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节(1 / 2)

初见

叮铃铃,叮铃铃——

电话铃声在偌大的房间里响起,床上的人烦躁的用被子蒙住了脑袋,可铃声大有你不接我不歇的气势,响个不停。

终于,一番挣扎后,被子里的人伸出一只白皙健瘦的手,摸索一番后,才接起电话。

“您好,请问下手机尾号3636这个号码是您的吗?”

“不是。”

对方安静了几秒,“额……打扰了,告辞。”

陆星灼随手将手机扔在了旁边,起身拉开了窗帘,窗外的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他打了个呵欠。看看时间,已经下午快四点了。

冰箱里除了饮料,并无什么可以果腹的食物了,泡面也只剩下最后一桶。

将泡面泡好,打开电视,节目里正在放一个刚开播的综艺节目,嘉宾们正在叽叽喳喳的做着游戏,房间顿时不再冷清。

他面无表情的嗦着面,节目里说邀请了神秘嘉宾。画面一转,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屏幕前。

只一眼就能认出来,是近两年在综艺里混的风生水起的小鲜肉——石棠。

他无趣的关掉电视,眼睛直盯着手里的泡面,久久不能回神……

对面有个大一点的批发超市,他得去储备点干粮。熟门熟路的经过天桥,拉二胡的老大爷跟他打了个招呼:“出门啦?”

“早,今天生意怎么样?”

“不早了,喏,就这几块钱了。”老大爷笑了笑,手里也停下来,笑嘻嘻地喊住了他:“我尿急,你来帮我看着会。”

他撇嘴,无奈的走过去:“老是让我来帮你,也不怕砸了你招牌。”

“你办事,我放心。”老大爷笑嘻嘻的把碗里的钱装进袋子里就溜了。

陆星灼坐在了小板凳上,腿活动不开,往前伸着才能坐好。活动活动筋骨,手拿着弓子,开始了他的演奏。

不一会,就围了一群人驻足围观。

夜色将近,各处的小摊贩纷纷出动,下班的人们步履匆匆的赶着回家的路,车子堵成了一条长龙,不时冒出些粗俗不堪的话。

在这条长龙里,一条宾利始终沉默地跟着长流,缓缓移动。

小郑从后视镜看去,后座的男人从上车之后,就一直看着车窗外面,没说过任何话。

男人看着年纪似乎比他还小,双目深邃,轮廓分明,即使是他阅人无数,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是非常好看的。

就是做派有些老套,头发一丝不乱的向后梳着,衬衫西裤不见一丝皱褶,整个人透露出一股严肃正经的气息。

这就是他的新老板,季淮川。

“还有多久?” 后座的人突然开口,声音不慌不忙,甚至是不带一丝怨怒。

小郑慌忙收回自己的视线,谨慎的说:“按平时的车程大概还有十几分钟了,但现在这个情况,不好说,早知道就走另一条路了。”

“还有别的路?”

“有的,就在前面的天桥过去,直走到新天地广场右转,虽然绕了一点,但应该不堵。”

“好,你找个地方停下,我去那边打车。”

小郑听话的在路边停车,不忘嘱咐他:“要是找不到路了,随时打我电话。”

“好的。”男人微笑着说,小郑不禁一愣,似乎还挺平易近人的。

季淮川有些新鲜的看着四周的变化,几年没有回来了,变化不可谓不大。

他一步步跨上台阶,心情有些微妙。忽然,一阵熟悉的二胡声在耳畔响起,是《江河水》。

他快步走上去,天桥中央围了一群年轻人,尤其是女生居多,纷纷举着手机拍照。他仗着身高优势,往里面一瞧,竟是个穿着背心,踏着拖鞋的年轻人。

年轻人头发微长,许是天气有些闷热,发根有些湿,脸色微红,不过他似乎并不在意这些,此刻正闭着眼,无视周围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季淮川也没忍住,拿出手机拍了张颇有些痞气的二胡演奏者。

一曲终了,陆星灼睁开眼,扫视了一眼众人,“都散了散了啊,哥哥我马上就要走了。”

围观者自然是不愿走,难得见一个年轻好看的帅哥拉二胡,可不得多看几眼嘛。

“想听就加钱,最后一曲了。生活不易,陆哥卖艺。”他吆喝道。

碗里的钱很快就装满了。

“好好,可以了,碗已经装不下了。”他笑着重新又弹奏了一曲《二泉映月》。

结束之后,陆星灼再三表示不会再拉了,围观群众才慢慢散了,唯有一个西装革履的人,一直在原地看着他。

“请慢走。”他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你拉的真好,能再拉一曲吗?”男人避重就轻,很有礼貌的说着。

“不能,卖艺时间到。”他想也不想的拒绝,只是帮忙看个场子而已,兴致来了,就弹上两曲,又不是真卖艺的。

“我有钱。”

闻言,陆星灼不免多看了他两眼,着装打扮确实不俗。但从他正经又认真的神情来看,又不像是故意装逼的。

“那你很棒棒哦。”陆星灼面无表情的说,“但是过期不候,我现在心情不好,不想拉了。”

谁知那人依旧不放弃,语气里多了一丝恳求的意味:“我爷爷很喜欢《江河水》,在世的时候就喜欢带着我们去听这个。”

陆星灼微微皱眉,啧了一声,才重新拿起弓子,:“想听什么?”

“《江河水》”

陆星灼坐好,悄悄翻了个白眼:“最后一首了,别的再没有了,管你什么爷爷奶奶的。”

说罢,他又重新拉奏了起来。

季淮川闭上眼仔细聆听,时而沉静,时而躁动的变奏,伤感怆然与昂扬愤慨的情绪相交在心中。

小时候常跟爷爷去听二胡大家的演奏,这个年轻人的功力虽然比不上那些大师,但在这个年纪已经能做到这种程度,显然是有天分的。

最后一个音节收起,对方十分捧场的鼓起了掌,“你拉的很好,我该把钱放哪?”

陆星灼摆摆手,“时间到了就不收钱了,碗也装不下了,你自己留着回去给你爷爷烧点纸钱吧。”

“那我扫你二维码吧?”男人跃跃欲试的说,回国后,他才真正体会到二维码的方便之处。

“不扫,没手机。”陆星灼拿出常拒绝人的说辞。

“那你的名字呢?”

“不好意思,我也没有名字。”

说完,他摆了摆手,“别在这磨磨唧唧的,要走就快走,我没工夫没你瞎聊。”

季淮川确实也有事要忙,既然人家不要钱,不妨下次再来捧捧人场。走之前他不忘提醒:“小兄弟,你的背心穿反了。”

“……”

“我去。”陆星灼低头自己看了看自己的黑色背心,线头都在外面。

他利落的脱掉背心,身上有不少浅浅的疤痕,他丝毫不顾及别人的眼光,三两下就翻了个面,重现穿了上去。

他一侧头,就见对方欲言又止的盯着他看,“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