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私房(1 / 2)

六零娇宠纪 麻逗 2898 字 7个月前

“行了,还没洗澡呢吧,一身臭汗就往闺女边上钻,也不怕把孩子熏着。”顾雅琴还在给闺女喂奶呢,顾建业就凑到边上盯着,即便已经有了三个孩子,顾雅琴依旧有些不太习惯,羞红着脸,在烛光下娇艳欲滴。

“咱闺女能嫌弃她爸。”顾建业想也不想地说到,狠狠在顾安安粉嘟嘟的小脸蛋上亲了好几口,亲完闺女,凑到顾雅琴的边上,“而且,我这一身男人味,不是你最喜欢的吗?”他的声音低沉暗哑,尾音拉长带着些许暧昧。

“孩子都在呢,你说什么浑话呢。”顾雅琴气的锤了顾建业好几下,又气又羞。

顾建业看着发飙的媳妇,又看了看瞪大眼睛盯着他看的两个儿子,摸了摸鼻子,不过,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问题的,谁叫媳妇这么惹人怜爱呢,都结婚这么多年了,依旧娇羞的和新婚时那样,让他看着就想欺负一下。

顾安安看着打情骂俏的新爸妈,这一世的父母看上去感情似乎很好,而且新爸爸和新妈妈似乎都很疼爱自己。她的心里隐隐有了一丝期盼,也许,这辈子她终于能拥有一个温暖的家庭了。

“说正经事。”顾建业正了正神色,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零散的毛票。

顾安安看着都是一分的纸币,最大面值的还是很久以前老版的一元纸钞,那些一分的纸币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比正常的纸币小一些,上面写着中国人民银行,右侧印着辆大卡车,顾安安眼尖地看到上头印着一九五五年,顿时就惊住了,那么早的纸币早就已经停止流通了吧,她到底是重生在了哪个年代?

顾安安的小脑袋快速旋转,看着纸币上的文字,她现在所处的年代一定是在五五年以后,怪不得家里的装饰如此简陋陈旧,在这个年代,这样反而是正常的。

“咱们安安还是个小财迷,盯着这些钱连饭都不肯吃了。”顾建业笑的一脸宠溺,看着宝贝闺女盯着他手上的那叠纸钞,打趣地说到,“这些钱爸爸都给咱们安安攒着,让安安念书上大学,做城里人,还要给咱们安安攒缝纫机自行车,让大家都羡慕我顾建业的宝贝闺女。”

顾建业说的信心满满,儿子的将来都要靠他们自己去拼搏,可是闺女不同,安安娇娇软软的,就该被捧在手心里,他这个当爹的一定会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捧到他面前,绝对不能让她受一点委屈。

“哪有你这样当爸的,也不怕还孩子宠坏了没人要。”顾雅琴娇嗔地说到,她家男人还真奇怪,人家谁不喜欢儿子呢,偏偏他做梦都想要闺女,“也没见你喜欢顾红她们几姐妹啊,对她们和向国这个侄子也没什么区别,怎么到了安安身上,你就喜欢女孩子了。”

“你当我傻啊,那又不是我的种,我是脑袋有坑放着自家的孩子不宠,有那闲心去管别人家的孩子,她们有大二哥看着呢,我这个当三叔的,当然是尽心尽力宠自家的孩子啦。”

顾建业点了点媳妇的脑袋,他一向看不上两个哥哥,就和木头人一样,都是爸妈的孩子,他爸她妈又不是一开始就偏心眼的,一点好听话都不会说,不知道爸妈也是要哄着呢,就这样,还想从两个老人手上得到好处,活该日子过的苦哈哈。

不过这样也好,爸妈疼自己这一家,他能得到的好处也就更多,顾建业从来就不掩饰自己的自私,他的心眼小,就容得下自己一家人,再加上爸妈,至于两个哥哥,那就是别人家了,别人家的日子过得好他不眼红,过得糟糕,也别想从他身上占便宜。他的小金库,可都是属于自家宝贝闺女的。

顾雅琴能和顾建业走到一块,心眼也大不到哪里去,作为被顾保田和苗翠花娇宠长大的姑娘,她的性子还是有些爱娇的,和一般的村里姑娘不一样,吃不得委屈受不得累。

她刚刚那些话也就是和丈夫开个玩笑,自家男人要是真拿小家的东西去哄妯娌家的孩子,恐怕最先发飙的就是顾雅琴了。

顾建业蹲下身,从炕头的角落挖出一块石砖,又从石砖里拿出一个小铁盒,铁盒花花绿绿的,看上去像是个饼干盒子。

顾建业把铁盒放炕上,打开盖子,露出里头堆得满满的毛票。

“加上你这次拿来的,算起来也有两百四十二块钱了,只是这分钞太多了,你明天去县里的时候要不带点钱过去换成大面的纸钞,不然,这铁盒都要放不下了。”顾雅琴看着闺女也不喝奶了,以为她是喝饱了,就把闺女放在身旁,和丈夫点起了里头的纸钞,两夫妻都是一副财迷样。

