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我在这里(1 / 2)

“刚才我在走廊上碰见语文老师了。”纪衍告诉叶唯, “她让你去拿试卷。”

“那我马上去。”叶唯小跑离开了教室门口。奔跑的时候,她的耳边有风声掠过。

纪衍快步跟了上去, 拐了个弯,他们已经走到了另一侧的走廊上。教室和那个讨厌的人都被抛得远远的。

方才被厚重云层遮挡住的太阳,此刻也冒出了头。太阳慵懒地散发光线, 阳光在寂静里睡着了。

叶唯跑得急,纪衍只能在后面喊了一声:“叶唯。”

听到纪衍的声音,叶唯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他。纪衍朝她走了过来,叶唯跑得有些热,面上逐渐红了。

“不用跑了。”纪衍把真相说了出来, “语文老师没有叫你去拿试卷。”

“什么?”叶唯一怔, “你刚才明明说……”

“骗你的。”纪衍自然能看出叶唯不想同某人说话, 他就临时想了个法子,将她带走了。

“是不是被我骗到了?”纪衍微微俯身,正好能把叶唯眼中的情绪看了个明白。

叶唯的视线笔直,没有转弯, 安安静静地落入他的眼睛。

“嗯, 被你骗到了。”叶唯的眼里含了笑,不由得弯起, 一双笑眼看上去乖巧极了。

一个真实的笑容, 被阳光衬着愈发明媚起来。

他们分开两边, 各自短短绕了路后, 再回到了教室。叶唯从前门进, 纪衍从后门进,目光接触一秒,又很快转移。

一小段故事悉心存放在了两人的记忆匣子里,暂且忘记了方才的事情,再次投入繁重的学习中。

回家后,叶唯琢磨了一会先前没写完的卷子。不知道是否因为写了太多题目,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沉默的夜晚,幽蓝色的夜空似丰饶的海。叶唯合上了眼睛,不可避免地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她回到了初中的时光。

从小开始,叶唯的生活严格按照父母的要求前行。她的成绩名列前茅,永远在拿奖,看起来像个完美无缺的人。

叶唯没有爱好,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她接触到一部电影后,才发觉她的生活似乎哪里出了错。

而在电影里,有许多的梦,许多的爱,许多的人生……在那里,一瞬是永恒的。

叶唯开始做梦,也生起了去往别处的念头。

她看伯格曼、看费里尼,看多姿多彩的人生,试着自己写点小故事,从她的小小世界里跳出去看一看。

事情的改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有梦的时候,叶唯便会分心。尽管排名掉了一点,但她的成绩仍能考上雾城一中。老师只找她聊过一次。

有一天,叶唯放在桌子底下的笔记本不见了。她写了很多东西,那个笔记本对她来说很重要。

叶唯询问了同桌邵彤,她说自己没有看到。大概是丢了吧,叶唯觉得可惜,只能重新再写了。

几天后的班会课上,老师又一次提到了学习的问题。

“今天,我特别想要强调一件事。”班主任推了推眼镜,“初三很快就要到了,我希望大家能够专注学习。”

班主任拿起了一个笔记本,搁在桌上。叶唯注意到了,她愣了一下。班主任看了叶唯一眼。

“这是我们班叶唯的本子。”班主任说,“近段时间,她的成绩下滑,就是因为在写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叶唯的心一冷,她已经有了预感。

“在初中学习的关键时刻,叶唯竟然还做着不切实际的电影梦。”

“你们大家觉得叶唯这样的行为是正确的吗?”班主任冷冷环顾教室,“如果认为她错了,就举手。”

意料之内,所有同学齐刷刷地举起了手。就好像森林中的树,每棵树都往上生长,没有一株例外。

“作为一个班长,叶唯并没有做出表率。”班主任把那个笔记本拿起来。

那日的阳光很亮,她想找个阴暗的地方躲,却被光照得无处遁形。

漫长的午后,空气在阳光中泛着亮光。叶唯的梦想在老师的手中,明晃晃的。白纸被撕碎了。

破碎了、沉没了,最终消失不见了。

那一天过后。

每个老师都会说:“叶唯,你上课是不是在走神?”

同学说:“叶唯啊,不就是个死读书的书呆子吗?别开玩笑了,她还想做导演。”

父母说:“叶唯,你为什么不听话了?”

……

叶唯猛地从梦里醒了过来,额头上覆了一层薄汗。

夜已经深了,像一个幽灵,黑黝黝的。幽灵行至叶唯的面前,嗅着她的气息,令她背脊泛起一阵凉意。

可怖的流言和冷漠的双眼,是她的初中记忆。

叶唯坐起身来,走到书桌前,拉开了抽屉。那里有张海报,是当时触动到叶唯的一部电影,1984年的《鸟人》。

人要是长期活在一种空洞的状态中,自己是无法察觉到的。她才起了一点点逃离的念头,便被掐灭了。

叶唯是老师最喜欢的学生,父母最喜欢的孩子。她现在知道了,他们喜欢她,但他们喜欢的不是她。

只是那个成绩好、做事从不出错、人生没有纰漏的她。可世界上哪有完美的人呢?

她不过是一个喜欢看电影、爱听后摇的普通女孩罢了。

梦被撕毁了,世界也就黑了。青春的夜黑得快,亮得也快。叶唯经历了无数个失眠的夜后,最终做了一个决定。

阳光、乖巧、听话……这就是别人想要看到的,对吗?那就做给他们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