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少女心的坟墓(1 / 2)

妖怪夫妇,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其存在是为我等凡人仅能瞻仰。银魂世界生存手册这种事情大家想法多半不太一样,不过有一点大概不谋而合——如路遇妖怪夫妇,请迅速侦查火力范围,务必保证自己能够活着回去。

“玛丽。”

嗯从这边纵身一跃就可以抵达——

“玛丽酱~”

我这才意识到正拿神乐这腻歪的口吻是在叫我。怀着一颗大事不妙的心,我缓缓地蹭了过去。

“看哦,这就是我新收的手下!”

“诶?好像不怎么听话的样子嘛?”冲田斜着眼睛打量了我一番,脸上简直写满了不屑一顾,“如果在我队里有人敢让我叫两次的话,我保证他活不长了。”

我脸上一抽。

看来两个小鬼又在进行什么无聊的对话了。真是小孩子呢。

“那是因为你的手下太弱了!我家的玛丽呢,可是超级厉害的杀手哦!虽然平时看上去好像很呆呆傻傻反应迟钝的样子,但是实际上是集中全部注意力于自身的的一种心法,等到了心无外物的地步就算练成了呢!到那个时候就可以击败她的宿敌安琪儿=夜月,成为真正排行榜第一的杀手!”

这又是什么中二的设定啦!还有安琪儿=夜月是谁啊!

“诶,好像很有趣呢。”

喂等等?

然而这时冲田已经危险地眯起了眼:“既然如此的话,要不要来比一场啊?”

“正有此意!这次一定要你跪下向我说‘不愧是神乐女王’——啊还是工厂长吧……”

“那么从这里开始到达运输中心,哪边的手下先到就算胜。当然,可以用任何方法阻止对方。”

你们不能自己去打架吗?不要牵扯到无辜路人好吗?!被你们阻止是会死人的吧!

“我叫人来了哦。”冲田冷笑了一下,转过身去,应该是打算叫一个真选组员过来吧。

“喂!土方桑!”

……为什么是叫十四啊!!!完全不明白你的用意啊!!!

我突然觉得心好累。

“总而言之,运输中心见了。”冲田不做丝毫解释地对土方说道。因为神乐一边“哈哈哈我先行一步啦!”一边迅速带着定春跑走了,所以冲田也迅速的追了上去。

真是小鬼啊……

“什么情况啊这是……”

“嗯……简单来说就是被那两个家伙当成比赛的工具了呢。”我简略地说明了情况。

“这不是明目张胆的旷工吗?!总悟那小子也太嚣张了吧!”土方啧了一声,正欲抬腿,突然又收回了动作扭头看我,“你……是不是哪里见过?”

……好歹也曾经为了一己之利把我当犯人抓起来结果完全不记得我啊?

“我是目前在万事屋打工的……算了。”反正也没什么指望。

“万事屋?啊……”土方的表情突然发生我难以辨认的微妙变化,“稍微有点意想外呢……”

“诶?”意外是什么意思?话说他到底是记得我还是不记得我啊?

说实话,既然都穿越到这里来了,我内心还是有那么一点“成为主角”的渴望的。毕竟我的角色设定也不是十分糟糕,而且不是一般穿越的主角都是开挂的嘛——呃虽然我对银魂世界观的正常性表示怀疑……

——等一下!话说我脑子里还在想些有的没的的时候怎么自动跟着十四走了……我的身体你要不要这么诚实!还好这边是往运输中心的方向,只要我没有露出垂涎欲滴的表情就可以了!对!就是十四现在脸上的表情!

——咦?

我顺着十四的视线看了过去。

卧槽为什么这里有蛋黄酱特卖会!话说蛋黄酱这种东西有必要弄特卖会吗?!为什么还有抽奖奖品是三年份的蛋黄酱!为什么抽奖还是每人限三次啊!

于是十分钟后我轻轻拍了拍失落的十四的肩膀,看了看他手里三张安慰奖的兑换券(换一瓶),万般无奈地将手神进了抽奖池,然后抽出了……金色的头奖奖券。

“恭喜!”工作人员摇响了手里的铃铛。

……呃我要是收下这玩意大概会被杀的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种认识,我还是故作面无表情地将奖券给了十四。

“我又不需要这个,给你吧。”我满怀真心实意地补充道。

然后我也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既然如此,那就护送你一段路好了。”这种情况的……我看起来像是需要护送的样子吗?而且土方先生你确定你记得我的名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