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真相(1 / 2)

查尔斯以为,再次见到当年那个可爱乖巧的小姑娘以后,怎么着,也不会和当初有太大的差别。

然而……

面前的漂亮少女身上半分过往的可爱甜美的气质也没有了,反倒是脸色凝重地伸出手,颇为用力地……

捏住了查尔斯的脸皮。

查尔斯:“……”

阿比盖尔漂亮的眉毛紧紧地皱着,一脸专注地扯着查尔斯的脸皮,上,下,左,右,还跟观察古董一般地凑近了看看。

查尔斯被她扯得有点疼,但是良好的教养让他依旧保持着僵硬的笑容,带着点看小孩子的无奈,好笑地看着面前一本正经瞪着他看的阿比盖尔。

站在他身后的汉克试图解围,于是将手握成拳,放在唇边轻轻咳了一声,出声提醒:“罗兹小姐?”

阿比盖尔凶巴巴地看着面前的查尔斯教授,和他大眼瞪小眼:“你是谁啊!”

查尔斯真是哭笑不得。

虽然早就知道,当初那个抱着他的胳膊乖乖巧巧喊哥哥的女孩子已经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了,但是查尔斯还是被这孩子凶巴巴的语气和满是怀疑的眼神刺痛了,只好叹了口气,摊开手,解释:“我是查尔斯·泽维尔,我们前几天还来信交流过,你忘了吗?”

阿比盖尔又一次伸出手扯住了他的脸。

查尔斯:“……”

阿比盖尔认真地把他左看上看下看,甚至拉起他的手看了半天,才气鼓鼓地说:“我知道你是查尔斯,但是我要确定你是不是真的查尔斯。”

查尔斯的神色微微地变了,他回过头,和汉克对视了一眼。

阿比盖尔伸出手,指着手腕上新浮起来的淤青说道:“喏,这是上一个‘查尔斯’留给我的。”

查尔斯低头看了看她手上的淤青,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不等阿比盖尔请他们进屋,就说道:“阿比盖尔,你介意我看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吗?”

阿比盖尔不知道他到底要看什么,确认了他就是查尔斯无疑之后,她只是以为查尔斯要去屋子里看看现场,于是点了点头:“可以呀。”

然而,还没等她走进去,查尔斯已经率先进入了她的记忆。

魔形女如此清晰地出现在他面前,他仔细地去咀嚼对方说的每一句话,但是依旧猜不出她的意图。为了多获取一些信息,查尔斯试着把记忆往前翻,然而……

这一幕……

实在是……

阿比盖尔双手拎着一个带有蜘蛛面具的年轻人,和……万磁王,将其双双丢出了窗外,其动作之敏捷迅速,实在是出乎他的料想。

假装什么都没看到吧,查尔斯沉稳地想着。

这时,汉克注意到他的表情,在阿比盖尔门前停住了脚步,细心地弯腰问道:“教授,有什么不对吗?”

查尔斯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十分可笑,赶忙收回了惊讶的神色,对着汉克笑了笑:“我们进去吧。”

空荡荡的屋子里,放着一架一模一样的轮椅,和桌子上的一杯尚未动过的咖啡。

阿比盖尔走进厨房,又为两个人到了咖啡来,细心地请汉克坐下。汉克相对比较腼腆,接过了阿比盖尔手中的咖啡以后,对着她笑了笑。

阿比盖尔没有打扰正在沉思中的查尔斯,而是转向汉克,小小声地问:“艾瑞克是万磁王,查尔斯是x教授,那你呢?”

汉克清了清嗓子,白皙的面容上浮现出一层鲜明的红晕,颇为不好意思地说道:“野兽。”

阿比盖尔眨了眨眼睛。

啊。

会害羞的野兽吗?

好可爱。

阿比盖尔十分喜欢这种反萌差的小可爱,原本还想要再逗逗他,然而看见他的脸红得越来越厉害,阿比盖尔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坏事,有点歉意地看着他。

这时候,查尔斯教授忽然皱眉,伸出一只手,握住了阿比盖尔的手腕。

在肌肤相触的一瞬间,阿比盖尔听见查尔斯教授的声音:“你这样对他不公平,阿比盖尔。”

她茫然地转过头去看查尔斯,却发现他并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摇了摇头。

阿比盖尔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继续一脸困惑地看着查尔斯。

查尔斯那双宝石一般耀眼的美丽眼睛仔细打量了她片刻之后,惊讶地松开了手:“你……你自己没有意识到吗?”

阿比盖尔茫然地摇头。

查尔斯叹息了一声:“你对他有好感,所以对他施加了影响,可是你自己好像没有意识到。”他说着,将上身俯向阿比盖尔,专注地望着她:“你对你自己的能力了解多少,阿比盖尔?”

阿比盖尔歪头想了想:“我……我好像可以令人的内脏之中生出荆棘,然后从内部刺破一个人的肚子……”

查尔斯微微颔首:“是,你可以改变生物体的属性,所以在你受了惊吓的时候,才会用那种方法保护自己。可是阿比盖尔,你也可以通过肌肤触碰来了解别人的思维,而且我想,你从小到大,能力并没有被真正地掩埋,只是没有爆发出来而已。”

阿比盖尔听不懂他说的话,她转头去看汉克,对方躲开了她的视线。

查尔斯看了他一眼,无奈地笑了笑:“阿比盖尔,难道你自己没有意识到吗?你的生活是否过于一帆风顺?”

阿比盖尔茫然。

被男票扔在情侣餐前五个小时以后被绑架是一帆风顺?

……看来查尔斯一定经历了不少可怕的事情。

查尔斯耐心地问:“你从小到大,第一个喜欢的男孩子是谁?”

阿比盖尔被他这个露骨的问题问得有点害羞,猛地一下子涨红了脸,一点也不想在两个刚认识的陌生人面前谈论自己的情感史。

查尔斯的面容十分平静,那眸子如同波平浪静的大海,蕴藏着宁静的光:“没关系,告诉我。”

阿比盖尔有些不安地说:“彼得。”

查尔斯继续问:“那么,是如何告白的呢?”

阿比盖尔的脸是彻底涨红了。

要不是他的神情如此地雍容宁静,阿比盖尔几乎都要怀疑他在耍流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