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搞事(1 / 2)

花朵。

第一次在暗夜里见到她的时候,那些藤蔓从人的胸腔之中破土而出,而站在那些荆棘之畔的她配上身上不染纤尘的白色长裙,如同一朵战栗的脆弱花朵。

然而,那些荆棘如今正以背叛的姿势从她自己的身体之中疯狂抽长,如同荒野之地蔓延的杂草一般将她吞噬。

艾瑞克手上的薄冰已经融化,但是此刻的手掌却被荆棘的刺割出了鲜血,却依旧无法停下尽力将那些藤蔓拔出的疯狂举动。

不要。

不要才一相认,就在我面前枯萎。

他近乎绝望地大吼了一声:“查尔斯!怎么办!我我问你怎么办!”

查尔斯喘着粗气的声音显然不像是置身事外:“我试过了,但是我没办法进入她的大脑!她的城堡之外遍植荆棘,我连她在哪里都找不到!”

艾瑞克将那被荆棘包裹的脆弱身子包入怀中,哑声道:“不是那样的。”

“没有抛弃你,从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抛弃你。”

“所以如果要恨,就来恨我,不要这样对你自己……”

查尔斯咬牙:“没用的艾瑞克,这不是她自己的本意……等一下,等一下,药!我们给阿比盖尔留了三支药剂,本来是口服的,但是紧急情况下口服是没有用的,只能注射。我记得嘱咐了阿比盖尔随身携带,你找一下!原本的剂量是一支,现在这种情况,只能……”

身边的汉克低声道:“只能三支一起注射。”

说完之后,他转头看向查尔斯,定定地说道:“可是那是足够让一个人猝死的剂量,教授。”

查尔斯的手紧攥成拳:“阿比盖尔的能力异于常人。她不会死的。”

这句话说出来完全没有底气,只是在自我安慰。他说着,又重复了一遍:“不会死的。”

这时候,站在教授身边始终未曾出声的琴忽然开口:“不能这样,教授。药剂注射成功救人的可能性比阿比盖尔自己挣脱困境的可能并不多出去多少,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尤其是,如果阿比盖尔因此而死,万磁王会认为是自己的失误害死了女儿,可是如果他注射药剂之后阿比盖尔依旧死了,那么他会认为是我们害死了他的女儿。”

“教授,为了一个只见过一面的孩子,让万磁王和我们反目成仇,真的值得吗?”

查尔斯轻声道:“琴,这世上没有哪一个生命是无足轻重的。”

琴轻声道:“我明白。可是那三支药剂同时注射的结果是什么,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教授,我只是不希望我们为万磁王的失误而背锅。”

查尔斯始终没有开口阻拦,看着艾瑞克从包里翻出药剂,并且迅速注射入阿比盖尔的身体之中。

他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最后还是说了出来:“艾瑞克,一支是不足以让她身上的能力平息的。需要三支同时注射。”

慌不择路的艾瑞克迅速将三支药剂注射完毕。阿比盖尔身上的藤蔓缓慢地失去了力道,在她的咽喉上枯萎,并且最终消失不见。

艾瑞克紧绷的神经猛地放松下来,紧皱的眉头松弛了,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来。

他伸手轻轻抚了一下阿比盖尔的额头,将那几缕遮住眼睛的碎发拨开,耐心地等待着她醒来。

然而,时间仿佛凝滞了一般,躺在他怀里的阿比盖尔没有任何动静,没有呼吸,没有体温,安静得如同一具尸体。

他开始慌了,以往最反感查尔斯闯入脑中的他也开始不断地需求帮助:“怎么回事?”

“查尔斯?我问你这是怎么回事?”

最后一丝暮色从大地尽头洒了过来,再接着,无边的黑暗蔓延了过来,将正在苏醒中的纽约城覆盖了。

不夜城,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艾瑞克的手指扣紧,怒吼一声:“我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查尔斯!”

