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027章(1 / 2)

重生之良婿 求之不得 1619 字 6个月前

=== 第027章后手 ===

京中, 恒拂别苑。

三月初到,别苑内的杏花便开了。

三三两两饶指轻舞, 风一带,便从苑墙上空飘落出来,很是惹眼。

“这里栽了杏花?”肖缝卿问。

肖挺点头:“早些年买下来的时候就有了, 是从前的主人留下的。也是个风流的人物,前院后院都栽了好些,长得很好,也有些年头了,我就没让人动,想着东家会喜欢。”

肖缝卿没有应声。

肖挺想起当初买下这座恒拂别苑, 是因为它在方家隔壁。

买下来后, 东家一直没有动静。

黎家上下一百余口被灭门, 方家也是元凶之一。

东家的父亲,当年还是方世年的至交好友,没想到最后却是被方世年在背后捅了一刀,才定下了谋逆这个莫须有的罪名。

东家因为过继给了远亲, 族谱上并没有留名。

再加上抚养东家的远亲过世得早, 东家再又交由老东家手中抚养。

这层关系实在隔得远,时间又早, 东家才逃过一劫。

东家的父亲, 也就是当年的吏部员外郎, 黎宏昌。

黎氏一门谋逆, 蹊跷点诸多, 最后还能被定罪,当时主审的大理寺丞便是方世年。

肖挺尚在思绪,那恒拂别苑门口的侍从苑中折了回来,伸手将帖子送返:“肖老板,我们侯爷昨日晨间就出门去了,不在别苑内,实在抱歉得很。”

出门了,不在恒拂别苑?

肖挺诧异上前,伸手接过名帖,有些迟疑得看向肖缝卿。

主仆多年,肖缝卿也不需特意使眼色,肖挺就已明白,便又朝那侍卫问道:“那大人可知侯爷去何处了?”

侍从笑着摇了摇头:“侯爷身边有贴身的侍从跟着,我等岂知侯爷去向?”

“也是。”肖挺连忙应和,片刻,又“嘶”了一声,追问道:“那大人可知侯爷什么时候回来?”看那侍从面有难色,肖挺又补充道:“我们东家早前就同侯爷约好了,怕是侯爷事多忘记了,等侯爷回来我们东家再来也成。“

那侍卫看了看肖挺,又看了看肖缝卿。

侯爷确实打过招呼下来,若是肖缝卿来寻,就领人来见,只是没想到这么不巧。

既是侯爷的座上客,迟早要碰面的,他也没什么好隐瞒。

“不瞒肖老板,侯爷怕是要去上几日,至于究竟几日,我等就不得而知了。若是肖老板还在京中,等侯爷回来,我让人去通传肖老板一声。若是肖老板不在京中,也可留书一封,我会亲自交给侯爷。”

“这……”肖挺为难看向肖缝卿。

“有劳了。”肖缝卿颔首。

“肖老板客气。”

……

等肖挺掀起帘栊,肖缝卿上了马车。

马车缓缓驶离恒拂别苑。

微风拂过,窗帘被微微挂起。

迎面而来的一辆马车擦肩而过,那马车上的窗帘也被风吹起,映出马车里一张人脸。

肖缝卿瞥过一眼,捏紧了掌心。

肖挺滞住:“这不是……方世年……”

马车驶过,他还掀起帘栊回望。

“去慧园。”肖缝卿放下帘栊,那马车就从眼前消失。

车夫应好。

慧园是肖家在北郊的产业,也是肖缝卿来京中的落脚处。

肖缝卿要回慧园,而不是去商会。

“东家……”肖挺欲言又止。

早前,东家是想借孟锦辰的手除掉方世年。

就像借萧过的手除掉席仲绵一般。

可惜后来孟锦辰忽然暴毙的消息传来,东家的计划只能搁浅。

方世年为人阴险狡诈,行事又多谨慎伪善,外人很难能寻到他的错处。便是从方家旁人下手,也都是些无关痛痒的毛病,譬如方家四房。

东家要的又不是方世年革职查办,而是偿还黎家上下一百余口血债。

牵一发而动全身,若无万全的把握,东家不会贸然动手。

原本……

肖挺心口顿了顿,原本东家也是想扮作孟锦辰的……毕竟过了这么多年,方家又没有人见过孟锦辰。孟父虽然过世了,但孟锦辰同方槿玉有婚约,方世年又是个伪善的人……

东家是想借孟锦辰的身份到方家。

只是后来听朱翁提起,早前已经有人来打探过孟锦辰,也知晓孟锦辰已经死了。

既是如此,再假扮孟锦辰便有风险。

不管去打探孟锦辰的人是否是方世年,这条路都已经行不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