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迟到的生日(1 / 2)

双双对对的情侣餐厅里,阿比盖尔是唯一一个独自坐在桌子前的人。

空气中有一种奇妙的尴尬在蔓延着,如同阿比盖尔手心里越来越多的汗水。

夜色深了,餐厅里的人几乎都快走光了。

在这三个小时的时间里,托着盘子的侍应生问了三次独自坐着的阿比盖尔是否需要点餐,阿比盖尔脸上的微笑一次比一次扭曲,最后恨恨要了一瓶红酒,自己喝了起来。

很好,她生日的烛光晚宴,亲爱的的男朋友彼得·帕克同志果然一点都没有让她失望,把她一个人丢在餐厅里电话不接信息不通让她等了整整三个小时。

很好。

很好。

果然这是一个适合将现任变前任的最佳时机么。

阿比盖尔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她抬起长睫毛下的一双水亮的眼睛,几乎扭曲地笑着看向不远处墙上的钟,十一点的指针缓缓移动,终于停在了午夜的节点之上。

好,很好,非常好,四个小时了。

阿比盖尔调整了坐姿,将一条修长的腿叠在另一条腿上,脚下的高跟鞋轻轻摩擦着地面。

穿着纯白色鱼尾长裙,脚踏高跟鞋独自一人坐在情侣餐厅的桌子上整整四个小时,她的男朋友还真是贴心得很呀。

就拿她右边的桌子举例吧,人家已经来回走了四个对儿情侣了,唯独这张靠窗的桌子被她一个人霸占,且以暗黑而又可怕的目光回应着每一个用怪异眼神看她的人。

前三个小时里,那个每在整点都问一问她是否点餐的侍应生,此刻竟然不来了,走过去的时候,给她一个同情的目光。

十二点一过,她的手机叮咚一声响,来了信息。

原本以为是彼得那个混蛋良心发现,打开一看,却发现是她的“师父”兼损友史塔克先生的信息,对方发了一条视频。

阿比盖尔保持着最后的微笑,点开了视频。

背景是被布置一新的她的家,且里面挨挨挤挤沾满了她的朋友们,站在最前面且托着手机的托尼脸显得格外大,此刻正呲牙笑着:“小徒弟,鉴于十二点之前你都没有出现在你的惊喜派对上,我们只好在没有你这个主人公的前提下狂欢了,事实上大家都玩得很好,哈哈哈。”

阿比盖尔脸上的笑容一僵。

大家一起给她办了惊喜派对?

她的神色黯淡下来。

这时候,欢呼声中,罗迪从托尼身后挤了出来,抢着镜头笑道:“我说什么,女大不中留吧,我们阿比盖尔和男朋友过得甜蜜着呢,哪儿需要我们这些电灯泡啊。”

甜蜜?

阿比盖尔看了一眼视频之中高兴狂欢的众人,看了一眼已经空空荡荡的情侣餐厅,只觉得背后一阵冷风,显得这地方格外凄凉。

好吧……好吧。

视频上的朋友们一起大呼了一声“阿比盖尔生日快乐”之后,拿着手机的托尼将镜头转向了一边堆积成一座小山的礼物堆:“我们当然知道送这么多礼物,肯定没有你的好男朋友陪你过一天让你高兴,但是你看,这么多礼物呢!”

又是一阵欢呼声从手机里溢了出来,在极度安静的环境里让人有点戚戚然。

最后,托尼严肃地清了清嗓子,示意正在哄笑的人群安静,以十分郑重的语气说道:“虽然不知道你那个小处男到底有没有真的成熟,我们还是决定集资送给热恋中的阿比盖尔一盒避孕套。”

说完之后,所有人哄笑起来,视频就在他们大大的笑脸中结束了。

托尼的牙缝里有一小片菜叶子。

发现这一点之后,幸灾乐祸的心情使低落的阿比盖尔难得平复了一丝情绪,但是这一丝小小的愉悦就像冬日深夜里的一根低微的火柴,迅速在寒风之中熄灭了。

阿比盖尔本来就是坐在窗边的,她从窗子之中望去,见那玻璃上映出了她自己的脸——小巧的,精致的,一点点的红唇在倒影之中格外鲜明。

透着窗户望去,外面是稀疏的人影,片刻之后,这几个人影也消失了,只剩下孤零零的路灯立在街边。

所有人都觉得他们很甜蜜,所有人都认为他们这一点一定是黏在一起,卿卿我我,只有阿比盖尔一个人知道不是这样。

与其说她还爱着彼得,不如说她只是习惯和他在一起,青梅竹马的感情早就出现了裂痕,更何况他们走在不同的道路上。

阿比盖尔做的是武器研发,最近和托尼联手做出了目前为止杀伤力最强的导弹,其售价更是达到了史塔克公司之中的新高,这可是她最得意的事情,她本来想借着今天的晚餐和彼得好好分享这件事,但是很不幸,从四个小时之前开始,彼得连影子都没有。

阿比盖尔觉得,如果彼得有事不能来了,那么起码应该给她打一个电话。这四个小时里,她的后背都快被侍应生和来来往往的情侣们给望穿了。

嗡嗡的议论声更是远远地传进了她的耳朵,几乎能把她的脑袋炸裂。

阿比盖尔意识到自己的后背可能已经出汗了,这大概是她过得最漫长的一个晚上。

正想着,对方的电话打来了。

阿比盖尔看着闪亮的手机屏,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她平静地接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了彼得慌张的声音:“阿比盖尔,对不起,我这边出了很紧急的事情,我的手机丢了,所以才没有给你打电话,我现在在一个电话亭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