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2.野炊(三)(1 / 2)

魔修小姐 掩醉容 1697 字 6个月前

视线触及之处皆是蓝色,蓝色的草,蓝色的花以及蓝色的蝴蝶,似梦似幻,让人沉醉。草地上空漂浮着点点的蓝色物质,像撒在空中的一把磷光粉,在星光的笼罩下泛着荧光,勾起了心中的那抹遐想。

“太美了。”温卉有些痴了,比起这里,西郊景区的风景瞬间被比成渣渣。

“那是自然。”央雅十分自豪,想当初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她从三界中找寻到最珍稀的品种移植过来的,为了养活它们,她又去寻土,又去求人,花了好大的力气才使它们终于成活下来。她对这里抱有的感情,不比她对温卉和佟怡潇的感情淡。

当初佟怡潇告诉她董杏皖就是在这里自爆的时候,她除了对好友的逝去而感到悲伤,还有对自己洞府被毁的惋惜。果然时间是能抚平一切的,现在这里恢复得很好,丝毫看不出来曾被移平的痕迹。

“这到底是哪?为什么会有这么个地方?”温卉不淡定了,难道是什么未被发现的秘境?

“这是吾的洞府。”央雅感受到远处飘来的花香,深吸一口,如坠云端。

温卉惊异道:“你的洞府?”

“对,吾的洞府。”央雅飞到一处金碧辉煌的宫殿前,宫殿很高,阶梯全由洁白的清玉的筑成,一步一步踏上台阶,央雅站在以紫雀树为材料,镶嵌进一朵朵金子做成的花而制成的大门前,伸手拂开大门,迎面而来的熟悉的迦南香给央雅一种一如当初的错觉。

央雅踏进殿内,看来宫殿被颜笙保存得很好,想起颜笙,央雅不由得有些伤感,颜笙是她最忠心的魔仆,从她小时候就一直陪伴在她身边,虽然有时也气她傻,不知道变通,但知道她真的死了,却难免悲哀。

温卉也跟着踏进来,看着满屋子的奇珍异宝惊叹不已,“你果然是魔君。”

“当然,”央雅骄傲,“此间并非吾之全部,只是万分之一,且随吾来。”

走到后殿,果然更加富丽,大颗大颗的雨碧珠和花石随意堆放在金盘里,窗边、床边、桌上摆放着几盆叶子边缘已经干枯的奇花,温卉只辨认出其中的一株岩姝花——制作天品灵药九转回魂丹的一种原料。后殿里的东西十个有九个温卉都辨认不出,可见是已经灭迹了的上古宝物。

央雅却瞧都没瞧这些东西,径直走向后殿后面的花园,花园有一个很大的湖,湖面极其平静,一丝波澜不起,一根杂草不生。

央雅走到湖边,示意温卉注意,“且看好了。”说着,用一种诡异巧妙的步伐行走在水面,及至湖心却突然消失不见了。

温卉没来得及说话,央雅就不见了,只得眨眨眼,试探着踩上湖面,兴许是位置踩对了,温卉感觉自己好似浮在空中,边回忆着央雅的踩点,边不停的走,不一会儿也到了湖心,穿透过一层膜,到达了一条墙壁上嵌着散发幽幽珠光的鬼珠的密道。温卉正踌躇着是否继续进入的时候,央雅的声音似远似近的传来,“阿卉,过来吧。”

温卉望了望四周,她曾经在鬼蜮秘境的地下通道里也遇见这种不见其人而闻其声的事情,当时受到了巨大的惊吓,现在虽然也有点怕,但也许是因为知道央雅在的缘故,反而有些新奇。

温卉用灵力加持脚下,速度瞬间快了数倍,到达这条密道的最里面的时候,正好看见央雅拿起屋子中央放着的一把剑刃雪白闪亮,握柄处却漆黑似墨的剑。

原本那剑了无生气,被央雅握住的刹那却仿佛活了过来,周身流光溢彩,剑刃嗡鸣,央雅抚摸着这把剑,剑身随着央雅的抚摸而微微颤抖。

“这是?”温卉能够看出屋子里其他的宝物及不过这把外表素雅的剑。

“吾师之佩剑,流霜。”央雅眼含哀伤,她的师傅对她影响颇大,是成就她的人,也是因为她,师傅过早陨落。

“你没事吧?”温卉扶住央雅,“你若难受,就别看了。”

“无碍。”央雅将剑装进一个朴素却饱含灵力的盒子里,一齐放进了储物戒中。

做完这一切,央雅再从博古架上拿下几样东西,“走。”说着,挥出一道风裹着温卉眨眼间到了山洞口。

两人回到帐篷的时候天已经有些亮了。央雅很精神,但温卉却有些乏困。待到温木也起来了,三个人又都清爽神气了。

“嘿,吃早饭了,快把三明治拿出来。”温木可想念温卉做的三明治了,美味又不粘腻,极为爽口。

“哥,你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嫂子啊。”温卉边拿三明治边问,“有嫂子在,就不用我给你做了。”

“啧,你个丫头,还嫌弃你哥?”温木佯装发怒,“哼,你给我还不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