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地球(1 / 2)

tada~由于比例不足显示的是假章, 所以请晚些再看哦~  这两天她在家里呆着, 也想出了好几个新的提案, 还准备见过教授、将自己的情况稳定下来以后就去继续工作。

而且, 她要是没了钱, 会怎么样?

找她母亲来养她吗?好笑了, 怎么可能。她那个好妈妈要是知道她这里没钱了,只怕是会忙不迭地搬走,并且将她的房子暗地里卖给别人吧?

以前她窘困的时候, 知道自己可以去找彼得,因为无论他多穷,都会留给自己一个容身之地,但是现在,她连这个容身之地,都失去了。

阿比盖尔对茫然的前途感到一丝畏惧, 抬头去看查尔斯的时候,却看见他的眼中透出一丝希望的光。

查尔斯用沉稳的语调说道:“阿比盖尔,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不要怕。你是我故友的女儿,即便是有一日你一无所有, 我也会代你的父亲来照顾你。我保证你绝不会流离失所。”

他说着, 抬头看了看窗外繁华的街道, 看着纽约黄金地段里来来往往的忙碌的人们, 在一丝暮色之中露出了温和的笑意:“更何况, 比起那个愿意如家人一般爱你的地方, 这个地方才是如此危险、宛如建立在流沙之上吧。”

阿比盖尔恍然惊觉,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傍晚,而窗子里透进来的暮色正温柔地映在查尔斯的面庞上,给他温和的脸上染了一层暖暖的光晕。

查尔斯定定地看着她:“在那里你可以不用担心生计,自然也可以不用提心吊胆地担忧着是否被世人当做异类。如何这世界上有一个对变种人和人类同等尊重的地方,那一定就是那所学校。所以,和我们走吧,阿比盖尔。”

不知道为什么,阿比盖尔竟然在这个刚刚见面不到几个小时的人身上,找到了一种奇妙的安定感。

她正要感激查尔斯对她这么好,却忽然见查尔斯脸色一变,微微无奈地看着她,露出一个有些尴尬的笑容来,一直平和镇定的脸上竟然也出现了一丝裂纹。

查尔斯用笑容掩饰了方才的尴尬和感觉,用微微责备的眼神看着阿比盖尔,开口的时候声音里也带了几分责备:“阿比盖尔。”

阿比盖尔很茫然,以为他是生病了不舒服。

查尔斯只好提醒:“镜子。”

阿比盖尔在怔了两秒之后,恍然想起查尔斯用来描述她能力的辞:镜子。

由于刚才查尔斯说了一通十分动人且煽情的话,阿比盖尔差点没被他的温柔感动到哭出来。阿比盖尔心想自己鼻子一酸还好,让沉稳的查尔斯一起鼻子一酸,那可就不太好了。

她收敛了情绪,定定地看着面前的查尔斯,又转头望向一旁的汉克,开口道:“我也很希望可以和您一起工作,教授。”

她很少做出严肃的样子,此刻却是一本正经做出了认真的姿态,略显青稚的脸上透着些孩子气的执着:“我现在就联系我的公司,进行辞职。”

汉克笑了:“不着急,我们的飞机是明天早晨,你还有一晚上的时间可以考虑。”

查尔斯扭头看了一眼时间,对着阿比盖尔笑笑,将一张名片放在了桌子上:“这是我的号码,如果你想好了,就联系我。明天早晨七点之前,你给我打电话,我会告知你机场。”说完之后,他对着汉克点点头:“我们此行还有一个老朋友要见,就先告辞了。”

阿比盖尔将教授的名片小心翼翼地收好,送两个人走出门之后,静静地倚在门上,遥遥地望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纽约繁华的街头。

暮色渐渐地落在纽约的街道上,来往的车流如织,行人步履匆忙,远处的高楼遥遥的映着夕阳最后的光辉、

她,就要离开这里了。

然而,阿比盖尔除了想要告知她的老板托尼之外,竟然一时想不出要和谁告别。

一阵寂寥袭上她的心头。

原来她在这座城市里,就像是一只孤零零的风筝,找不到可以牵挂的地方。

就在她打算寂寞的转身走进漆黑一片的屋子的时候,她的手机忽然响起,接了电话以后,电话那头传来汉克略带着笑意的声音:“忘了告诉你,学校是禁酒的。所以在来这里修行之前,好好玩一场吧。”

阿比盖尔和他说拿出手机,拨了托尼的电话。

既然要离开,怎么也该和老板说一声才是。

然而,电话响过数声之后,始终没有人接听。

阿比盖尔静静地坐在洒满暮色的窗前,看着无法接通的手机在阴影里闪烁着寂寞的光,无奈地笑了起来。

啊啊,看来连托尼都不能和她及时告别了。

无奈,阿比盖尔拨通了奥巴迪·斯坦的号码。在托尼去沙漠和军方谈导弹事务的日子里,公司的大部分事情都是由他接手的,而且作为公司的元老和托尼的挚友,阿比盖尔也想和他告别。

斯坦的电话倒是通得很快:“阿比盖尔,身体好些了没有?”

听到老相识的声音,阿比盖尔还是愉快的,她有点惋惜地说道:“斯坦,我知道这件事不该麻烦你,但是托尼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事实上,我要辞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