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他的校服(1 / 2)

运动会第二天。

天空仍旧是蓝的,这种蓝是洁净又轻盈的。云层薄薄的,雪白的云寂静地浮在那里。

太阳还是毒得很,秋日里似乎能嗅到一丝盛夏。叶唯走进校门,书包里装着纪衍的校服,她隐约闻到了四季桂的香味。

要怎么把校服还给他呢?

肯定是要找一个好的时机,避开其他同学。叶唯一边慢步走,一边想。她沿着路边走,小小的牵牛花随风微微晃动。

走到了看台,叶唯把书包搁下。薛瑜来得早,她正捧着运动会单子看。她的手指一行一行划过发皱的纸。

“上午有200米决赛。”薛瑜说,“下午有……纪衍的跳高决赛。”

叶唯听着,薛瑜正在继续看的时候,高一18班的位置前面有个男生经过。他在前方停了一下,突然冲着这边喊了一声。

“大头鱼!”

薛瑜猛地抬头,眼睛瞪得大大的:“孟子明,你神经病!”

“大头鱼,你才神经病!”

“孟子明,你全家都神经病!”

叶唯:“……”

待叶唯看完了两个幼稚园小孩的斗嘴后,“神经病”孟子明笑嘻嘻地跑远了,薛瑜鼓着脸,气嘟嘟的。

“那是我初中同学,他脑子不好使。”

薛瑜的名字谐音和鳕鱼很像,鳕鱼的别称是大头鱼。初中的时候,孟子明给薛瑜取了这个外号,然后……全班都开始这么叫薛瑜了。

“孟子明这个名字才扯呢。”薛瑜哼了一声,“你猜他的名字怎么来的?”

“跟孟子有关系吗?”

“他妈希望他成为孟子那样的圣人,然后带领大家走向光明。”

“好伟大的理想。”

薛瑜不屑:“瞧他那傻样,怎么可能成为圣人?”

“……”

运动会快开始了,班里的人都来得差不多了。早晨的这个小小插曲很快结束,声音四处响着,校园里变得喧闹起来。

纪衍到的时候,发现叶唯早已坐在那里了。她正低着头在书包里找什么,马尾垂在一边,耳间落下了几缕碎发。

“如果答案是开心,你大概是喜欢上那个女孩了。”

纪衍脑中陡的响起了这句话,那是笔友ann告诉他的。

叶唯从书包里找出了一瓶水,拧开瓶盖,开始喝水。她没有看到纪衍正在往看台上走。

当叶唯喝完水,纪衍恰好经过她身边。她放下瓶子,把瓶盖拧回去,忽地听到了两个字。

“校服。”

纪衍在旁边弯下了身子,轻轻敲了一下叶唯的书包。叶唯一怔,回过头看他。她望见了他的眼睛。

周围是热闹的,这里的空气又是沉寂的。好像河流底下有一颗洁白的石子,河流哗哗流过,而石子依旧不动声色。

这里寂静了起来。

叶唯立即低下头,从书包中找到了一个袋子。洗净的校服悉心装进袋中,黑色的袋子,他人无法看到里面装了什么。

“下午比赛加油。”叶唯趁着递袋子的机会,快速地说了几个字。

声音很轻,准确无误地被纪衍的耳朵收进。纪衍接过袋子,不假思索:“记得来看。”

纪衍直起身,离开了。这些动作仅仅发生在短短几分钟内,旁边的同学都没有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