“怎么样,我当初让咱爸给我疏通了一个运输队的活计没错吧,别看这运输队常常往市里省里跑,经常要出去,但是这油水也足,不然,像大哥二哥那样埋头在地里苦干,咱们可攒不下这么多钱。”

顾建业的表情有些小得意傲娇的模样就是在等着妻子夸奖呢。

顾雅琴也不负顾建业的期待,在他脸上重重亲了一下。

顾安安捂着眼,这一世的爸妈未免恩爱过头,都忘了这里还有三个小萝卜头了吧。

顾向文和顾向武可能早就习惯了爸妈这样随时随地撒狗粮的状态了,或者说他们也不懂,此时正美滋滋的吃着顾建业偷偷给他们带来的硬糖,围着软绵绵的妹妹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呢。

“妈那的钱你给了吗?”顾雅琴将一元及以上的大钞理了理,放到铁盒中,又将一分、两分、五分的纸币理了理,按照价值,组成一块钱就绑个红绳,这样一摞一摞地叠起来,想了想,分出其中的十摞,让顾建业明天带去县城,换成一元或是更大面额的纸钞。

“给了。”顾建业每个月的工资都是上缴的,他现在每个月能挣三十一块三毛五,这是固定工资,如果有时候开长途车,还能再涨点,这时候的工人和机关干部不同,工人只要做足了每个月固定的工时,多干活的部分,都是有工资可以拿的,而干部呢,每个月的工资是定死的,即便一个月做了三十一天,工资还是没有任何变化,所以在大多数人的想法里,这时候的工人可比干部吃香多了。

顾建业现在每个月就给他妈三十块钱,多余的那点零头,都是抹去的,加上他开运输车挣得那点油水,每个月都能给自己的小家庭攒下十到十五块钱,放这个年代,那可就是一笔巨款了。

这年头,和老早时候也差不多,只要爹妈没有分家,所有的收入都是要上缴的,他们小丰村现在隶属红旗社区第二生产大队,现在是吃大锅饭,所有的粮食都是集中在一块吃的,可是挣得工分,每年分到的钱,却是属于自家的,顾家除了顾建业成了工人,户口迁到了县里,其他都是要下地干活的,包括顾保田。

顾老头闲不住,虽然有高额的部队补贴,但是依旧在地里忙活着挣工分,每年队上分钱,他们这一大家子,一年也能分到一个一百块左右,这是年景好,这要是年景不好,估计也就二三十了。

这是顾家一大家子的收入,还抵不上顾建业一个人三个月的工资,所以这时候,大伙都挤破了脑袋想当工人,谁家要是出了个工人或是军人,那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连那些沾亲带故的都觉得自家出了这样一个出息人,面上有光,在村里的地位都能高一截。

王梅每次叽叽歪歪三房和他们截然不同的待遇的时候,苗翠花就会拿这件事堵她,他们哪一个有她的老三来的出息,给家里挣这么多钱,说起来,还是老大和老二家占了三房的便宜呢。

这时候王梅也会想要说,凭什么三弟能成为工人,她男人和老二就不行,只是每次这话到了嘴边,想到自家男人的大字不识一个,连小学都读不下去,顾建业却是实打实的初中生,这到嘴的话就说不出来了,因为她知道,这话说出口,还是只有被婆婆怼的份,自找没趣。

说来说去,虽然自己嫁的男人没人家有本事呢,可是,即便心里清楚,终究意难平。

“行了,我先去洗澡了,今天搬了一天的货,满身臭汗。”顾建业把铁盒盖上,仔细藏了起来,抬起手稳了稳自己的身子,的确一股子汗臭味。看着妻子和儿子嫌弃的小眼神,笑着凑上去一顿猛亲,惹来几人的连声尖叫。

顾安安看着和乐的一家人,心中暖洋洋的。

“对了,妈在给你煮红糖水,等会我帮你端过来,你现在最要紧,要多补补。”顾建业出去的时候提了一句。

“家里还有土红糖吗,我记得都吃完了吧?”顾雅琴好奇地问道。

现在家家户户都在队上吃,可是并不代表就不开小灶了,铁锅没有了,可还有瓦锅啊,家里有孕妇或是小孩的,偶尔偷偷摸摸煮个鸡蛋,炖碗汤水,没人会拿这事说话。顾雅琴怀孕的时候苗翠花就常常给她开小灶,顾建业有时候出车也会剩下些全国粮票和人换一些肉票,给媳妇儿子解解馋,因此,怀孕的时候顾雅琴的气色一点都不见差,反而白白胖胖的。