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红豆面包与救世主(1 / 2)

“银桑,真的没有问题么……”

新八抱着海报筒,略有些担心的看着被砸出一个窟窿的商店。

“没事啦,madao这种事情也应该习惯了吧。这部漫画里他不会有出头之日啦即使小说也一样。”

“我担心的不是他!是玛丽小姐啦!”

“那个家伙啊?嘛真选组那群人虽然经常乱来,不过也不是什么陷害无辜的角色不是吗?”银时斜眼看他,“比起这个,难道不是应该关心一下我们的工钱吗?”

新八的脸一下子惊恐起来:“啊……糟糕了啊,我记得存折上好像只有——银桑你去哪?”

“反正都是拿不到钱了吧,现在也没什么委托,我去柏青哥试试手气。”银时摆了摆手,朝路的尽头走去。直到走到够远了之后,他才略微停了停,自语般地说道:“果然还是……”

金属击打的声音混着脚步声远去。他转过头去,自然是什么也没看到。

“诡异的气氛正在江户蔓延呢,银时。”

“假发?”

穿着布偶套装的二人组什么时候已经围了上来,其中一个白色造型实在太眼熟了——所以你身为被通缉犯就不能别带这么显眼的家伙出来打工吗?!

“不是假发是桂!”讲完固定台词的狗熊布偶十分认真地将传单硬塞进银时的手里,“最近多了不少来路不明的家伙,你也要小心点。”

“哈?”

“刚才那个女孩子,以前是没见过的吧?最近有些反幕府的极端分子到处乱窜,你也不想被这种人干掉吧?”

“那种连个谎话都不会编的女孩子能干什么啊?好好把你的顾虑放在所谓江户的黎明上吧。byebye~”银时敷衍着回答道,将传单往路人怀里一塞,淡然离去。

“他能听进去么……”桂叹了一口气,“算了,也差不多是和辰马约好的时间了,我们走吧,伊利莎白。”

“那个,就算像你所说,也要等副长回来啊。我没有权力放你走的……”

有着实在很难记住的平淡无奇脸的山崎——事实上我一直觉得他是副长助理而非什么监察——并没有带我去到什么审问室,而是到了院子里。

当然,他并没有忘记把我铐在栏杆上。随即便坐在了我旁边。

“话说……你很闲吗?”印象里这家伙不是经常化妆潜入搜查的吗?

“啊之前的工作刚做完,正要跟副长汇报呢……”

“哦。”我有些无趣地应了一声。其实还蛮想知道山崎之前去干什么了,说不定就和真选组要抓的什么攘夷派有关,不过鉴于我目前的身份,问了也不会被回答,还会被怀疑吧。

“啊说起来副长生日快到了……送什么好呢……”

这么说现在大概是四月末?土方先生生日什么的……我能想到他会收的礼物就是蛋黄酱吧。我甚至开始想象全组人送他蛋黄酱堆满房间的场景了。

“……去年都送的蛋黄酱堆得好多呢……”

你们还真的这么干啊?

“啊不然to love的单行本?之前还是很喜欢看的……”

你会被杀的……

我在心中默默吐了个槽,决定还是懒得管他,只是看着院子。错落的假山与人工湖和盆栽结合良好,石子路与木制的回廊散发着古意。英俊的男子走过回廊,让一切变得更加似画——啊,果然怎么看土方先生都好帅……

“山崎,你在做什么?”

“奉副长的命看守犯人啊。”

土方困惑地看了我一眼——喂他不会已经不记得我是谁了吧——然后叹了一口气:“那个,山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