在下次相遇的时候。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

就又一次回到了最初的原点。

已经准备转身离开的弥生:“……”

这个问题没完儿了是吧?

“富冈先生,您这样是真的会讨人厌的哦。”

水柱义正言辞的再次强调,“我没有被讨厌。”

这点很重要!

这届水柱莫不是基因突变了?

弥生开始回忆,似乎初代水呼还是相当敏锐,甚至可以担一句长袖善舞。

不过是四百年的时间,到底都经历些什么啊?

作者有话要说: 不愧是你,鬼中童磨,柱中义勇!

以及咸鱼终于忙的差不多了,从明天开始应该可以在年前日4000了

☆、再次相遇的第二天

富冈义勇感到了一丝被冒犯的气息。

他是真的觉得突然出现在山林小屋间的女人非常熟悉。

呼吸是不会骗人的。

一人的动作、神态甚至是模样都可能发生改变, 但呼吸不会。

或者说围绕在动物、植物身边的汽不会。

正常人体内含有80%以上的水,作为水柱, 通过人四周围绕的水汽, 差不多就能辨别一个人是否撒谎。

花开院弥生听罢,连连点头。在这一刻, 感觉突然能够理解黑死牟大人的心情了呢~

稍微有一点恶心了呢。

略带嫌弃的离毫无察觉的水柱远一点, 再远一点。

就怎么说呢,猫猫觉得不妥。

富冈义勇:“就是刚才的表情!”

大力的拍在了美女的脸上,富冈大侠发现了新大陆。

突如其来的惊吓让弥生瞳孔放大, 还带着几分惊魂未定。

如果不是一千年的演员的专业素养,水柱已经没了。

字面意义上的没了。

花开院弥生并不习惯和人有过多的亲密接触。

短暂的被人收养了的猫猫, 在失去了温暖的小窝之后, 再次踏上了流浪之旅。

他可能会在某个时候, 某一天因为某个熟悉的场景,选择在陌生的小院一角小憩片刻, 或许小院的主人发现了这只通体雪白的猫, 然后带来了一些吃食。

于是猫猫就着这些食物吃了下去。

然后在又一次艳阳天, 启程离开了。

或许在某一天, 它会回想起曾经吃过的好吃的猫饭,于是不远千里的再次回到最初的流浪之所。

但时间实在是太过久远了啊。

久远到了会做好吃猫饭的女主人早已不在人世。

因为肚子饿所以会吃完小院的主人准在在庭院里的吃食,但为什么人类就会觉认为这是猫猫准备在这个家落脚了呢?

多么不合常理的判断啊。

花开院弥生:“武士大人……您在干什么?”

突然凑近捧住女士的脸颊,可是相当失礼的事哦。

如同死水一般平静的眼瞳中倒映着的是娇弱靓丽宛如仕女图中走出的美人的嗔怒。

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之前突兀的行为对于女士来讲太过失礼。

义勇后退半步,收回手,“抱歉。”

棒读一样的道歉声, 更像是挑衅宣言。

说实话,富冈先生能够安然无恙地活到今天,在弥生看来,甚至已经可以用奇迹来形容了!

“你是不是有兄弟姐妹之类的?”

“不,妾身是家中独女。”毕竟早在几百年前花开院家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他这么说的话,完全没有任何毛病。

这下轮到义勇沉默了。

作为赔礼,“我请你吃饭吧?”

“武士桑是想和我约会吗?”

但是可惜的是,“在下已经有婚约了呢。”

从她梳的发髻上也不难看出这一点吧。

这倒不是故意的。

只是屑老板他作为一名女装大佬。

是真的十分讲究。

既然追求刺激,那就贯穿到底号了。

大概是因为以上过激宣言,在因为看不下去黑死牟的死亡直男审美混搭风,鸣女快递送来了鬼舞辻无惨大正典藏和服后,还进行了技术指导。

屑老板他之所以被称为屑,当然是屑在方方面面。

色字头上一把刀。

漂亮美丽的女人总是惹人怜爱。

这个世上,当然不会有没来由的女装。

简单来讲,就是无惨有些时候会选择精致漂亮的周旋在不同的富商身边,探听有关青色彼岸花的传闻。

鬼舞辻无惨只会这一种发型。

花开院弥生是个动手废材。

毕竟在上辈子,他是清爽短发造型。

在平安京时代……

作为源姬最为疼爱的孩子,下人们恨不得自己将食物咬碎之后再一口一口地喂到弥生小公子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