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008章(1 / 2)

重生之良婿 求之不得 1874 字 6个月前

=== 第008章迎候 ===

“阿嚏!”马车内,沈逸辰喷嚏连连。

郭钊闻声,掀起帘栊入了马车:“侯爷,前面不远就有村镇,可要再煎一副药喝?”

“不必了,无碍。”沈逸辰摆手,郭钊退了出去。

他端起面前的水面,微微抿了一口。

帘栊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今晚当是在马车上过了。

他此番奉召入京,需在二月二十六前入宫觐见。

他在元洲城已经耽误了几日,中途又去了一趟豫安县,剩下的时间容不得他再回趟元洲城去见槿桐。

‘清风楼’的名帖,他便让沈括送去元洲城给槿桐。

沈括不在,他跟前的贴身侍从便成了郭钊。

郭钊和沈括不同。

沈括是将才,后来随他征战西南,抵御南蛮,是可以统兵数万的将领。而郭钊是江湖人士,武艺超群,幼时一门受了父亲的恩惠,才一直留在怀安侯府内。

上一世尾声,就是郭钊拼死护着他,他才几番得以从宫中暗卫和南蛮死士的追杀中化险为夷。

景帝的目的是他,不是槿桐母子。

所以逃出彤郡后,他就托郭钊带着槿桐和小宝寻另一条道离开。

虽然他不知道前一世最后如何了,但有郭钊护着,槿桐和小宝当是无恙的。

只可惜,他没有看到小宝长大。

终究是他对不起他们母子。

沈逸辰放下水杯,指尖轻叩杯沿。

郎朗夜空,无半点星目,过了许久,他才入梦。

梦到的都是旧事。

梦到在怀洲时,槿桐提起弘德十九年,席仲绵和萧过在元洲城的那场对弈。听闻当时不仅是长风,就连苍月,南顺,燕韩,甚至巴尔的棋坛都到齐了一半。

槿桐每每提起,都遗憾不已。

她明明有‘清风楼’的名帖,等到了元洲成却不知道在何处弄丢了。阖府上下找了整整一日都没找到,大哥和二哥四处帮她想办法,但对弈就在明日,怎么也弄不到多的名帖来。

最后,她勉勉强强在外围的酒楼远远瞄了一眼,回头还哭了好几日。

后来听别人说起,‘清风楼’的这场对弈经典至极,席仲绵和萧过执黑白棋子各自厮杀,这场对弈丝毫不亚于两军阵前对阵,可惜她没能亲眼见到。

据说对弈的结果,是萧过略输了半颗棋子,席仲绵老先生以半颗棋子险胜。但事后有在现场看棋的人说,这半枚棋子其实是萧过有意输掉的。

萧过其人在棋坛素有傲骨之称,为何要让席仲绵半枚棋子?

她百思不得其解。

清风楼的棋谱,他见她摆过了多回。

到底是遗憾的。

……

梦中场景一换,他让沈括寻到了‘清风楼’的名帖,送去了‘仁和’医馆。

可惜梦中只看到她背影,却看不清她的脸。

但直觉告诉他,应当是清风霁月,眉眼灿烂。

他连清风楼的名帖都想办法拿到给她了,她这么在意这场对弈,肯定感激得泪流满面。

才会一路上都念着他,害得他喷嚏连连。

等她也回了京中,应当是要找他上门道谢的,他便离做三叔的女婿更近些了。

反正来日方长。

他此番会在京中小住半年,而最多三月末,槿桐也会从定州回京。

他有的是时间和她朝夕相处,就如同前世时一般。

日久生情,和和美美。

睡梦中,沈逸辰都笑了出来。

这一晚上,便都是美梦,甜得“可耻”……

等从梦中醒来,郭钊来说,离京城只有二十余里了。

沈逸辰应了声好。

就悠悠拿起书卷,在马车内打发时间。

郭钊才退了出去。

还有二十余里就到京中了,沈逸辰又缓缓放下书卷,伸手掀了掀车窗上的帘栊,向外望了望。

加上前世,他似是有许久没有到过京中了。

——弘德十九年,先帝尚在,太子未废,景王还在京中,才封了亲王,意气风发。还请他做媒,向二叔求娶了安安了。安安出嫁时,景王信誓旦旦,说只娶安安一人,日后连侧妃都不要,只好好照顾安安。那时他同景王亲厚,他到京城住的是景王府,可以和景王用同一个碗喝酒,夜话时同塌而眠。他们自幼以‘兄弟’相衬,他少有唤景王‘殿下’,唤的是“子笺”……

——弘德二十一年,废太子,先帝薨,他和二叔力保景王登基,怀安侯府一门荣耀。

——弘景七年,景帝赐死了安安,将二叔下狱,派了宫中最精锐的暗卫连同南蛮的死士到怀洲取他的性命,害他妻离子散。

……

若非真实经历,就不会历历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