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031章(1 / 2)

重生之良婿 求之不得 1632 字 6个月前

请支持晋江正版  洛容远点头:”是他。“

就连钟氏都津津乐道, 怀安侯一门驻守西南,抵御南蛮入侵, 战功赫赫。是国中一等一的侯门权贵,深得朝廷信任。

普通官宦人家都怕入不得怀安侯府的眼。

听说那怀安侯府的先侯爷过世有三年多了,当时还是怀安侯世子的沈逸辰承了爵位。南蛮趁机作乱骚扰边界,想从长风边界讨些好处, 没想到这新晋的怀安侯比先侯爷更狠,一直打到南蛮其中一支险些背过气去。后来还是南蛮首领出面, 才将这支部落保存了下来。

接下来的三年, 南蛮在边界秋毫无犯。

弘德帝龙颜大悦,对怀安侯更是赞赏有加。

怀安侯府虽在西南,殊荣却无人可比。

钟氏同方槿玉在一旁说得起劲, 方槿桐却闷不做声。

钟氏说的这些,她自然都听过。说书先生最喜欢说的便是这怀安侯一家的事,少年将军, 孤军入蛮荒之地, 扬我长风之威等等等等, 少不了添油加醋。

可其中有一句,方槿桐是记得清清楚楚的。都说怀安侯将南蛮那支打得险些灭种,是因为在先侯爷入殓那日,这支南蛮部落来了怀洲城附近骚扰,弄得老侯爷入殓时, 频频有战报。怀安侯恼怒, 一气之下才有了先前所说的险些灭族的一幕。

由此可见, 抛开怀安侯战功赫赫,扬长风威风之外,这沈逸辰其实是个锱铢必报,危险系数极高,武力值爆棚,还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人……

方槿桐咽了口口水。

想起那日撞碎花瓶,她言语也鼎盛,沈逸辰已经有些许不耐烦之意,结果第二日就忽然换了一幅嘴脸,故意殷勤一般。想起他对付南蛮一支的态度,方槿桐似乎已经猜到了沈逸辰的动机!

一个锱铢必报的人,忽然在见面第二日对你说一见倾心,不是脑子坏掉了,就是蓄意从中作梗。

她待字闺中,爹爹还在物色良婿,沈逸辰肯定是想搅黄了她的婚事!

这就符合他其实背地里阴阳小气的作风了!

……

等回到西苑,方槿桐还在叹息。

早知道就不惹那尊瘟神好了,左右不过一个白玉瓷瓶罢了。

举起狗蛋放在跟前,好好端详一翻,饶是认真道:“狗蛋,你说,你主人把你放我这里,究竟有什么目的!”

“嗷呜~“狗蛋抗议。

方槿桐有些丧气:“我同一只狗理论这些做什么。”

该来的始终会来,想也没有用。

没来的时候,怕也不见得能好过。

最不济,他一个怀安侯,欺负她一个姑娘家算什么。

“嗷呜~”狗蛋表示赞同。

方槿桐便将它放下,它继续去盘子里啃它的骨头,不亦乐乎。

方槿桐觉得才几日,它似乎都长大些了。

“阿梧。”她出声唤道。

阿梧应声,掀起帘栊入了内屋:“怎么了,三小姐?”

方槿桐起身:“晌午时候听表哥说,我们后日离开元洲去定州,你再去箱子里瞧瞧,早前给姨夫姨母准备的那些料子和茶叶可还好?趁明日还有一天时间,若是有不妥的,我们再去趟城中也来得及。”

“奴婢这就去。”阿梧赶紧去看。

元洲到定州就三两日脚程,她也有些想念姨母了,还有姨母做的莲子羹,和小时候娘亲给她做的一个味道。

*****

到了晚间,方世万和陈氏回了医馆。

方如海和钟氏提起方槿桐两姐妹和洛容远后日就要启程去定州,陈氏很是不舍,让丫鬟备了好些零嘴和吃食,在路上给她姐妹两人用。

姑娘家出门在外,不比旁的,幸好有洛容远一路同行。

洛容远在军中效力,此番回来又来了几骑,洛容远来接她们姐妹两人,方世万和陈氏其实也放心。

“代问洛大人和顾夫人好。”陈氏同洛容远道起。

洛容远拱手巡礼:“容远记得。”

陈氏满意点头。

方世万和陈氏没有女儿,一直将方槿桐视作亲生女儿一般,待洛容远便如同看自家姑爷了。

方世万不忘叮嘱:”容远,路上好好照顾槿桐她们两姐妹。“

洛容远应声。

……

晚饭过后,洛容远送方槿桐回西苑厢房,阿梧已经在整理行李了。

洛容远看了看,问道:“怎么不见那些拓本了?”

他当日抄了不过两页。

方槿桐窘迫笑了笑:“被人要回去了。”

要回去?洛容远转眸看她,能一次借她这么多拓本的人,还会一次要回去?

方槿桐愣住,她早前怎么没想到的?

转念一想,这肖缝卿原本就是个性子古怪的人,谁说得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