然而,夜色之下,一片死寂。

查尔斯切断了和艾瑞克的联络,皱眉:“我感觉不到她了。阿比盖尔从我的视野里消失了。”

广阔的空间里那如同深夜星辰一般的世界黯淡了,化作了一片黑暗。

城堡前的荆棘枯萎了,高高筑起的藩篱倒塌了,但是躲在里面的少女,却消失了。

琴转头看了一眼另一边的汉克,叹息一声:“我还以为过了这么多年,这个药剂的毒性改善了。”

汉克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去茫然地询问查尔斯,然而对方的沉默却让他焦急。

似乎是忌讳宣布对方已经死亡,查尔斯只是低声道:“她消失了。”

他伸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低低地说道:“对不起,阿比盖尔。”

然而,几乎是与此同时,阿比盖尔猛地睁开了眼睛,开始剧烈地喘息着,大口呼吸着新鲜的口气。

查尔斯借着艾瑞克的眼睛看着那骤然活过来的少女,紧皱的眉头非但没有放松,反而越拧越紧:“可以肯定,阿比盖尔没有死。”

站在他身边的两个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然而,教授的神色却完全不容许他们彻底放松。查尔斯皱着眉,湛蓝色的眼睛里扫过一丝阴霾:“和十年前一样。我又一次找不到她了。”

面前黑暗的空间之中再度浮现出那如同星辰一般广阔的世界,查尔斯迅速地扫过了每一个人,失望地说道:“阿比盖尔消失了。”

——————————

阿比盖尔睁开眼以后,满目的黑暗缓慢褪去,变成了一种晦暗的色调,如同暗夜褪了色,变得不伦不类。她试图挣扎,然而原先那种力量却随着身上的一个小小的创口流失殆尽了。

艾瑞克将她扶了起来,顾不得解释再多,对她说道:“快去和你妈妈告别。”

“你的能力暂时停息了,陷入噩梦的人正在醒来,而且方才的磁场波动一定已经吸引了那些人过来。”他说着,焦急地抓住了阿比盖尔的手腕:“我们再不走,就逃不掉了。”

“你不想在监狱里度过余生,是不是?”

阿比盖尔却极度畏惧他一般,甩开了他的手。和方才的愤怒不同,这一次她的神情变成了一个极度的恐惧,这样的神情他从来没有在这个女孩子身上见过。

被那个畏惧的眼神刺痛了,艾瑞克试着向前一步拉近两个人的距离,阿比盖尔却极度惊恐地后退了一步,几乎是逃一般地躲开了他。

她强自镇定下来,低声呢喃道:“我……我不会跟你走的。”

说着,深吸了一口气,勉力装出平静的神情,跌跌撞撞地冲向自己的屋子。

艾瑞克怔在原地,觉得仿佛有一层透明的墙正横在两个人中间,不可逾越。

阿比盖尔几乎是扑到了门口,费力地掏出钥匙来想要开门,然而那门却先一步自己开了,阿比盖尔低声道:“门没锁。”

说着,猛地推开门奔上楼梯:“有人来了。”

艾瑞克下意识想要拦住她。如果家里已经来了不速之客,这种时候决不能让她孤身一人闯进去,然而那道透明的墙却始终横亘着,他深吸一口气,镇定下来之后,才迅速追了上去。

失而复得,才知道有多么重要。

必须带她走,立刻。

还好现在的她已经无法使用那种可怕的能力了,那么就趁着这个时候将她带走。

无论如何。

阿比盖尔尽快地冲上楼,一路在屋子里迅速搜寻着,直到看见了卧室微微开着的门。她从墙角提起一根棍子,快步走了进去,看见那个扶着头,从地上挣扎着站起的人影的时候,抬起棍子就要猛地打下去。

然而,她的手却在半空中停住了。

修长的手指痛苦地扶住剧痛的头,尚在流血的耳朵晕染开一片鲜红,笔挺的西装狼狈地褶皱了,原本英气的面孔上只剩下不堪和狼狈。

哈利·奥斯本惨白的面孔映在黯淡的月光下,刚从昏迷之中清醒的眼睛尚且迷茫地看着面前的阿比盖尔,整个人犹如被泼了冷水一般,浑身僵直地站住。

阿比盖尔手里的棍子缓慢地垂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