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节(1 / 2)

瞧?”

“乐队吗?”季淮川喃喃道,他眉角上扬,看着窗外的车流。

回国后一直都是绷着一根神经,先是担心父亲的身体,接着是公司的事,忙的他焦头烂额。

“定位发给我,我马上过来。”

“好咧!你快点啊,十点半就开场了。”

“嗯。”挂完电话,他整理了一下衣襟,整理完才想起自己是要去酒吧,暗笑了一下。

陆星灼坐在吧台旁,想起方才莫名其妙的和一个陌生人吃了顿饭,有些纳闷,他好像不是爱交朋友的人吧?怎么会觉得毫无距离感呢?

可能是对方有点神经吧。

他喝了一口酒,不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开始看调酒师阿风做各种花式动作,周围围了一圈女生。

阿风长得好看,可惜是个结巴,平时不爱说话,性子软软的,可一玩起调酒来,就像变了个人,特别招女孩子喜欢。

他津津有味的看着这群女生们调戏阿风,而阿风虽然沉默不语,可脸上却是爬满了红晕,还要装作冷冰冰的样子,颇为有趣。

这小子来这么久了,还这么禁不起撩。正想逗他两句的时候,周楠急急忙忙的来找他了。

“陆哥,dream乐队的贝斯手刚刚走了。”

“什么?马上就要上场了。”他立马放下杯子,赶到后台去,房间里面的几人正不知所措。

他问:“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贝斯

dream是与酒吧合作最久的乐队,最初还只是几个高中生小打小闹,被陆星灼发现后,让他们到酒吧驻唱。在他们上大学之后,人气也渐渐的高了,好在这几个小子也不忘恩负义,有空的时候就回来表演几场。

“fly的爸爸出车祸了,现在在急救室。”主唱sky向他解释道,“陆哥,现在怎么办?没有他的话……”

周楠抢在前面说:“可是消息已经放出去了,外面的人全都是来看你们的呢。”

乐队的几个人低头不语。

陆星灼手里夹着根烟,问:“你们今晚准备的有没有新歌?”

sky说:“没有,新歌还在创作中,一时半会出不了。”

“我知道了。”他把烟掐灭,走过去拿起那把贝斯,“我来。”

“太好了。”sky兴奋不已的看着几个队友,一群人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陆哥好久都没上场了。”

陆星灼笑了:“这不忙着赚钱了嘛。先别说了,把谱子再给我看一眼,如果是你们以前的歌,应该没问题。”

吉他手blue赶紧把曲谱给他,两眼成了星星眼:“我觉得今晚可能会很炸!”

周楠也很期待,上一次陆星灼上场还是一年多以前。他望着正在斜挎着贝斯,认真看谱的陆星灼,突然很怀念以前那个没事就会上台的人。

“等等,你的衣服还没换呢!”周楠提醒道。

“有什么好换的。”

“你现在是要演出,不像你平时,而且你看看他们几个穿的,总的合个群吧。”

陆星灼看了几个小伙子的衣服,一身潮服,不是发带就是手环:“……”

******

酒吧地方很好找,就在路边,一下车就能看到。

这是一条酒吧街,形形色色的人在夜晚相聚,空气中弥漫着酒精以及荷尔蒙的味道……

季淮川看了一眼其中一间酒吧,一个妙龄女郎身着暴露,正在台上跳舞,享受着呐喊鼓掌声。

他不禁皱眉,随后看向目的地——漫天星光。

名字倒是挺正经。

他慢步踱进去,店面很大,他在门口巡视了一圈,好在没有看到特别劲爆的场面,只是人太多了,一时半会没找到刘毅他们。

“川儿,这呢!”

季淮川循声抬头,刘毅在二楼,扒着栏杆朝下面喊。

原来还有二楼,他走过去,从旁边的楼梯上去。

“好久不见啊,吃了这么多年的汉堡,还是没怎么变嘛。”刘毅向前搭着他的肩膀,把他带到沙发上坐着。

“你倒是变得更帅了。”他客气道。

刘毅摆摆手:“别,在你面前,我们可不敢说自己帅。”

季淮川笑,坐下后与李子高打招呼,其余的几个人,有男有女,都不认识,应该是他们带来的朋友。

李子高靠在沙发上,旁边一个漂亮女人倚在他怀里,“早知道你要来,我就多叫几个人了,你喜欢什么样的?”

季淮川看了眼李子高与女人的互动,摇头:“不用了,我只是来看乐队的。”

李子高噗嗤一声笑了,拿起旁边的酒杯一饮而尽,眼里露出鄙弃之意:“怎么出国这么多年,你还这么老古董,难道外面的洋妞还不够火辣?”

季淮川但笑不语。

“你看你,来这种地方,还穿什么西装,装给谁看呢。”

“子高!”刘毅喝止,随后向季淮川赔笑:“这丫喝多了就这样,一天到晚瞎比比。”

“没事。”

三个人是高中同学,家里有生意上的往来,李子高似乎从来都没有看他顺眼过,逮着机会就会怼他。刘毅则总是夹在中间两边劝,但事实上,季淮川从来都不放心上,应该说是不屑于冷嘲热讽。

“帅哥,来了怎么不喝酒呢?”

季淮川扭头看过去,一个穿着紧身衬衫的男人,领口大开,脸上还有一层明显花了的妆,正端着一杯酒递到他面前。

“不用了。”他礼貌的推拒,没想到对方反而当他是不好意思,整个人往他这边靠过来。他眉头紧蹙,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动。

“亲爱的朋友们,今晚的主角马上就要登场了,请各位做好准备。”楼下响起主持人的声音。

话音刚落,四周的人都慢慢聚到了台下,嘴里异口同声地喊着“dream!dream!dream!”

季淮川趁机起身,站到了走廊处,盯着下面的舞台。

刘毅走到他旁边,递给他一杯酒,调笑道:“你不会还是个雏吧?怎么男女你都不感兴趣?”

季淮川只端着酒杯看,刘毅笑了:“不是那个人给的,我刚重新倒的。”

闻言,季淮川喝了一小口,口感倒是非常好,不知道度数高不高。

“这个dream似乎人气很高。”

“是一个大学生组合,成立三四年了吧,现在挺火的。目前只接商演了,偶尔会来这家酒吧演出,别的酒吧是不会去的了。”

季淮川看着下面起哄的人:“所以这家酒吧很厉害?”

“是的,这家主打乐队演出,除了dream,还有好几个有特色的乐队,所以吸引了不少人来,很多人也都成了固定客人。”

说到这,刘毅又八卦道:“不过这家店的还有一个很吸引人的,你猜是什么?”

“酒?”

刘毅伸出食指:“no,no,是老板。”

季淮川一愣:“老板?”

“是啊,李子高就是为了老板才常来的,这的老板不仅好看,还……”

楼下突然爆发出一阵尖叫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接着灯光也熄灭了,顿时寂静无声。

直到一声鼓声响起,才又恢复了呐喊与掌声。灯光再次打开,台上已经站了四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