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揉她的脑袋(1 / 2)

雾城一中的期末考结束了, 但是课还没有上完。所有学生都迎来了十天的补课,然后才是寒假。

冬天的雾城是寥白又洁净的, 每日早晨会有时深时浅的雾。整个校园在雾气里看不分明。

隔壁班的方柔找到了叶唯,她愁苦得很。叶唯刚走出教室,方柔便努力将她带离教室。

方柔有着一张小脸, 眉眼小小的,嘴巴小小的。人如其名,看起来温柔极了,似乎全世界的空气会在她身边安静下来。

“怎么了?”叶唯问,她看到方柔的眉头紧锁。或许方柔心里有什么事情,不好开口。

此刻, 她们已经走到了这层楼尽头的一个区域, 半个小阳台一样的地方, 不会有人来打扰。

方柔的外套口袋里藏了东西,她犹豫了一会,就拿了出来。

一张浅粉色的信封,封口处画了一个爱心, 还用红色水彩笔将里面填满, 那是一个饱满的粉色爱心。

“这是你们班周名给我的。”方柔迟疑着。

期末考试结束的那天,学生们仍要夜自修。方柔走出教室的时候, 就被周名拦下了。

向来活泼开朗的周名, 遇到感情也犯了愁。他知道方柔是个低调的乖乖女, 问她要号码是绝对不行的。

周名想了好久, 只能写了封情书, 塞给方柔,结结巴巴地说:“给你的。”然后,他就跑了。

收到情书的方柔自然是呆在原地,她赶紧把情书收起来,怕被同班同学看到。方柔不知道怎么解决,只能找上叶唯了。

“他让我下午一定要给他答复。”方柔皱着眉。

叶唯不知道方柔的想法,只能问:“你对周名有感觉吗?”

“我不喜欢他。”方柔摇了摇头,“学习要紧,我也不想恋爱。”

“其实,你只要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他就好了。”叶唯说,“不用太紧张。”

这天下午,周名早早吃了饭,很快就跑回了教室。教室里没几个人,他在等待隔壁班的方柔出现。

因为太担心,方柔吃不下,她买了面包就回来了。她看见18班的教室后面,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坐在那里。

方柔把那封情书揣在怀中,走到18班的后门:“周名。”

轻轻柔柔的声线,周名听到那个声音,面色一喜。他立即转身跑出教室,方柔站在那里,安静又美好。

“方柔。”周名的声音都变轻了。

“还给你。”方柔把情书递给周名,“高中期间,我是不会恋爱的。”

周名怔住,手中拿着那封粉色的情书。他的心意绕了一圈,最后又回到了他的手里。

紧张了一整天的情绪,突然就空了。他呆呆地低头一看,信封上还画了一颗爱心。

他看着那颗爱心,那颗爱心也在看着他。他觉得自己现在傻乎乎的,笨透了。

天生乐观的少年周名迎来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失恋。

后来几天,周名常常跑去篮球场,独自去投篮。看着篮球进了球网,一个又一个,出了汗后,就能恢复得快一点了。

周名是一个容易开心的人。没过多久,他重新露出了笑容,偶尔瞧见方柔经过班级窗外,还是会忍不住看她。

十天的补课,对学生来说异常轻松。因为期末成绩还没出,大家的心情都很好,或许有一点担心。

作业少了,空余的时间就多了。夜自修还没开始,教学楼空得很,叶唯带上了mp4和耳机,跑去天台。

当她推门进去的时候,发觉那里已经站着一个人了。纪衍背对着她,似乎在看底下的校园。

冬季的傍晚,天总是会黑得快一点。月亮渐渐升起来,白净得好似雪一样,纯粹又寂静。

月光映亮了地面,地面一白无际。月光也照着纪衍和叶唯,他们身上笼罩着一层浅淡的光。

叶唯停下了脚步,沉默地看着那个少年的背影。他们中间有细小的线,被月光连接了起来。

她一眼就认出来了,太熟悉了。

纪衍在做什么?叶唯循着他的视线看了看,或许是观察学校。她不太清楚纪衍有什么爱好。

毕竟,她从来没问过,他也从来不说。

天台上吹来了一阵很轻的风,带着一丝凛冽。叶唯突然起了一个念头,她露出了一个微笑。

叶唯悄悄关上了天台的门,沿着月光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她缓缓地走到纪衍的背后,他一直都没有发现。

正当叶唯伸出手,准备拍拍纪衍的肩膀时,他突然回头了。

纪衍看着叶唯,好像早就有了预感,他的眼神落在了那只手上。叶唯的手就停在半空中,没有落下。

啊,好尴尬,被逮了个正着。

纪衍开口了:“你想吓唬我?”

叶唯:“……”

纪衍和叶唯对视了几秒,头顶是雪白的月亮,心中有蔓延的快乐。一时半会没有察觉,他们离得似乎近了些。

很快,他们同时发现了这一点,两个人都不自觉地往旁边一移。于是,中间的距离并没有缩短。

纪衍耳根一红,叶唯的脸上有了热意。叶唯随即往后一退,终于和他隔出了距离来。

“咳。”纪衍假装咳嗽了一声,转移了话题,“被我发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