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010章(1 / 2)

重生之良婿 求之不得 1821 字 6个月前

=== 第010章公道 ===

朱红色的墨迹未干,晾在一处。

肖缝卿没有移目。

清风楼内,席仲绵和萧过都已离场,楼内的观棋者也纷纷结伴离场,只剩下了零零散散几人。

肖挺上前询问:“东家,方才棋歇时,萧二公子让捎句口信给东家,说想单独见见东家。”

肖缝卿抬眸,方槿桐将好从隔断前走过。

他拾起那卷“纪九残局”,上面残留的白玉兰花香便顺着肌肤渗入四肢百骸。

“跟去看看,怀安侯府应该没有这个年纪的姑娘。”

肖挺接过,应了声“是,东家”。

******

清风楼,四层。

观棋者已尽数离开,只剩了几个棋童在简单整理。

露台外,萧过负手而立,凭栏远眺,远不如先前对弈时的戾气。

肖缝卿缓步上前,周围的棋童低头问好:“见过东家。”

他颔首莞尔。

“肖挺说你要见我?”肖缝卿走上露台,与萧过并肩。

清风楼在四方街的中央,凭栏望去,可以尽数看到元洲城内精致,恢弘大气。

“肖老板,我想亲自找你道谢。”萧过转身,拱手一拜,“若不是肖老板邀请,席仲绵不会答应在众目睽睽之下同我对弈,我也下不出这盘复棋,为我父亲正名。”

复棋,便是下过的棋,重新再走一次。

二十年前,席仲绵已是北派棋手的宗师,在一场不受瞩目的对弈中,输给了萧父,为挽回颜面,诬赖萧父私藏棋子。那场对弈原本萧父已经胜出了半子,却因私藏棋子作弊而被驱逐,还断了一指。一个棋士的名声一旦坏了,断一根指头同断一双手没有区别,前途已经毁了。

席仲绵是声名赫赫的大国手,而萧父不过一个默默无闻的棋士,有谁会为了一个棋士去得罪大国手?萧父走投无路,只想再次约站席仲绵。结果席仲绵却宣布从此禁手,只授徒,不对弈。萧父连最后为自己正名的机会都没有,于是郁结在心,早早就过世了。

萧过的这局棋,走得便是复棋。

复的是父亲当年同席仲绵的那局棋。

只是,他走得是席仲绵当年的白子,席仲绵走得是当年父亲的黑子。所以开始时,席仲绵并未觉得异常,忽然意识到这是那局复棋时,心中就失了准则。

清风楼的这场对弈,来了棋坛半壁。“南萧北席”的较量,早已被人津津乐道,这场棋局的棋谱,只要有人有心,就会同二十年前的棋谱对比。

对席仲绵来说,一个大国手的声誉远比胜负更重要。失去声誉,他就会失去在棋坛的一切!背负万千骂名,被人不耻。

“萧二公子不必谢我。”肖缝卿嘴角微牵:“我肯帮你,也是我有私心。”

萧过转眸看他:“萧某有一事不明白,凭肖家的势力,肖老板若是想对付席仲绵其实轻而易举,为何非要找我?”

肖缝卿本在凭栏远眺,听到这句,指尖才微微滞住,回眸看他:“对付一个人很容易,不容易的是拿走他最在意的东西。”

肖缝卿垂眸。

再睁眼,目光留在四方街上,穿着一身牙白色男装,一枚素玉簪子束发的方槿桐身上。

稍稍抿唇。

*****

黄昏刚过,“仁和”医馆内,四下开始掌灯。

东苑,钟氏坐在临窗的小榻上,抱着岁岁玩布袋玩偶。布袋玩偶是只老虎,模样却憨态可掬,岁岁很是喜欢,一直抱着不肯放。

这是方槿玉昨日买来给岁岁的。听说方槿桐丢了清风楼的名帖,阖府上下都在帮忙找也没寻到,在厢房内怏怏趴了一日,方槿玉别提心情多愉悦。想着既然方槿桐明日无事可做,正好约她去陪岁岁玩,顺便看一看方槿桐那张闷闷不乐的脸。

谁知今日等她拿了新买的布袋玩偶去东苑时,却听说方如旭和方槿桐去清风楼了,她还楞了许久。岁岁却喜欢这个布袋老虎得很,她就在钟氏这里玩了一日。

黄昏过后,苑里来人说二公子和三小姐回府了,要来看小少爷。

不仅人来了,还买了风车和拨浪鼓来,岁岁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过去了。

小孩子又贪心。

怀中抱着布袋老虎,手里拽着拨浪鼓,还嚷着让钟氏给他转着风车玩。总之,嘴里呵呵笑着,还朝方槿玉几人牙牙学语,连心不在焉的方槿玉都逗乐了。

隔了不久,岁岁饿了,奶娘抱了走。

几人就在屋内陪钟氏说起话来。

钟氏会下棋,偶尔也会看棋谱,听说今日是南北两大国手的对弈,便问起方槿桐清风楼里的见闻。

方槿桐就捡了重点说,譬如席老先生执黑子,萧过执白子,萧过下得果敢,席老先生到后来稍稍有些力有不逮之类,最后席老先生险胜了半枚棋子。

说到后来,方如海回了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