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失踪(1 / 2)

满是人的会议室里,阿比盖尔单手撑头,静静地坐在离斯坦较远的地方,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件,时不时转头去看表。

托尼不在,会议室的首座上坐的自然是斯坦,在会议进行了将近半个小时以后,他转过头看向在角落里皱着眉似乎在思考什么的阿比盖尔,开口问道:“阿比盖尔,你对我们的提议有什么想法吗?新项目你是总负责人,我们需要你的意见。”

阿比盖尔知道这时候和他吵架没有好处,只能无力地抬头:“斯坦,我不能负责新项目,我和你说了,我现在身体吃不消。”

托尼刚失踪才多久,你让我立刻站出来替代他?这让公司里的人怎么说?

斯坦显然很重视她,果然露出关切的神情:“怎么样?身体还好吗?我的意思是,只要你提出建议就可以了,具体的执行会有下属人员去做,我们想要的是你的思路,而不是劳累你去身体力行地工作。现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公司不能证明在没有史塔克的情况下照常运转——”

阿比盖尔猛地抬头,怒道:“我想要的只是托尼回来!”

十数道目光齐刷刷地落到她的身上。

阿比盖尔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皱眉道:“斯坦,我说了,我没有那个能力。没有托尼的指点我什么都做不出来。而且我说了,我现在的精神极度脆弱,我现在本来应该是去休假——”

“休假?”斯坦挑了挑眉毛:“没记错的话,和你同行的人是查尔斯·泽维尔吧?你让他做你的心理医生,不会太危险了吗?阿比盖尔,我无意干涉你的交友,可是就在托尼失踪之后,你和一个……变种人,而且是大名鼎鼎的变种人一起出行,是不是有点危险?”

阿比盖尔本来就很烦,被他一激,气得拍桌子道:“斯坦,你这是什么意思?”

斯坦将十指交叉,放于下巴上,锐利的眼睛盯住了阿比盖尔:“众所周知,x教授的可以操控人的思想,万一,我是说万一,那些危险的变种人利用了你,可怎么办呢?要知道,史塔克武器的强大程度是任何其他对手都无法比拟的。如果你出了问题,你想想,那些一心想要造反变种人会做什么?而且我没有记错的话,托尼上飞机之前,最后一个见到的人可是你,他都没来向我告别呢。”

危险的变种人?

危险?难道她很危险?难道不是你这种失去挚友之后,脑子里满满只有钱的人才可怕吗?

阿比盖尔咬紧了牙,强自按压下自己的怒火:“直说吧,斯坦,你想怎么样?”

对方显然很直白:“证明。证明你确实是我们的好朋友阿比盖尔,在托尼不在的时候管好公司,做出新提案。我想,等托尼回来以后,会为你骄傲的。”

斯坦的神情很镇定,但是很快地,他就没有那么镇定了。

明明是胜券在握的场景,明明面对的只是一个小姑娘而已,但是一种无可压制的怒火却从他心里腾起,让他变了神色,将手指捏地咔咔作响。

桌子对面的两个人彼此对视着,剑拔弩张的环境之中,有什么在悄然蔓延。

然而,斯坦的愤怒却没有维持多久。

很快地,一种近乎于恐惧的东西开始慢慢入侵了他的情绪,迫使他转过了头,无力去逼视阿比盖尔的眼睛:“我们……先从别的事情开始。”

——————————

纽约的另一角,奥斯本大厦,另一场交锋也在上演。

巨大的落地窗前,明亮的光芒之中,黑色的椅子转了过来,椅子上的年轻人笑容里带着七分嚣张,好看的眉眼几乎在阳光之中闪烁着光芒:“史塔克死了,军火上面和我们竞争的人就少多了,真是意想不到。”

几个较为年长的董事望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

哈利笑着,玩转着手里的一支钢笔,笑道:“我之前提起军火方面的时候,你们都不同意,现在加大投资力度总没有问题了吧?原先垄断军火的史塔克企业倒下去,人人都等着抢这一杯羹呢。”

他扫视一眼沉默的众人:“怎么,都不说话?那我就着手建立新的武器研究部了。会议到此为止吧。”

他正准备站起来,然而,先于他的,一个中年男人已经抢先站了起来:“恕我直言,哈利……不,奥斯本先生,您在‘武器’上的投资已经足够多了,尤其是在那只八爪章鱼把投进去的钱都打水漂了之后。”

哈利蹙起了眉,一丝戾气在眼中弥漫。他最痛恨别人揭他的伤疤,尤其是这件事被一遍又一遍地提起。

“我不得不说,如果您的父亲还在世,是绝不会容忍您用公司的资金如此胡闹的。”

不多时,已经有好几个人都站了起来,那架势看来是要大吵一架了。

这时,有人清了清嗓子,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坐在长桌另一头的男子依旧笔挺地坐着,带了岁月皱纹的眼睛看向尚且稚嫩的哈利,沉声开口:“奥斯本公司在军火上确实没有优势。我理解奥斯本先生因为父亲逝世,一时间找不到情绪发泄口的状况,但是恕我直言,奥斯本公司在‘武器’的研究上,除了您父亲搞出来的那几个小玩意,实在是一无所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