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5 章 (7)(1 / 2)

稳住,我能苟 樾玥 1018 字 7个月前

花。

当然这些花都被废物利用的摆在了家里那光秃秃的花瓶里。

顺便一提,花开院弥生觉得大概等臭弟弟到死也不会想明白为什么少女们会送他鲜花。

「她们不是因为是歌的朋友吗?」

花开院弥生:?

「会送花,不知因为歌生病了,所以希望我带花回来探望聊表心意吗?」

花开院弥生:??

行叭弟弟,真的活该你单身。

「说道这个,歌。」

「什么?」

「为什么大家都说你是我的童养媳?」

花开院弥生哈哈大笑,笑得格外猖狂。

觉得臭弟弟不愧是他的快乐源泉。

5.第五年

弥生帮了继国缘一一把。

进入青春懵懂期的少年,需要长辈正确的引导探究两性之间的秘密。

但考虑到少年的自尊,弥生还算委婉的只是挑选了基本畅销□□打包提前当做生日礼物,送给了缘一。

他有打听过了哦。

隔壁继国家的长子,在这个时候已经被安排了通房的女人教导长子通晓人事。

别人家小孩儿有的,他家小孩儿也一定要有!

青春期的第一堂课,从点点滴滴小事做起。

唯一有些超出意外的是缘一他梦遗了。

作为成熟冷静的家长,花开院弥生帮了懵懂无知的少年疏缓了人生第一次的尴尬时光。

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唯一一点小麻烦是臭弟弟食髓知味。

少年总是不知节制,身体在记住了那灭顶的舒适后,就总想着能够重现快乐。

可惜这份快乐终究是短暂的。

因为这里是绿江。

脖子以下是不能描写的。

「歌qwq~」学以致用的表情包。

「下不为例。」

6.第六年

在这场过家家游戏中,花开院弥生有些乐在其中了。

他热衷于扮演腼腆害羞的童养媳这一角色。

面对邻居们善意的调侃,会娇羞地跺脚,然后捂着脸羞涩地抿唇一笑。

在臭弟弟牙疼的表情下,艰难地唱着独角戏。

「还是要看缘一那边的考虑。」

「嗯嗯,我和缘一家里都没有长辈了,您是看着我们长大的,到时候一定会请您前来观礼的。」

继国缘一觉得歌真的好厉害。

一路走去,同一件事竟然能够说出这么多不同的说法。

顶着臭弟弟崇拜的目光,花开院弥生感到一阵神清气爽。

7.第七年

在从小一起玩耍大的同伴相继结婚后,花开院弥生将人生又一桩大事提上了日程。

至于另一个当事人的意见?

who care~

新郎官反而是最后一个被通知结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